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顾覃江芷雪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虐了夫人后,顾总他又火葬场了无弹窗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虐了夫人后,顾总他又火葬场了,由作者喵久所写,主角是顾覃江芷雪,内容相当精彩值得一看,主要讲述了:简介:江芷雪爱了顾覃五年,顾覃恨了江芷雪三年。为了心头爱,顾覃步步紧逼,掐灭了江芷雪最后一丝希望。  被疯狂折磨,失去一切的江芷雪彻底疯了,在顾覃与心头爱的婚礼当天,江芷雪消失了。男人却像疯了一样跪在江芷雪墓前哭泣,“江芷雪,我爱你,你听到了吗我爱你。”  再次见面,江芷雪笑脸盈盈,手中挽着另一个男人,眸子陌生,“先生,我们认识吗?”

顾覃江芷雪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虐了夫人后,顾总他又火葬场了无弹窗阅读

第1章 替身永远是替身

指针指向十点,江芷雪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看向手机。

聊天界面只有她一个人的自言自语,桌上的饭菜热了又热。

即便知道男人一定不会吃一口,可她还是做了。

手机在女人几次光顾后,终于来了电话。

“顾覃”

她低低叫了一声,男人低沉的嗓子传到她的耳朵。

“过来!”

只是简单的两个字,江芷雪却十分受用。她急忙收拾了一番,镜子中的自己化了一个淡妆,换了一件淡蓝色连衣裙,怕男人久等,江芷雪立马出门。

手机弹出一个地址,是一家酒吧,江芷雪有些不喜欢那样的环境,她捂住鼻子,贴着墙往里走。

“你说那个跟班会来吗?”

包间内,有人先开了一嘴,立马就有人开口,先下了注。

“都说是跟班了,那个江小姐怎么可能放过这样的机会?”

人群中一阵爆笑,舆论中心的男主勾勾嘴角轻笑,他伸出两指压着牌。

“我赌她来。”

门应声开了,顾覃冷笑,他勾勾手女人立刻上前,真成了跟班。

顾覃挑眉,看着识趣站在他面前的女人。

“哎,输了。”

唯一一个压了不来的男人哀嚎,他喊了声没劲,就揣度着江芷雪。

“江小姐来的正好,顾覃可是欠了我们好些酒没喝,不如江小姐替一下。”

江芷雪怔怔地站在原地,她的妆在灯光下不复存在,那身耀眼的连衣裙在此刻也很突兀。

她就像人群的玩物。

她抬起头望向男人,眼眸中满是无助,她张了张嘴,低声请求。

“我不能喝酒。”

她想要男人替她解围,可是顾覃只是淡淡扫过她一眼,举起面前的酒杯。

“江芷雪,你会喝的吧?”

顾覃深邃的眸子直视着她,江芷雪无法拒绝,她愣愣地接过酒。

江芷雪有很严重的胃病,可是顾覃不知道,她一杯酒下肚,便是灼烧感。

“让我算算,顾覃好像还欠十三杯吧。”

那个男人再一次开口,江芷雪手中的酒杯又被满上,一杯接一杯,她一手紧紧捂住胃部。

第五杯,她的脸通红,江芷雪有些受不住,一把推开男人。

“哎,真没趣,顾覃你这个小跟班今天不太听话啊。”

顾覃鹰眸盯着江芷雪离开的背影,他举起酒杯轻抿,嘴角却带着嘲讽的笑。

哪有什么欠酒,不过就是这些人羞辱江芷雪的方式。

江芷雪捂住胃部,反复呕吐,她胃实在受不住,一喝酒就是刺激。

江芷雪拍了把脸,企图让自己清醒,她迈着跌撞的步子回去。

“江小姐回来了正好,顾覃,我今天可给你们准备了一个惊喜。”

男人话音刚落,门就被打开。同样是淡蓝色连衣裙的女人缓缓走来,江芷雪只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女人。

她今天真不巧穿了同款,江芷雪苦笑,她与那个女子有七分像。

这个女人的出现,无不在说明,她是个替身。

江芷雪此刻像个小丑,黯淡无光。

“顾覃,你看我把谁请来了。”

江柔慢地上前,坐在顾覃的一侧。女人优雅高贵,她端庄坐着,一手拿起酒杯,轻轻举起。

“你不能喝酒。”

顾覃淡淡开口,立马有人给江柔递上果汁。江芷雪低头望了眼手中第六杯酒,她也不能喝酒的。

“看吧,假冒永远比不上正牌。”

江芷雪怔怔地站在原地,背后嘲讽的声音毫不收敛。

也对,她本来就不光彩。

顾覃的白月光心上人是她的姐姐,同父异母的姐姐,要不是江柔突然拒绝顾覃出国,怎么会有江芷雪的事。

可男人不这么想。

“江芷雪,我还真是小瞧了你,连你自己的姐姐都能陷害。”

他一口认定江柔出国是因为江芷雪,是江芷雪毁了两人即将要开始的婚姻。

三年了,顾覃从来没给她一个好脸色。

这段被江芷雪偷来的婚姻,一直是顾覃心中的一根刺。在顾覃眼里,江芷雪是个为了攀上他不择手段的女人。

江芷雪退了一步,站在暗处,灯光照不到的地方。

她像个过街老鼠,人人嫌弃。

江柔浅笑,“我没想到你还记得。”

她喝了一口果汁,含笑对着男人。眸子不经意地扫过她名义上的妹妹,江柔笑意加深,举起手中的果汁。

“妹妹,这几年多谢你照顾顾覃。”

她慢慢走到江芷雪面前,原本在暗处的江芷雪,瞬间被一束光笼罩,她成了人群的焦点。

江芷雪愣愣地接过江柔手中的酒,女人举起杯子示意。

第七杯酒了,江芷雪盯着酒半天没动,江柔得意望她,挑眉扬了扬手中的杯子。

“妹妹,是还在冤姐姐?”

江柔有些委屈,上前一步紧紧握住江芷雪的手腕,一副姐妹情深的戏码。

江芷雪怔怔的,余光扫了眼顾覃,男人目光落在她们这边,江芷雪知道他在看江柔。

江芷雪紧了紧手心,一手握拳,一手拿住酒杯,江柔浅笑,眼里尽是戏弄,江芷雪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

“姐姐说的什么话,顾覃是我丈夫,我照顾他应该的。”

“砰!”

江柔手中的杯子没拿稳,一声摔在地上,她怔怔的,眸子有些失落。

“你们结婚了呀,我都还不知道。”

江柔垂头,语气满是失落,她跌跌地往后走了两步。

“小柔”

男人心急一把搂住江柔,他恶狠狠的眼神让江芷雪难忘。

顾覃一把推开江芷雪,冷眼冷语,“江芷雪,摆正你自己的位置。”

江芷雪待在原地,没有回过神,她的手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掐出一道道指甲印。

“江小姐,这个礼物怎么样?”

江芷雪呆呆地转头,她眼角渐渐泛泪,听到男人的话,她僵硬地点头。

三年了,她每年都盼着江柔不要回来,盼着顾覃能爱她。

江芷雪垂眸,一把拿起面前的酒杯,不顾胃痛,一口饮尽,整个包间,都是讽刺她的人。

江芷雪只感觉背后都是一根根刺,她像个游魂一样,慢慢往外走。

“江小姐,替身永远比不过正牌。”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