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是夏央段柏南的小说穿书七零:炮灰娇娇她不好惹在哪免费看

这本主角是夏央段柏南的小说《穿书七零:炮灰娇娇她不好惹》,由网络作家“易加二十一”近期创作,故事内容相当精彩,是一本年代小说。目前连载中,小说最新章节第80章那什么,有点心虚,更新了207278字。小编强烈推荐书友们去看它!这本书又名《年代文里嫁极品,我懒馋他奸猾》。

一、作品简介

小说《穿书七零:炮灰娇娇她不好惹》是由网文作者易加二十一所著,主角是夏央段柏南。主要讲述了:第二天一早。王春槐打了个哈欠,从茅房边系裤腰带边往灶房里走。刚走了两步,看到一个眼熟的身影:“老三家的?”转性了?今天这么勤快?夏央“嗯”了一声,拿着茶缸子蹲在菜地边刷牙。王春槐见状斥道:“矫情。”都……

穿书七零:炮灰娇娇她不好惹小说免费阅读

二、书友评论

很好看,男女主都不是忍气吞声的人,主打一个有仇必报,从不吃亏。男主在家庭矛盾中一心向着女主,女主也很宠男主。是个爽文,值得一看。

不知道为什么评分那么低,但是我都听完了还挺好的呀,我就喜欢这样不扶贫的。
有的小说一穿越就开始扶贫心疼这个心疼那个,怎么就不心疼心疼自己,乐山大佛都要让她坐,看的一口气卡在喉咙里又不上不下
就这个好,干净利落

哇哦,真的很新颖的题材小说,我挺喜欢这种小说的。飞吻

三、作品赏析

第二天一早。

王春槐打了个哈欠,从茅房边系裤腰带边往灶房里走。

刚走了两步,看到一个眼熟的身影:“老三家的?”

转性了?今天这么勤快?

夏央“嗯”了一声,拿着茶缸子蹲在菜地边刷牙。

王春槐见状斥道:“矫情。”

都是庄户人家,装什么大瓣蒜,还刷牙。

夏央就不理她。

她刷牙咋了,她刷牙爱干净,而且原主也是习惯了刷牙的。

“媳妇儿~”段柏南梦游似的蹲到夏央身边:“吃什么好吃的呢?脸颊鼓鼓囊囊的。”

“土。”夏央口齿不清含糊道。

茶缸子里的水泼到他脸上:“清醒了没?”

段柏南抹了一把脸:“你真行!”

夏央:“刷牙去。”

段柏南哼哼唧唧的,随手掰了根柳条,蹭了夏央的牙膏,龇牙咧嘴的刷了。

夏央看的都替他痛苦:“你连个牙刷都没有的?”

段柏南咕哝着:“我穷。”

回应他的是夏央长久的沉默。

夏央再一次为自己默哀,这不是糊弄事吗?

想给段柏南消毒怎么破?

“一会去买柄牙刷。”

段柏南立马精神了:“我没钱。”

夏央死鱼脸:“不买以后别想上我的炕。”

段柏南精神了:“你同意我上炕了?”

“你先买牙刷。。”

“我今就去买牙刷。”

夏央想了想:“我也一块,正好逛逛镇上。”

下河村和南山村分属不同的镇子,她对这边是完全陌生的。

咋也得踩踩点不是。

段柏南一口答应下来。

面无表情的吃了一顿早餐,锁上屋门,夏央就陪着段向南去大队部请假。

不是农忙的时候,请假比较容易。

南山村离大山近,离镇子就比较远,夏央和段柏南两人,从太阳初升,走到太阳高高挂起,才看到了一点镇子的雏形。

夏央热的脸通红,反观旁边的段柏南,清清爽爽,还有心情摘了一捧野花:“给。”

夏央:她并不是很感动,甚至有些嫉妒。

可看到段柏南那双亮闪闪的眸子时,她到底说不出拒绝的话。

段柏南脸长的很好,清爽干净,本是俊秀的长相,却混似个小流氓一般,看着就想抽他。

夏央遗憾的摇摇头,好好的一个帅脸,偏偏长在了他身上,给糟践了。

段柏南:???

“你不喜欢这种?”他看知青们都是这么哄姑娘的啊。

夏央接过那捧小野花,叮嘱道:“下次你要是想送花,送我有钱花。”

段柏南:“这么直接的吗?”

夏央反问:“咱们不是夫妻吗?需要委婉的?”

段柏南连连摇头,夏央这才满意。

临到镇上,她才一拍脑门:“诶呀,坏了,我忘了带钱。”

段柏南眯了眯眼睛,看着没有一丝一毫表演痕迹的小媳妇儿,抽了抽嘴角,小媳妇儿演的真好。

“我也没带。”

夏央遗憾的“啊~”了一声,道:“那我们只能回去了。”

说着就转身往回走,边走边念叨:“好可惜,我还打算晚上…没有牙刷…算了。”

段柏南咬了咬牙:“等等!”

夏央背对着他唇角勾了勾,转过身,无辜问道:“你怎么不走了?”

段柏南:“算你狠。”

拉过小媳妇儿就往镇上去。

夏央装傻:“我们没带钱,去镇上买不到东西的。”

段柏南:呵呵。

“我带了。”

结了婚的小媳妇儿精明的可怕。

夏央做作出声,嗲声嗲气道:“可你不是把钱都给我了嘛,你哪来的钱钱啊?”

“我后来挣得。”段向南粗声粗气。

“柏南哥哥好厉害啦~又挣了好多钱啦?”

段柏南不回答了,反而提出要求:“媳妇儿,你要是晚上也愿意这么说话就好了。”

夏央心里暗骂狗东西,面上作羞涩状:“柏南哥哥你讨厌啦~人家会害羞羞的~人家生气气了~要钱钱才能安慰好。”

段柏南被搡的心尖儿都酥了,看着眉眼弯弯的小媳妇儿,哪怕知道她是装的,也愿意把命给她,伸手掏出一小卷钱:“都在这了。”

接过钱的夏央,给段柏南表演了个一秒变脸,数了数,有八毛钱。

从她没收他私房,到现在不过三天,这人挣八毛。

心里转了好几个弯,又夹起来了:“柏南哥哥真棒棒~”

段柏南很是受用,嘴角疯狂上翘:“给你,以后我挣的钱都给你。”

夏央:“一言为定不许反悔。”

段柏南被这一巴掌扇醒,才察觉到自己刚才都许诺了什么,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但他更不满的是:“你就不能多装一会儿。”

夏央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只是径直往镇上走去。

段柏南运气良久,才勉强忍下扇自己的冲动,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镇上的环境是比村里好了许多,但也就那样。

繁华的地段也就三条街,呈“干”字形。

供销社在最繁华的十字路口,进进出出的人很多,夏央和段柏南进去转了一圈,又灰溜溜的出来了。

没别的,一柄牙刷要0.46元一把,还得要票。

钱是够的,但是没票啊。

夏央空间倒是有多的,问题是她没借口拿出来,而且后世的牙刷跟现在的不同。

段柏南比他更蔫吧,想到小媳妇的承诺,他狠了狠心:“你在这等着,我去去就回来。”

夏央一把薅住他:“干什么去?”

段柏南不说话,夏央就不松手,她盯着段柏南的眼睛:“不许去。”

黑市那是普通人能去的地方?

没点男女主光环,能被人骗的裤衩子都不剩。

段柏南在她澄澈如水的目光中败下阵来,有些委屈巴巴:“农村又不发牙刷票。”

每到年底,农村发的都是棉花票肉票布票等一些实用的东西。

牙刷票他连听都没听过。

夏央嘬了嘬牙花子:“没有不会再想别的办法啊?”

她带着人雄赳赳气昂昂的往街道后面的居民区走去,随机薅住一个看起来贫穷的大娘:“婶子,你知道胡玉莲家怎么走吗?”

“胡玉莲?谁啊?不知道。”

夏央垂头丧气,手里的钱露出一角:“完了,我娘会打死我的,说好了换给我牙刷的,怎么能说话不算数!”

大娘小雷达动了:“姑娘,你家要牙刷啊?”

夏央“嗯”了一声:“谢谢大娘,我先走了。”

“诶,等等。”大娘拽住夏央。

夏央回以疑惑的视线,大娘呵呵的笑:“牙刷大娘有。”

夏央不感兴趣的样子:“我要新的,大娘你放开我吧,我再找别人换换票去。”

“大娘也有票。”城镇户口的居民,每月除了粮食定量,还发放日用品票和副食品票,来来回回就那么几样,其他的消耗品还好说,牙刷这种,家里结余的真不少。

夏央这才感点兴趣的样子:“大娘,你想怎么换?”

大娘眼珠子一转:“你原来打算怎么换?”

夏央:“一毛一张票。”

大娘:“你这有点便宜。”

夏央苦脸:“没办法,我还得买牙膏买牙刷,就这点钱,只能挪出一毛来。”

大娘算了算,牙刷四毛六,牙膏两毛九:“你这也不够啊。”

段柏南适时掏出一毛钱来:“我这儿还有一毛。”

夏央咬牙,好啊,这个狗东西,还敢藏私房钱了!

“这样,你给我一毛五,剩下的够你买一管牙膏一个牙刷的了。”大娘寻思吃点亏就吃点亏吧。

主要是牙刷是真不吃香。

夏央嘟嘟囔囔:“还打算剩下钱买根头绳来着。”

不过:“行吧行吧,大娘回去拿票,我在这等着。”

大娘笑开了:“我一会就回来。”说罢迈着矫健的步伐跑远了。

她跑远后,段柏南对着夏央竖了大拇指:“媳妇儿,你可真聪明。”

夏央不吃这一套:“少拍马屁,一毛钱哪来的?”

她就说这货怎么那么老实,原来是藏了小金库。

段柏南“呃~”

夏央剐了他一眼:“还有没有了?”

“没了,这回是真没了。”段柏南翻兜以示清白。

夏央又亲自掏了掏,这才相信,离开后,抬眼一看:“嚯~你这么热的?”

段柏南现在满脑子都是小媳妇儿突然扑到他怀里,小手在他身上乱摸的场景,脸越发通红,渐渐的蔓延到脖颈处。

夏央沉默了。

这厮这么纯情的吗?

看起来不太像啊!

段柏南这反应搞的她也有点尴尬。

正尴尬着,牙刷大娘从天而降,解救了夏央。

夏央松了口气,悄咪咪的做贼似得跟大娘换完票,马不停蹄的离开事发之地。

再停下时,两人都恢复了正常。

到供销社买了柄牙刷,牙膏就算了,她还有,两人用一个就成。

说起来这牙刷牙膏还是夏家小弟送的,新的没拆封的,原主没用过,她用起来才没什么心理负担。

买了牙刷,九毛钱还剩两毛九,供销社的东西大部分都要票,夏央转了一圈,又买了两毛钱的糕点。

“走吧,去废品站买报纸。”没票逛了也是心塞。

到了废品站,旧报纸一毛钱一斤,夏央硬生生凭借着过人的口才,九分钱买了一斤。

出了废品站以后,她很高兴的样子。

段柏南心里却有些沮丧,更多的是难受,小媳妇儿嫁给他后,连想要的东西都买不到,怪不得小媳妇儿觉得委屈,他也替她委屈。

摸了摸兜里小媳妇儿费尽千辛万苦换来的牙刷,他目光逐渐坚定。

两人回去的时候,正是最热的时候,中午饭也没得吃,又累又饿的夏央,在路上就把刚买的糕点跟段柏南分着吃了。

吃完又噎得慌。

夏央:她恨!

好不容易跋山涉水的回到家,刚进家门,她眉头就皱起:“你走的时候没锁门?”

他们屋的门四敞大开着。

段柏南:“锁了。”

夏央心里一凛,快步进屋,一眼就看到了开着门的立柜,被翻的乱七八糟,被褥也不像她早起时叠的那样。

她叠的被子很潦草,现在的被子却很板正。

她进屋查看了一番,阴恻恻的笑了:“好啊,偷到我头上来了。”

屋里什么都没丢,只丢了一件红色衬衫,原主结婚大姐给做的。

不用猜,她就知道是谁偷的。

段柏南觑着她的脸色,小心问道:“媳妇儿,丢什么了?”

炕头的箱子的锁挂的好好的,暖壶和脸盆也没丢,只有立柜被打开了。

“衣服!”

说着,她冲进厨房,扫了一圈,菜刀被锁到了柜子里,她操起一根柴火,哐哐两下把锁头砸开,拿过菜刀,一脸平静的坐到了门口。

段柏南:“媳妇儿,你别冲动,我替你讨公道。”

夏央不说话沉着脸坐在那的样子,令人心惊胆战的。

见她不说话,段柏南又说:“我这就去把段柏西给弄回来!”

小说《穿书七零:炮灰娇娇她不好惹》试读结束!

微信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