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张知白林苏上门师父:我被迫收了个女徒弟无弹窗阅读

张小叔的小说上门师父:我被迫收了个女徒弟,主角是张知白林苏,故事非常精彩,主要内容有:简介:我一个穿越者,平内乱、战外敌。我一个精神病,辱百官、骂群儒。本以为会平步青云,迎娶公主,谁料竟然摊上了七个……“师父,不好了!大师姐要投资,吴大晕过去了……”“师父,不好了!三师妹要试药,皇子晕过去了……”“师父,不好了!四师妹要变法,太傅晕过去了……”“师父,不好了!五师妹要出营,高祖晕过去了……”“师父,不好了!六师妹要翻地,太子晕过去了……”“师父,不好了!七师妹要出戏,太后晕过去了……”还好,还好,老二还是乖的……“师父,不好了!陛下被二师姐……”得,毁灭吧。赶紧的!累了~

小说张知白林苏上门师父:我被迫收了个女徒弟无弹窗阅读

第8章 林账房,加油

“林……姑娘,也给老奴倒一杯。”

吴大已然登上二楼,神情略显局促,他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称呼眼前人。

“不管那么多了,又不是少夫人,自己紧张个锤儿。”

转念一想,吴大很快调整了状态。

“少爷,那个卡布奇诺……为何物?”

一个眼神,吴大乖乖地站回原地。

少顷,林苏端出两杯茶。

悠悠茶香随着林苏的脚步,慢慢逼近,这显然与平常招待客人的不同。

闻到茶香的吴大,不等林苏走近,已经抢先一步端过茶叶,不顾茶水的高温一饮而尽:“好茶,劳烦林姑娘再帮老奴续一杯。”

他不出声还好,“续一杯”的要求差点让一个人破防。

王有志此刻很不爽,堂堂朝廷八品官员,已经来了好长一会了,居然还不如一个老奴。

一念及此,王有志看这对主仆越发不顺眼。

“关于算学比试一事,少爷有几分把握?”

吴大自然没有心思去关注王有志,他在考虑少爷的算学究竟靠不靠谱。被少爷吓跑的私塾先生,双手可数不过来。

以至于临州城有点文化的先生一提到张府,就噤若寒蝉。

要说写几个大字,少爷勉强能做到,但是算学……就连聪明如他,甚至都不敢说略懂一二,更何况还要达到教人子弟的程度。

“少爷,要不,一不做二不休……”

吴大内心十分肯定,一会账房先生来了少爷指定出丑,与其一会出丑,还不如现在……说完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这一下,可真有点把王有志吓着了。

张知白的以往种种,他还是有所了解的。

凡得罪过这小子的人,都会在夜深人静的小巷遭到殴打,“净巷虎”便是由此而来。

别看如今酒楼里的汉子得知张家落难,开始肆无忌惮调侃张知白。

要是放在之前,恐怕他出现的地方,人人皆避而远之。

“粗鲁,少爷如今也是为人师者,怎可……如此行径不堪之事,少爷不屑为之。不过……如果本少爷一会真的出丑,倒是不介意带走两个。”

张知白当然明白,今日已经将王有志完全得罪,索性再吓一吓他。

“带走两个?”

吴大显然有点摸不清张知白存了什么心思,他心中原本打算,少爷在账房先生没来之前上演一个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然后再溜之大吉,岂不完美。

在等待账房先生的一段时间里,主仆二人各说各话,没有达成共识,不过依然为大家奉上了一段惊心动魄的凶杀推演……

“掌柜的,林账房来了。”

一声叫喊,将看戏的众人拉了回来。

刚才出去的伙计已经返回,跟在后面的还有两个书生模样的老先生。

“掌柜的,我已听小园子说了事情的经过,恰好州衙的李先生也在,便一起过来瞧个热闹。”

林账房说话间已经侧身,将州衙的李先生让到身前。

这位李先生名为李岩,是专管州城的账房先生,主要负责管理州衙的财政收入和支出。这可不是一件轻快的营生,责任重大,担任此职的人往往都是知州的亲信。

大到朝廷拨银,小到柴火纽扣,个别衙门其中还掺杂着一些见不得光的蝇营狗苟,账房先生都要一门清。

“不请自来,望王掌柜莫要责怪。”李岩先一步,向王二叔施了一礼。

虽已是一州账房,但李岩并没有多少以势欺人的衙门气息。

平时见到诸如王掌柜之类的富人,很客气。

因为他比谁都清楚这些富商并没有台面上那么简单,或多或少都有京官的影子充斥在背后,要不然能做州城的富商。

“李先生客气了,些许糟杂家事,让李先生见笑了。”王二叔一脸惭愧的表情,对后者还礼。

李岩并没有接下这个话题,转而问道:“听说王大人也在此?”

其实他早已经看到二楼的王有志,只是没人引荐,怕直接过去折了颜面,故此没有主动去攀谈。

王二叔刚要伸手,想要将李岩礼让到二楼,就听二楼传来:“二叔,账房既然来了,就莫要闲聊了。”

王有志显然对一个州衙的账房先生兴致缺缺,即便已经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也没有任何想要下楼的打算。

王二叔略显尴尬地冲李岩笑了笑,并转头吩咐林账房将手中的两本册子拿到二楼。

王有志拿起册子,看了几眼。

两声咳嗽,将众人的目光全部吸引过来后道:“我手中有两本账簿,一本用于二叔家铺子的记账,一本则是存根,所记录的账目是一样的。”

“想要一睹张少爷的算学天资,很简单。只需要将两本账簿分别交予他,及我身边的林账房,两人进行演算比试。”

“如果张少爷用时少且结果无误,那就证明张少爷确有算学之才,算学师父一事则无异议。不过……就怕即便日落西山,张少爷也未必能够算出这其中的一二。”

此话一出,很快就得到了楼下众人的认同。

不要说张知白这个癫狂儿,就连他们中间也未必能够有几人算出。

“算出与算不出,王大人皆是为我等百姓分忧,果然大义。不过为了增加王大人的参与感,秉持陛下官员与民同乐的宗旨,小子有个小建议。”

张知白实在看不惯这个姓王的,一副正气盎然为国为民,实则满肚子的蝇营狗苟,决定再整一整他。

“我算不出,亦或比林账房用时长,则任由王大人处置,辱骂、侮辱朝廷官员的罪责我也认下。如果……我是说如果,在下侥幸胜出,王大人又当如何?”

没等王有志反应过来,张知白抢先将了他一军。

“这……也好,只要张少爷能够胜出,本官也愿意以师相称。”

此话一出,满堂寂静,随后有倒吸声响起。

这个惩罚不可谓不重,等于张知白赢了,王有志就要尊称一声:老师。

再再直白一点,等于认了一个长辈。

王有志当然没有那么傻,只不过笃定这位张家少爷一定会输而已。

“这……王大人堂堂朝廷命官,怎可如此草率,你敢认,我年龄尚小,未必敢应。”

“要不这样吧,如果在下侥幸胜出,王大人以后但凡见到我家管事吴大,就尊称一声先生,如何?吴大虽为下人,但也当得起人老识理,比小子可更善。”

开玩笑,收一个人渣、败类做徒弟,我还当不当人子了。

吴大听闻少爷竟然夸自己,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泪水已经在眼眶打转,可也仅仅是一瞬:“少爷,你至少提前问一下当事人的意见……这个王什么来着?我不愿意。”

“本少爷已经帮你决定了,休要再胡搅蛮缠……”

面对少爷强横的态度,刚刚还喜极而泣的泪水,瞬间成了委屈,吧嗒吧嗒的落下。

十几息后,吴大收拾情绪,眉头紧皱,一脸嫌弃地看向王有志……随即一声怒吼将众人吓了一跳:“林账房,加油!”

“林账房,加油!”

“林账房,必胜!”

“林账房,好好给这癫狂儿上一课”

此时,王有志愣在原地。

看到众人在吴大的带动下,一边倒地给林账房加油。

他不知道该庆幸敌人队友的临场倒戈,还是该失落自己被一个老奴嫌弃。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