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是顾覃江芷雪的小说虐了夫人后,顾总他又火葬场了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由作者喵久所著,现代言情小说虐了夫人后,顾总他又火葬场了,主角是顾覃江芷雪,网友评价非常高,主要讲述了:简介:江芷雪爱了顾覃五年,顾覃恨了江芷雪三年。为了心头爱,顾覃步步紧逼,掐灭了江芷雪最后一丝希望。  被疯狂折磨,失去一切的江芷雪彻底疯了,在顾覃与心头爱的婚礼当天,江芷雪消失了。男人却像疯了一样跪在江芷雪墓前哭泣,“江芷雪,我爱你,你听到了吗我爱你。”  再次见面,江芷雪笑脸盈盈,手中挽着另一个男人,眸子陌生,“先生,我们认识吗?”

主角是顾覃江芷雪的小说虐了夫人后,顾总他又火葬场了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第7章 惹人嫌

“哼,二小姐,别怪我没提醒你。”

王妈恼怒,她一把掐住江芷雪手臂上的肉,江芷雪吃痛,不由得叫出声。

王妈踹了下江芷雪,“二小姐别装死,今天这栋别墅可全归你了。”

王妈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地离开。江芷雪艰难地爬起身子,她现在全身都疼,王妈那一下就像要碾压她。

她知道自己不能多待,江芷雪转了下手上的表,已经快九点了。

她这边仅仅就一块板支撑,隔音效果极差。

江芷雪清楚地听见楼下江柔腻歪缠着顾覃的声音,她缩了下身子,腿上手上已经有了淤青。

门忽地被踹开,从王妈离开到现在不到五分钟,江芷雪被人拽了出来。

“还有一堆活呢。”

那人把江芷雪扔在走廊上,她靠在玻璃上,余光瞥见楼下恩爱的两人。

明明她才是合法的妻子,江芷雪垂下眸子,只几秒,她就被破布扔回神。

江芷雪认命地拿起抹布擦拭面前的玻璃,男人似乎留了在这吃完饭的心思。

晚上,江雄回来,一家人其乐融融除了江芷雪。

江芷雪站在一侧收拾着厨房的残局,她一直都知道,江家留下她,都是迫不得已。

女人系上围裙,油渍污渍,与桌上光鲜亮丽的人全然不同。

从前她在江家再不受待见,也没这样惨,自从顾老爷子认定她当孙媳妇后,江家一改之前的态度,在老爷子前和和睦睦,人后使劲折磨。

她饿了一天,中途被扔了馒头打发,硬邦邦的馒头没有水根本无法下咽。

江芷雪捂住胃部,她硬生生地掰了一小半,慢慢咀嚼,女人不敢耽误,草草的吃了几口。

江芷雪被打发到一角去擦地,那是楼上没什么人去的角落。

她卖力地擦着角落,她时不时捂着胃,好在女人还藏了一块面包在身上,江芷雪掰了一些,她咬了一口,忽然间被阴影笼罩。

是男人,江芷雪侧头,男人俯视,眸子带笑。

“顾覃”

江芷雪轻轻叫了一声,嘴里的面包险些掉落,她讨好地上前,突然想到自己手里还拿着抹布,立马将抹布扔在地上,把手放到围裙上擦了擦。

她想要站起来,只见顾覃一脚踩住女人的围裙。

“江芷雪,你还真会偷懒?”

“不是的顾覃,我就是饿了。”

江芷雪只能看见男人抬起的下巴,她此刻趴在地上,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男人并不理会江芷雪为什么偷吃,他似乎觉得不够狼狈,男人上前一步,眼神落在江芷雪腿上的淤青。

看江芷雪擦了一天的房子,顾覃觉得没劲,他一脚踢到江芷雪已经淤青的腿上,江芷雪吃痛,在顾覃恶狠狠的目光中止住了痛呼。

“江芷雪,我看院子里的花要萎了,那是小柔最喜欢的花,你去照顾一下。”

男人话说到这,江芷雪抿唇,男人直盯着她,女人撑起身子,顾覃那一脚不轻,江芷雪只能一腿拖着。

“顾覃,你怎么来这了?”

江柔迈着步子上前,女人娇娇地唤了一声,眼眸不屑的瞥了眼江芷雪。

“小柔,我看院子你的花好久没人打理,让江芷雪去照料一下。”

男人揉了揉江柔的秀发,下一秒冷眸扫过江芷雪,“还愣着干什么?”

下一步,男人厌恶,带着嫌弃的一脚上身。

“真没用。”

江芷雪怔了怔,呆呆地站起身,她垂下眸子,刻意忽略两人紧紧握住的手。

那一片花园都是江柔喜欢的各色玫瑰,花瓣有些萎了,江芷雪拿了水壶。

后院灯光黯淡,只有门口有隐隐亮光。女人的身子彻底隐在暗色中。

“江夫人,我先带小柔回去了。”

门口响起男人的声音,江芷雪一顿,大拇指和食指一个用力,粉色花瓣落在她指尖。

下一秒,江芷雪的手上起了红疹。

她对花粉过敏,江芷雪苦笑。

这个家他们才是一对。

江芷雪余光扫了一眼,男人正搂着江柔离开,江夫人笑容满脸,就是江父都是含笑点点头。

顾覃搂紧江柔的腰间,两人走到大门,顾覃的眸子所以一瞥。

他抬手看了看时间,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讥讽。

“江芷雪,你在干什么?这是小姐最喜欢的花。”

江芷雪手心的花被发现,她低下头,那花瓣已经被她用指甲掐出一道道印记。

“砰”

门被关上,王妈只是暗骂了她一句,便将人丢下。后院只有江芷雪一人,灯渐渐熄灭。

女人手中还拿着浇水的壶,她怔怔地望向房间内。

江夫人早就扭着步子离开,江父也不会看她顺眼。

外面黑漆一片,江芷雪望了下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

她来的时候王妈说迟三个小时下班,江芷雪苦笑,她就连什么时候下班都不知道。

女人缩在一角,夜晚渐渐起风,江芷雪紧了紧衣服,冷,疼。

身上的伤口在叫嚣,她又只穿了薄薄一件,早晚温差太大,江芷雪极力把自己身体贴在墙角。

江芷雪撑不住地敲了敲门,毫无疑问无人回应。女人实在受不住一下又一下敲着,门忽地被打开,一盆冷水下去,女人更是抖了抖。

“江二小姐,夫人让我教教你规矩。”

女人无力地趴在门上,从头到脚没有一次没有滴水,头顶的水顺着发丝滴落,江芷雪眼前有些模糊。

“冷,好冷。”

她无助地把身子靠在门上,女人缩成一团,她只感觉到冷。

江芷雪眯着眸子掏出手机,颤抖着给男人打电话。

“顾覃”

女人喃喃,电话还没接通,女人意识逐渐不清。

“顾覃,你帮帮我好不好?”

江芷雪低声,电话终于被接通,她急急地想要拿起,无力发冷让女人停下动作。

“江芷雪,顾覃他在洗澡。”

江芷雪脑袋有些炸裂,她紧紧捏住手机,半天没说一句话。

电话那头的江柔还极其亲切地开口,“妹妹有什么话要我转达吗?”

女人话语轻挑,得意。

头越发重,江芷雪意识有些模糊,腿上的淤青还在泛疼。

“顾覃”

女人轻叫,她想要顾覃。

“妹妹,找顾覃什么事?”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