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凤皮皮青陆神尊在哪看,拐带神尊后,系统带我踩踏修仙界完整版阅读

小说拐带神尊后,系统带我踩踏修仙界主角是凤皮皮青陆神尊,是由沙乐所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相当精彩,讲述了:简介:正义少女凤皮皮在系统的安排下魂穿到玲珑国一个公主身体里,几乎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为了获得报酬、为了回到来的地方,她勤勤恳恳地守护修仙界。  修仙界一直受鬼女和魔尊之害,凤皮皮就从清除鬼女和魔尊之流开始收拾。  但是系统还说不排除有隐藏大佬,她又从女皇到青陆神尊,从唐冥到御风神君,从轩辕皇到白民皇……挨个排查他们会不会成为修仙界的危险分子!  杀了一圈,能够感知修仙界危机的手环终于变成了橙色,凤皮皮又高兴又不舍。  但是她以为的结束才是游戏的开始,新的挑战再次来临,她能否接住挑战真正承担起拯救修仙界的重任呢?

小说凤皮皮青陆神尊在哪看,拐带神尊后,系统带我踩踏修仙界完整版阅读

第10章 自虐式修行

青陆神尊吃罢早膳,凤莹过来辞行。

她既不是穷山弟子,又不是轩辕国人,凤皮皮的伤也好了,她没有理由留在穷山,该回到自己的国家去了。

青陆神尊对她没做挽留,凤莹倒是把凤皮皮拉出来交代了一番。

原是当妹妹的不该说叨姐姐什么,但是凤皮皮自从在桃山上摔了一跤之后整个人变得跳脱了许多。

凤莹交代凤皮皮在穷山不可任性妄为、不可行止无状,更是不能仗着神尊的偏爱就放肆。

当年女皇带兵攻打轩辕国,神尊出面替轩辕国说话了,女皇便退兵了!

如今神尊可以留她姐妹二人在归鸿苑暂住,估计有当年之故,神尊若是给凤皮皮安排别的住处,她也应当早些搬出去。

此外,凤棉是轩辕国的嫡公主,但是女皇不准轩辕皇接触凤棉,也不希望看见凤棉与轩辕国亲好。

所以凤莹希望凤皮皮可以与轩辕国的人保持距离,以免女皇不开心,若是再生事端就不好了。

还有,轩辕国现下有一位小公主,传闻她被轩辕皇宠溺得刁蛮任性又霸道,不是一个好相与,前不久已经拜入穷山门下。

凤莹叮嘱凤皮皮若是遇上了那个小祖宗有多远躲多远,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看着当妹妹的对当姐姐这般苦口婆心地交代了许多,凤皮皮汗颜,一一应下了。

最后凤皮皮扭扭捏捏地向凤莹提出想借一些银钱,凤莹笑着将身上所有贵重物品都交给了姐姐。

出门在外身上有些银钱打点总是必要的,凤莹还说晚些时候着人再送些来。

凤皮皮对自己的好妹妹千恩万谢,然后恋恋不舍地将人送出山。

青陆神尊吃罢早膳便忙去了,七叶领着她去拜会贺长老。

贺长老的霹雳门几乎占了一个山头,气派有之、豪华不足,到处都有或是负重修行、或是御剑飞行、或是闭目入定的弟子。

凤皮皮看着大家这么认真,她也热血沸腾了起来,恨不得立即跟着他们一起修炼。

七叶带着凤皮皮走在前往贺长老居处的小路上,不一会迎面而来一位中年男人。

他横眉立目地问:“哪个门的小弟子,在这乱跑什么?”

七叶客客气气地回话:“我是归鸿苑的七叶,奉神尊之命来寻贺长老交代一些事情。”

“神……七……我……仙童,在下就是贺文鼎!”

原来喝问七叶是谁的这个中年男人就是贺文鼎,他浓眉、窄眼 、高鼻梁、薄嘴唇、四方脸,看着就一副高三班主任的气势。

七叶常年留守归鸿苑,连门都不出,对于穷山各山门来说稀客,稀到连贺长老见到他都没认出这是谁,还以为是哪个山头的小弟子出门乱溜达的。

贺文鼎有些尴尬地看向凤皮皮,凤皮皮十分有礼貌地自我介绍道:“贺长老好,我是凤棉!”

且不说凤棉身后有玲珑国、轩辕国,就说她是第一个能住进归鸿苑的外人,她早已成了大家公认的能不招惹就不招惹的小祖宗。

贺文鼎暗想:“七叶把小祖宗送来阎王殿干嘛?难道是神尊对他这个活阎王有意见了?”

七叶见贺长老有些怔愣,他说:“神尊近日事务繁忙,不能亲自教导棉公主修行,还请贺长老费心。”

贺文鼎一脸苦相,暗想:“这不是费心的事,这是费命的事!他可是听说棉公主天生金丹境但是灵脉不通。”

凤皮皮见贺长老不大欢迎自己的样子,她先表态:

“小女子早就听闻贺长老的神通,今日既然敢来门上拜会,贺长老便将小女子当作一个普通弟子教诲就是,残了、伤了都不怨您!”

贺文鼎忍不住额头冒汗,说:“棉公主言重了,要想在修行之道上取得建树,怎么都是要流些汗的。”

凤皮皮恭维道:“贺长老说的对!”

七叶担心贺文鼎接下来会说出拒绝的话,他赶紧敲定此事,说:“既然如此,棉公主就暂且交给贺长老了,晚上我再来接公主回归鸿苑。”

怎么就交给他了?他还没同意呢!贺文鼎说:“唉,不是……仙童,你别走……”

七叶脚底抹油麻溜溜地转身走了,只留下凤皮皮与贺文鼎四目相对,一个虎了吧唧,一个受宠若惊。

凤皮皮想了想自己的特殊情况,又给贺长老一记定心丸:“贺长老,请您对我不要客气,我可以从零开始。”

既然小公主都这么说了,他收拾起自己所有无关的小心思,说:“好,若是有得罪之处,还请棉公主莫要怪罪!”

就这样,凤皮皮被安排在风口一边扎马步一边练吐纳,没给一口饭吃,也没给一口水喝,一整就是一整天。

七叶晚上来接人时,凤皮皮已经从元气满满小公主变成了没精打采丧家犬,两条胳膊举不起来了,两条腿也站不住了。

七叶没有办法,直接施法将小公主拖回归鸿苑。

凤皮皮回到自己厢房,五体投地地趴在地上,然后有一双锦靴走到她的视线中,不用看,她知道是神尊来了。

青陆神尊有些心疼地问:“明天还去吗?”

凤皮皮有气无力地说:“去,血战到底。”

既然小公主热情很高,青陆神尊也不说其他的了,只道:“泡完药浴之后早些休息。”

七叶置办好了药浴,半搀半扶地将凤皮皮送到浴房便退出去了。

凤皮皮迷迷糊糊地脱了几件累赘的衣服,然后一头扎进浴桶,她在浴桶里翻了一个身,两条胳膊搭在桶沿上就睡着了。

七叶在外面给她记着时间,差不多一个时辰了,他来敲门,但是凤皮皮正在和周公聊人生、聊理想、聊怎么发财呢!

七叶将门敲得砰砰响,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可是急死人了。

他秉持着不能擅闯女孩子闺房的原则,赶紧跑去和青陆神尊禀告凤皮皮的情况。

青陆神尊听罢七叶的禀告,一个闪现就到了凤皮皮门前。

他先是叫了两声,又是拍了拍门,里面一点回应都没有,他赶紧一掌推开房门,也没有看见人影。

他快步走到浴桶旁,只见水中浸着一个人,他赶紧伸手捏着凤皮皮的肩膀将落汤鸡似的她拎了出来。

这丫头身上只穿了一层薄薄的衣衫,浸了水之后全贴在身上,曲/线/优/美/的身/段全数展现在青陆神尊的眼前。

青陆神尊像是被什么烫着了,他赶紧将凤皮皮往床/榻上一丢,这就别过头去。

凤皮皮被摔醒了,因为鼻子里和嘴巴里都是药水,她一呼吸就呛得难受,然后剧烈地咳嗽起来。

这时七叶急赶慢赶赶来了,他脚还没踏入门槛呢,青陆神尊又是一掌将门关上了,说:“别进来!”

说完这句话他也很懊恼,他知道告诉别人莫进来,他自己为什么要进来啊?

听凤皮皮剧烈咳嗽的声音,感觉她快要撅过去了,到底医者仁心,青陆神尊认命地走到床/榻前将凤皮皮扶正,然后帮凤皮皮顺气……

青陆神尊克制着自己纷杂的思绪先是帮凤皮皮顺了气,接着帮她将衣服烘干,之后满身大汗地离开厢房。

七叶还在门外候着,就担心里面需要自己,见到他家神尊出来了,他也松了一口气。

只是神尊为什么满头满脸都是红彤彤的啊?莫不是生病了?

七叶关心地问:“神尊,您的脸……”

青陆神尊知道自己的状态,他板着脸丢下一句:“里面太热了,明天叫一个女弟子住在归鸿苑照顾棉公主。”然后匆匆回房了。

回到自己房间之后,青陆神尊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或许他一开始就错了,不该允许女孩子住进归鸿苑来。

第二天一早,凤皮皮在二哥的闹铃声中浑身舒畅地醒来,她麻溜溜地洗漱好、穿戴好,接着七叶将早膳送到她房间来。

凤皮皮还真饿了,她一边吃一边问:“神尊呢?”

七叶回:“出门了。”

凤皮皮好奇地问:“神尊这么早就出去了啊?”

七叶回:“是比平时早了些!”

凤皮皮喝了一口瘦肉粥,说:“唉,我本来想让他帮我看看灵脉通了一点没有,哪知他出门这么早。”

七叶淡淡地回了一声“嗯”。

凤皮皮又问:“神尊一般去哪里呀?”

七叶想了想回:“神尊只要在穷山,几乎日日都要亲自去诸夭之野巡查,有时候还会去兰雪山、有时候会去桃山,主要去找两个山上的神君商议事情。”

凤皮皮若有所思地说:“哦,神尊真是日理万机哈,忙得嘞!”

吃罢早膳,凤皮皮又去霹雳门找虐去了。

贺文鼎远远地瞧见凤棉和七叶来了,他的右眼皮直跳,有点想逃的冲动。

小公主还挺能吃苦,那就加码练。

凤皮皮今日要练的内容和昨天大致一样,要吐呐、要扎马步、要练定力,只是今日在胳膊和腿上多加了一些负重。

修行的过程虽然枯燥又乏累,但是凤皮皮一点不认为贺长老这是在为难她。

因为她知道大楼要想建得高,必须基础劳,她这是在打基础。

大概中午的时候,霹雳门来了三位不速之客,他们直奔正在艰难练习吐纳的凤皮皮。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