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何言靳欢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黑面巾无弹窗阅读

2022最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黑面巾,主角是何言靳欢,作者是大荒,主要讲述了:简介:黑面巾组织谁人不知,何人不晓?那里的人没有亲人,没有身份,只要有人踏入那片禁地,那他便从此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去寻找他,甚至没有人希望再见到他……靳欢想逃,对于外面的世界一直保持向往,可是种种事件过后,她发现何言的温柔是有度的,何言的温柔不是给她的,何言想灭了她那名为“情”的火焰……他说:“你以为这里是囚禁你的地狱?其实这里是世外的桃源。”终于有一个机会拥抱自由了,可靳欢却发现,没有地方比那个小岛上,更自由了。(注:没有豪门总裁,只有组织。。。)

何言靳欢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黑面巾无弹窗阅读

第8章 严 堂

靳欢抬头,看向那位突然出现在门口的青年。青年很干净,穿了一身的白,戴了副眼镜。

关上门后,他蹲下,从兜里掏出一段黑色的细绳。

“把手给我,我绑住他。”

“绳子那么细,怎么可能绑的住他?”

“信我,这绳子很不容易断。”

靳欢谨慎的抓着男人的双手,递到他面前。

这细绳竟真的绑住了他,还拿了布堵了他的嘴。

两人起身,靳欢脸上的面巾还在。

“你竟然是黑面巾的?年纪也比我想象中的小。”

靳欢看男人笑着,对她也没有防备的意思。

“你是谁?”

“四方。”

靳欢皱的眉疏松了。

“你怎么在这儿?”

“跟着你手机来的,刚那一声枪响,我就猜到是你。”

太巧了。

“你的人来了。我先走了,有机会再见。”青年很温柔,笑着转身离了房间。

靳欢看着青年的背影,仿佛自己像是找到了外界的大门,心里一阵惊喜。

“靳欢。”

她看向赶来的古音,对方明显有些慌张。

“没事了,解决了。”

古音点头,看了地上正流着泪闷声叫的男人一眼。

“里面还有一个,是绑架他的人。”

“嗯,我找人处理,先回去吧。”

靳欢跟着古音出了酒店,面巾摘下了,没人会注意两人。只是古音的气场太强,还是让人忍不住多看她几眼。

上了车,古音给谁打了个电话,然后道:“去xx饭店,尊主在那儿。”

景乐开车,向那儿走去。

“靳欢,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吗?”电梯里,古音开口道。

一路上靳欢都感受到了古音的强大气场,那种压迫感使得她一路都不敢出声,紧张着。

“知道。”她低着头,小声道。

“见到尊主主动认错,否则下场会更惨。”

“是。”

靳欢浑身颤栗,额头都冒出了汗。

推开门,进了饭店,里面有何言,还有另一个男人。

“你组织的人来了。我回避一下?”

“不用,天晚了,趁着你在蹭你一顿饭而已。”

靳欢不敢抬头看何言,小小的身体在四人中显得更加矮小。

“坐吧,不聊任务。”

何言盯着靳欢低着头的样子,就知道她定是犯了什么错。

这出乎他的意料,他以为靳欢,会比别人强的。毕竟她可不是什么普通出身,也不是什么普通生长地。

看来是他高看了她。

“蹭吧,好不容易蹭我一顿,快坐,有什么想吃的再点!”杨明华看出了气氛不对劲,立马开口缓解了气氛,那些人才终于落了座。

一顿饭下来,光听何言和杨明华说话了。

“我看时间不早了,我还有点事要处理,先走了!”

终于熬不下去了,杨明华放下酒杯道。

“慢走,不送。”

“下次来了记得找我。”杨明华拍了拍何言肩膀,何言起身看着他走了。

再一坐下,包厢内气场瞬间压抑,周身气压都变高了,仿佛要把人挤扁。

靳欢吓得立马起身,其余人也站了起来,站在一旁。

“尊主,我……我办错了事。”靳欢紧握着双拳,试图缓解心脏带来的不适。

“错哪儿了?”

“我……”

何言盯着她,脸上的严肃丝毫不收敛。

“我没有及时听命令。”

“后果呢?”

“差点……差点被……”

“回去知道该去哪儿吗?”

一旁的人都因为这句话看向了靳欢,心里替她紧紧捏了把汗,也同情起了她。

古音都没想到,尊主对靳欢竟然这么狠!

“是,靳欢明白。”

……

直升机降落,那几个看游艇的人也早早回来了。

何言大步向里走,靳欢一人去了“严”堂。

严堂不大,但十分威严。

靳欢的那份紧张更甚了,她不知吐了多少次气,终于敢踏进去时,古音来了。

“古音姐。”

“不敢进?”

“不是。”

“那就快进去,我看着你。”

紧张再次袭来。

进去之后,靳欢看着墙上正中大大的“严”字,那份专属于严堂的压迫感扑面而来,里面有人出来了,不止一个。

“古音都来了!”

“一个不守命令的小孩儿,按规矩罚吧,我在外面等着。”

“是。”

老人让两个男子带着靳欢去了里面,和古音在外面坐着说话。

“上去。”

靳欢看着阴暗的房内中间有一张十字架,那上面有镣铐。

第一次见这种东西,靳欢吓得腿都软了,泪水含在眼眶内,不敢落下。

“把外套脱了。”

靳欢低头解腰带,两只手都在颤抖。

站在上面,镣铐一铐,她无法动弹。

一团布塞到了嘴里,靳欢背向那些人,因为个子不够,横梁还放低了些。

突然,鞭子打破空气的响声传入耳朵,背部传来火辣辣的疼。

靳欢忍着,闭上了双眼。

一鞭一鞭又一鞭,太疼了,连呼吸都不敢,泪水不间断的划过脸颊,那块布都湿了些,嘴里发出闷闷的声音,让人听了都觉得疼。

她不知道打了几鞭子,总之最后她实在疼得坚持不住时,声音没了。

那团布被拿了出来,压抑的抽泣声传出,束缚解了,她被扶了下来。

古音再见到她时,她的头发已经被汗沾到了脸上,衣服披在身上没好好穿,步子也很缓,低着头,哭泣着。

“堂主,我把人带走了。”

“慢走。”

古音扶着她慢慢走,刚一只脚踏出了门,靳欢便晕倒了。

……

“尊主,我已经给她涂好药了,她养几天就好了。”一位青年男医生在总部二楼对何言说道。

“嗯,把药给我吧。”

何言拿着一瓶药水和两板胶囊,让医生走了。

推开门,看到床上趴着的靳欢,他将药放在床头,坐下打了个电话。

靳欢的眉心还皱着。

“大雷,让人把靳欢送回去,现在。”

过了会儿,一个男生一个女生来到了总部,古音领着两人上去了。

男生原先是西半球的人,五官很立体,很精致,女生是东方人,有着正统的黄皮肤。

“大雷手下的?”何言见到两人问。

“是,我是林森。”男生道。

“我是王然。”女生道。

“嗯,带走吧,记得拿药。”何言说完就离开了房间,没再管他们。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