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顾覃江芷雪小说章节目录阅读,虐了夫人后,顾总他又火葬场了在线看

由作者喵久所著,现代言情小说虐了夫人后,顾总他又火葬场了,主角是顾覃江芷雪,网友评价非常高,主要讲述了:简介:江芷雪爱了顾覃五年,顾覃恨了江芷雪三年。为了心头爱,顾覃步步紧逼,掐灭了江芷雪最后一丝希望。  被疯狂折磨,失去一切的江芷雪彻底疯了,在顾覃与心头爱的婚礼当天,江芷雪消失了。男人却像疯了一样跪在江芷雪墓前哭泣,“江芷雪,我爱你,你听到了吗我爱你。”  再次见面,江芷雪笑脸盈盈,手中挽着另一个男人,眸子陌生,“先生,我们认识吗?”

顾覃江芷雪小说章节目录阅读,虐了夫人后,顾总他又火葬场了在线看

第8章 你能不能疼疼我

“妹妹,不要惦记姐姐的东西。”

江柔轻飘飘的一句,江芷雪砰的一声手机落地,她太晕了,江芷雪微眯着眼,逐渐有些困意。

“顾覃”

江芷雪轻唤,电话还闪烁着,江柔刻意要给她难堪。

浴室的水声渐渐小了,朦胧间江芷雪听见脚步声。

“小柔”

顾覃的声音是她从来没体验过的温柔,她听见了,唇瓣相碰的声音。

电话被挂断,江芷雪彻底闭上眼睛。

晚风吹动,江芷雪缩成一团,紧得不能再紧。她紧紧将自己面对着门口,似乎在寻找底下缝隙的暖风。

江芷雪不知道躺了多久,她感觉身上寒冷异常,胃又在叫嚣。

门忽的被打开,江芷雪察觉到身体被人推动,迷糊间,江芷雪看见了女人向她走来。

“小雪”

女人轻轻晃了晃江芷雪,压低了声音。江芷雪没有力气睁开眼,她听见了女人在她耳边说话。

女人的手贴上她的额间,“怎么这么烫?快小雪。”

江芷雪悠悠转醒,眸子眯出一条缝。

“陈姨”

她轻轻叫了一声,一开口才发现自己声音有些沙哑。

“小雪,进来休息一会儿,你放心,夫人他们都睡了。”

被唤陈姨的中年妇女是江芷雪在江家唯一的依靠,陈姨对江芷雪很好,暗地里给女人送吃的,送药。

说罢,陈姨从悄悄拿出包子,变戏法似的放到江芷雪面前,女人心疼地揉了揉江芷雪的头发。

宽大的杂物间早已经被各种物品堆满,现在只剩下拥挤的角落。

“小雪,要不陈姨带你医院看看吧,你还在发烧。”

江芷雪无力地靠在木板床上,怪不得她没有力气,原来是发烧了。

她摇摇头,已经凌晨了,“陈姨,我睡一觉就好,您先回去睡吧。”

陈姨有些担忧,不放心地翻了翻自己的包,好在她还有退烧药。

“你要是不舒服记得叫姨。”

江芷雪苍白的脸上浮现一抹笑,陈姨走后,她才昏昏入睡。

“顾覃,刚刚妹妹给你打电话,不过她什么也没说,是不是想要你去接她?”

顾覃眉头一蹙,“小柔,不要提她,扫兴。”

男人拿过手机,江芷雪除了给他打电话,还发了不少消息,顾覃脸色不耐的神色加了几分。他一把将手机扔到一旁,丝毫没有理会的想法。

不到一小时,江芷雪开始说胡话,女人在不大的床上翻转,直到身子碰到墙才停下。

“好难受。”

“顾覃,我好难受。”

无人搭理,江芷雪裹紧了单薄的被子,还是不够,她睁开眼睛,颤抖着身子发消息。

女人缩成一团坐在墙角,她迫切的希望顾覃能抱抱她,女人有些委屈,眼角蓄泪。

一把拨打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已经凌晨两点,一个电话无人接听,江芷雪不死心地又打了一个。

顾覃黑脸地接了电话,身旁的江柔也有被吵醒的趋势,顾覃一边接听电话,一边轻声安慰。

“小柔还早,你再睡会。”

江芷雪一愣,直到男人对她恶狠狠。

男人已经走到了外面,恶语冰冷,全然没有刚刚对江柔的温柔。

“江芷雪,你想死吗?”

江芷雪手心渗汗,她张开,有些结巴。

女人眼睛飘忽,心跳加速,“顾覃,我,我好难受。”

电话那头无人应答,可是顾覃沉重的呼吸声说明了男人的怒气值。

“你能不能抱抱我?”

男人怒吼,冷笑,毫不留情的来袭。“江芷雪,难受找医生。”

顾覃嘴角弧度加深,他勾勾嘴角,玩味,“你要是死了,我就给你找块地。”

江芷雪垂眸,眼角有泪珠滑落,顾覃恨她,恨不得她去死。

她胡乱地抹了一把脸,不死心地扯出一抹笑,低声卑微乞求。

“你能不能疼疼我?”

她的声音低了几个度,似乎害怕被拒绝,女人先一步抢在顾覃面前再次开口。

“顾覃,这里好可怕,好冷,你来接我好不好?”

“我乖乖听话,你能不能让我奢望一次?”

“你说过的我都记得,我没公开我们的关系,我记得你喜欢江柔,我记得你说我要给江柔腾位。”

“你不喜欢吃甜的,你有洁癖,你对芒果过敏,你酒量不好,喝多了会闹脾气,你不喜欢我动你的东西,你不喜欢那个家有我的东西。”

女人的声音越发低落,还带着抽泣声,顾覃眉头一皱。

“江芷雪,你在发什么疯?”

江芷雪抽泣,哭声止不住。

“顾覃,你看看我好不好?”

江芷雪记起来了,她手上这个五块钱饮料上的戒指,房间内一角落放了一个小行李箱的衣服,她扯出一抹笑。

“顾覃,我好累。”

许久借着发烧,江芷雪有些迷糊,一把将平时不敢说的话全说了。

偌大的房间,那一排的衣柜甚至衣帽间,都没有江芷雪的位置,即使空了一片,江芷雪想起来了,她刚来顾家的时候。

女人满怀欣喜地将行李箱的衣服挂起来,与顾覃的衣服一起,后来被顾覃当面扔到地上。

“江芷雪,你别以为这里是你家。”

那时候,她就知道她没有家。

“江芷雪,你怎么了?”

顾覃这才有一丝疑惑,他听见电话那头的哭泣声,也就这时电话没了。

男子望了眼,手机已经没电。

她没有家,江家和顾家都不是她的家。她只是寄人篱下的可怜虫,江芷雪低眸望了眼已经挂断的电话,果然顾覃不会理她。

“顾覃,我好爱你。”

三年了,女人每天都在告诉自己,她爱他,支撑着女人接下去的动力。

许是顾覃的冷意把自己的冷气散去了些,江芷雪抬手放在额间,还是很烫,可是没有之前那样难受。

“江芷雪,你真傻。”

江芷雪的胃有些受不住,女人一手捂住腹部,一边咬着包子,一边由着眼泪滑落。

一天没好好吃过饭,狼吞虎咽的吃完才满足。

她胃不好,近一米七的身高,才不到九十斤。

几口吃完,女人抵在墙上,一手紧紧裹住被子,将整个身体埋进去。

迷糊间,她好像做了一个梦,梦到了顾覃。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