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黎皓阳安枳枳在哪看,黎叔叔,你别玩火完整版阅读

今日推荐一本现代言情小说黎叔叔,你别玩火,作者是膘膘快跑,主角是黎皓阳安枳枳,主要讲述了:简介:敏感易碎在读生×外冷内热消防员【双洁+甜宠+救赎+现实向+双向治愈】安枳枳总是觉得自己与消防员有着不解之缘。从小到大,附近的消防站都被她偷窥过。十八岁这年,第一次遇见黎皓阳时,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四个字:遇阳即安。接触了才知道,这个男人又冷又拽又帅。如果自己的理想型是个圆,那黎皓阳正好是在那颗圆心上的。她开始抛弃脸皮,从一个小小的加微信开始慢慢努力。“安枳枳,你还要脸吗?”“不要。”在消防站蹭吃蹭喝不说,她还企图觊觎健身房黎皓阳的身材,结果看着看着就被抓包了。“黎叔叔,你的这些肌肉不会是虚的吧?”狭小的洗手台前,她被堵在角落,却仍不忘挑逗他,抬起的眼眸中满是调皮的笑意。“你要不要试试?”“怎么个试法?”“多叫几声黎叔叔,我爱听。”[女主蓄谋已久,撩人不自知][男主慢热直男,后期反客为主]大学前比较慢热,女追男,大学后真香现场后期一整个甜甜甜!

小说黎皓阳安枳枳在哪看,黎叔叔,你别玩火完整版阅读

第10章 不是送给你的

虽然说李荣给人的第一印象像个黑帮,但几人聊下来后,黎皓阳发现他的为人还是不错的。

糙汉性格,为人正直,大大咧咧。

由于刚入伍,所以李荣与技能大赛遗憾错过了。但他保证,轮到下次的大赛,一定会和黎皓阳比试比试。

下午是各种体能测试,负重登楼十层,负重200米跑,四楼绳索攀爬等等。

比赛休息间隙很短,体能消耗又很大,黎皓阳看到很多队友都出现了体力不支的现象。

他却做不了什么,只能默默地递过去几瓶水。

一整个下午的赛场,都挥洒满了消防员的汗水。

接近傍晚的时候,黎皓阳也比完了绳索攀爬,但在三楼的时候出现了点小失误,导致成绩没有在他的理想范围。

他坐在台阶上,仰着头喝水,一口接着一口。

“小黎,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嘛。你失了误的成绩,也还是多少人可望不可及的?”

赵宇在他身边坐下,拍了拍他的肩。

“你呢,这次爬绳成绩超过我了,有什么感想?”黎皓阳轻笑道,扭过头看向赵宇泛起红晕的脸。

“当然是很兴奋啊嘿嘿嘿……”

“如果没有你小子一直在激励我,我估计也没有前进的动力,更不会走到现在。”

他仰起脸,望向远处的居民楼,棱角分明的脸下颚线清晰可见,透出一股骜气。

“行了,别留恋过去了,我去个洗手间昂。”赵宇说罢站起身。

黎皓阳点点头,注视着他走进综合楼。

人一走没影,他似是泄了气的皮球,双肘靠在膝盖上,手掌紧紧抱住了低垂的脑袋。

随即,他也没多想,拿起地上的矿泉水瓶,举到头顶,往脑袋淋了下去。

瞬间,混浊的大脑清醒了些许。

他静静地坐在台阶上,隔绝了外界热闹的场景,像座俊美的艺术品。

过了一会,赵宇回来了,还好心地递过了一张纸巾。

“谢了。”

黎皓阳低着头接过,缓缓擦拭去额头上的水珠。

“累吗?”

接下来,对方的女声惊得他差点原地跳起。

怎么上了个厕所还练成夹子音了?

黎皓阳略显仓皇地抬起头,结果映入眼帘的不是赵宇高大健壮的身材,而是小姑娘纤细的腰肢。

他一顿,人傻了。

“你……你怎么来了?”

安枳枳弯下腰板,杏眼微微一眯便充满了媚气,轻笑道,“哥,不是你请我来的吗?”

黎皓阳连忙站起身,掸了掸裤子上的灰尘,“你不是在上课吗?”

“待会儿是晚自习,反正也没什么事我就过来了,总不能失约,你说对吧,黎叔叔?”

灵敏的耳朵一听到“叔叔”俩字,黎皓阳习惯性地皱了皱眉。

“必须得叫声叔叔才舒服吗?我听得都头疼,把我叫老了整整二十年……”他扶了扶额,有些无奈地坐回台阶。

“叔叔是尊称,可不看年龄。”

安枳枳将包放下,主动坐到了黎皓阳身旁的台阶上。

她偷偷斜了一眼他,见他没有很大的反应后,胆子便渐渐大了起来。

“那你几岁啊?”她试探性地轻声问了句。

身旁的男人没有理她,侧着的脸庞只看得清微勾的唇角与高挺的鼻梁。

安枳枳以为他生气了,屁股挪了挪位置,离他更近了点,倾下身歪着脑袋想看清他的表情,小声道,“你不喜欢这个称呼的话,我不叫就是了……”

说完,她又伸出食指,点了点他的手臂。

黎皓阳却像是被电流击中,身子酥麻了一瞬。

他扭头看了她一眼,深邃的黑眸在小姑娘干净的脸上停留了片刻。

“没事,黎叔叔这个称呼更顺口。”他盯着安枳枳的眼睛,动了一下喉结,“我二十三了。”

“有女朋友吗?”

下意识脱口的直白问题让安枳枳自己都吓了一跳,她的心凉了半截,慌忙改口,“我是说,追求你的女孩子肯定很多,有心仪的吗?”

黎皓阳的目光向下移了移,落在她微粉的唇瓣处,“确实是有一个。”

他顿了顿,眸子稍稍弯起,“但并不打算追到手。”

安枳枳的心情如同坐过山车一般刺激忐忑,听到最后她暗暗松了口气,看来自己还算是有机会?

两人聊了一会后,赵宇就回来了,看到安枳枳连忙热情地招呼她吃饭。

安枳枳得知晚饭后还有一个项目要比,就厚着脸皮再次蹭了一顿晚饭。

饭后,几人走在一起,准备前往比赛场地。

“对了,你过来一下。”

意识到黎皓阳在与自己讲话,安枳枳睁大眸子愣愣地盯着他,尝试捉摸他的意图,可留给她的只是一个走远了的高大背影。

怔了一秒,她赶紧跟了上去,跟随他进了综合楼二楼。

“我们上楼干嘛?”

“送你一件礼物。”

安枳枳一下子就来了劲,扭捏着怪不好意思地小声道,“真假的,太贵重的礼物,我不能收的……”

下一秒,她的话戛然而止。

黎皓阳晃着两袋狗狗零食,扔到了她的手上,“不是送给你的,是送给你家的那位特殊成员。”

“……”

她的嘴角抽搐了几下。

“谢…谢了。”

安枳枳接过所谓的礼物,嘴角微勾,颊边的两个小酒窝显现了出来。

黎皓阳望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小姑娘,比自己还要矮将近两个头,怜惜感从心底油然而生。

七点时分,消防队举行了今日最后一个比赛项目:复杂环境进攻赛。

狭长漆黑的过道,如巨蟒般蜿蜒匍匐在地。

黎皓阳身穿厚实的灭火战斗服,戴着不透光面罩,整个人包得无比严实。背上的空呼重达二十余斤,身上的汗已来不及让他伸手去擦。

他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内,推开沉重的障碍,找到正确的出口。

夜晚的天压了下来,给人一种喘不过气的沉闷感觉。

安枳枳和其他人站在场外,紧张地咬着手指,似乎自己也在同他一起比赛。

黎皓阳破门而出的那一刻,她终于如释重负,随后目光恍惚。

眼前的男人像是一位施予救赎的神灵,朝自己一步步踱近。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