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快穿:女主她超飒在哪可以免费看,林然小说无广告阅读

热门小说快穿:女主她超飒,是由可柯可可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简介:本文大女主爽文,女主混乱中立,有仇必报,有的世界有cp,大部分世界无cp。  林然大仇得报后,被白无常的手下误索魂魄,正值地府业绩考察期间,白无常为掩盖失误,以安排林然的家人投个好胎为诱饵,让林然带着自家房子去往三千小世界,直至原本阳寿耗尽。  1.架空古代  不受宠的嫡女,即将被姨娘送给太监,换得庶妹前程  2.六零年代  穿书堂姐想要夺取女主原本的命运  3.民国故事  军阀的白月光替身姨太太  4.江湖路远  西域圣女与叛佛妖僧  5.灵异世界  妖娆艳鬼与出山小道士  6.刑侦笔记  被污蔑的通缉犯 7.梦回清朝 进击的瓜尔佳氏 …… 简介写不下了  更多精彩世界敬请期待  ps.有大量存稿,不用担心,放心追  喜欢这一口的可以进来看看,保证不亏。

快穿:女主她超飒在哪可以免费看,林然小说无广告阅读

第2章 架空古代白眼狼一家2

‘砰!’

房门被人粗鲁的推开,身着华服,满头珠翠,容貌明艳的少女带着丫鬟站在门口,一脸不善。

林然侧脸瞥了她一眼,便无动于衷的转头,继续喝起手中的冷茶。

“林然!”

被她这仿若无视的态度激怒,林如萱踏着重重的脚步走进屋子,一把朝着杯子拍过去。

林然反应极快的抬了抬手,躲过林如萱拍来的手掌。

随后手一抬,直接将这杯冷茶泼到了林如萱的脸上。

可惜了,这茶若是刚烧的便好了。

“林然,你这贱人,竟敢泼我水!”

林如萱不敢置信的尖叫起来,抹了把脸,脂粉被水化开,在她脸上留下道道白痕,看起来极为狼狈。

她气急败坏,发狂般的伸出两手,把尖利的指甲朝林然脸上抓去。

‘啪!啪!’

林然可不是忍气吞声的人,一手格开林如萱的两只胳膊,一手用力抽了过去,赏了她正反两个耳光。

“贱人说谁呢?”林然一把推倒愣住的林如萱,嫌弃的拍了拍手掌。

总觉得刚才那两巴掌,好像碰到了这丫头的口水,真是脏死了!

“啊!”

林如萱坐在地上气的浑身发抖,无能狂怒,她身后的小丫鬟绿珠连忙过来扶起她。

林然这几下子下来,绿珠压根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自家小姐便倒在了地上。

“小姐,你没事吧?我扶你起来……”

林如萱一把推开绿珠,在她脸上扇了两巴掌:“没用的东西,早干什么去了!”

“去,给我把那个贱人抓住,我要打烂她的脸!”

少女尖利的嗓音刺着林然的耳朵,她忍不住皱了皱眉,轻声曼语的道:“住嘴!”

林如萱不知为什么,从这两个字里察觉到刺骨的寒意,她本能的停下动作闭上了嘴。

绿珠捂着脸有些茫然,不知道是不是该听自家小姐的话,上前把林然抓住让小姐出气。

总算安静下来了,林然微微叹气,她刚大仇得报,在家里疲惫的睡去,便遇上了这么一档子事,这时还有些缓不过神来。

这林如萱跑过来一通闹,实在是让她的耐心飞速消失,也顾不得维持原主沉默寡言的性格了。

好在这林如萱脑子蠢笨,心思浅薄,是个好忽悠的对象,本身也不会注意到她的变化,倒是不用太过在意。

之后在其他人那里,可得小心些了。

这里毕竟是封建迷信的古代,若是性格毫无理由的改变太多,让人把她当做被妖怪鬼魂附身,宣扬出去,恐怕她会被人抓住,烧死在当场。

便是改变性子,也该让对方觉得合理才是。

林如萱停下动作后,顿时有些奇怪。

自己为什么会觉得那一瞬间,这个人变得很可怕。

这时看去,林然脸色苍白,长发散乱遮住了半张脸,分明和以前没什么不同。

她从地上爬起来,不敢置信的摸着自己红肿的脸颊,一手指着林然的鼻子,质问道:

“林然,你这有娘生没娘养的贱人凭什么打我!我要打你,你就该乖乖受着!你居然敢反抗?”

这话说的极为嚣张,林然忍不住笑了两声,上一个在我面前这么嚣张的,好像已经葬身火海了?

她笑着笑着,手腕一动,青瓷茶杯脱手而出,猝不及防的砸在了林如萱的鼻子上。

“哎呦!”

林如萱眼泪汪汪的捂住鼻子,颤抖的指着林然,气的说不出话来。

“你问我凭什么?”

林然两步跨过去,伸手狠狠抓住了林如萱乌黑的头发。

她苍白的脸对上林如萱惊恐的眼睛,冷声道:“凭你这身上穿的,头上戴的,都是我娘的嫁妆买的。”

林然收紧了手指,在林如萱的痛呼下又甩了她一巴掌。

“凭你把林然推下水里,要了她的性命。”

林如萱拼命挣扎着,一边歇斯底里的大喊:“贱人,你不是没死吗!早知道我就把你按在水里,直接淹死你……”

“啪!”

林然反手又甩了她一巴掌,直打的她嘴角破裂,脸颊高高肿起。

“凭这林府靠着林然母亲的嫁妆养着,你们呼奴使婢,好不快活,却让林然过的连丫鬟都不如,一群不知好歹的白眼狼。”

这时,林然眼尖,看到林如萱戴的红宝石耳坠,竟是林然母亲谭书雪的嫁妆。

她顿时怒火高涨,脸色变得极为阴沉,一把将耳坠拽了下来。

“你戴着母亲的耳坠把她的女儿推下水,倒是不怕她夜里来找你索命啊?”

林如萱惨叫起来,颤抖的手捂住被拽的流血的耳垂,瞳孔恐惧的缩小。

冷笑一声,林然把她一头珠翠全都拽了下来,当然,这粗暴的动作,也不免拽下不少乌黑的秀发。

出了胸中郁气,林然总算是放开了她,把她往地上一推。

吓的不敢动弹的绿珠连忙上前接住了林如萱。

林如萱哭的鼻涕泡都出来了,她不敢再去招惹林然,只好后退几步,吐字不清的放狠话。

“林然,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去找娘和爹来为我做主!你就等着被打断腿吧!”

“去吧去吧,别在这烦我了。”

林然疲惫的挥了挥手,像是在撵一只苍蝇。

她撑着额头,坐在桌边,看起来有几分虚弱。

原主大病未愈,她本身就全身无力,还消耗了点力气对付林如萱这丫头,此刻自然感到不舒服。

“你!”

林如萱不敢再多说什么,怕又被这贱人打,便气的一甩手,带着绿珠,披头散发的哭着跑走了。

她活了14年,还从未受过这种委屈呢。

总算是走了,林然叹了口气,手掌撑着脸颊,目光放空。

顾忌着有人随时会来,她并没有让身体进入空间,而是将意识沉入了空间,细细描摹着整间房子。

看着熟悉的房子,她不由消了心中戾气,目光柔和下来。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