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程归零谢重启在哪看,疯批弟弟的病娇人设完整版阅读

最近现代言情类小说很火爆,这本疯批弟弟的病娇人设就写的非常精彩,作者是酒倒一点点,主角是程归零谢重启,讲述了:简介:【男可能很强+女或许很弱+疯批弟弟+或许有点好笑+结局应该不太美好】也不知是爱还是不爱,反正在纠缠中抵死缠绵。也不知是忘还是没忘,反正在陪伴中紧紧深陷。程归零在很小的时候便被家族遗弃在了缅江,他独自撑过了十个年岁,把害怕熬成了孤独,把希望熬成了漠然。他没有上过几天学,没有被人爱过,21岁那年他学会了提问:重启,你爱不爱我?他一直在问,一直在问……重启,你爱不爱我?

小说程归零谢重启在哪看,疯批弟弟的病娇人设完整版阅读

第5章 只有忘记,才不会难过

重启双手合十跪在佛前,此刻,她心里想的竟然是发财?

重启笃定程归零不会对她做什么过分的事,因为过分的事已经做完了,四天四夜,也足够耗尽程归零的耐性和体力。

重启为了保存体力,做了一条连身都不会翻的咸鱼。

或许是她漠然的态度激怒了程归零,让他像匹野马似的驰骋了几夜,只是可惜马无夜草终是耗尽了精力。

重启看了一眼跪在佛前的楚格,那虔诚的样子为他周身渡了一层虚妄的光。

“你在求什么?”重启问。

楚格缓缓地睁开眼,目不转睛的看着佛祖的脸:“我好像忘记了很多事。”

重启把手里的香插进佛脚下的香炉里:“我佛慈悲,他舍不得你难过。”

楚格同样把香插进香炉,双手合十行了礼:“难道记得就注定难过吗?”

重启转身跨出庙宇,她没有回头:“是的,记得就注定难过。”

楚格,我记得你没有选择救我,我很难过。

楚格追上来:“夫人,小先生让我寸步不离的跟着你。”

重启讪笑:“我的钱包,护照,手机都在程归零那,他是怕我跑了吗?”

楚格摇头:“他怕夫人遇到危险。”

重启径直下了台阶,直到此刻她方才感到腰有些隐隐的疼。

还有下身突然酸困揪疼的厉害,重启坐在一旁的石凳上,她的脚不受控制的发颤。

怎么会这样?她从来没有感觉过疼痛和困麻,怎么会突然没有缘由的袭击而来。

伴随着小腹阵阵坠痛,重启觉得浑身上下像被汽车碾压过一样。

楚格看出她的不适,上前询问:“你怎么了?”

重启在38度的空气中抬头,眸子里满是戏弄:“整整4天。”

楚格的脸在这一刻定格,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涨红:“小先生倒是年轻。”

重启隐下心中落寞,笑道:“或许年轻吧。”

楚格拧眉:“小先生才21岁。”

重启看着楚格脸上认真的神色,那略带思虑的一抹担忧刺痛了重启的眼。

楚格真的失忆了?

他忘记了重启,他叫程归零小先生。

“你为什么叫他小先生?”

楚格挠挠头:“他们都这么叫的。”

“他们?”

楚格点头:“我被救回来的时候头部受了伤,醒来时便忘了一些事,至于他们,我叫不上名字的。”

重启伸出手:“我叫重启,谢重启。”

楚格犹豫了片刻终是握了上去:“小先生说我叫楚格,是程家的保镖。”

重启拉着楚格的手,借力起身:“他说的对。”

楚格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掌心,似乎有一些片段突然浮现在脑海。

有模糊的身影对他说,楚格我们三个人会永远在一起吧?

我们三个?我们是谁?

楚格看着走远的重启,小跑追了上去:“夫人,您原来认识我吗?”

重启摇头:“我们从来没有见过。”

重启回到房间里,楚格把门关上退了出去,重启听到房门上锁的声音,虽然很轻但她依旧听到了。

重启跌在床上,新换了被子和床单,有清新的棉花香气荡进鼻腔,重启翻了个身把脸埋进被子里。

怎么才能拿到手机呢?本来自己就是奔着那一百万去的,简简单单的一个事,坚持到合约到期,拿钱走人。

怎么突然变的扑朔迷离了呢?楚格为什么在缅江?为什么会失忆?程归零到底是干什么的?

为什么他能轻轻松松的把自己带到缅江?

思此,重启觉得自己可笑至极,程归零再不济也是程家的小儿子,程家怎么会为了一个外人而去为难自己的儿子呢?

程序又是一副痴傻的样子,程家唯一的希望就是程归零了吧?

重启把逐渐发疼的身体埋进被子里,空调开到十七度让她感到些许的冷。

她现在似乎恢复了一些力气,起码不会像前几天那样瘫软无力。

重启想,程归零到底还是一个孩子,就算心中怒恨也不过几天便消散了去。

她翻了个身,却如何也缓解不了身体莫名的酸痛。

她走到门前敲了敲:“有人吗?我需要止痛药。”

门外没人回应,重启贴耳去听,走廊空空荡荡徒留几声蝉鸣。

重启立在门前,突然想到程归零说过的一句话,不敢立堂南,不敢望青山,不敢携红豆……

她此刻才明白,自己也是不敢的,立堂南怕房门紧闭,望青山怕青山瞬移,携红豆怕相思无意。

重启叹了一声,随即扯着嗓子大喊:“程归零,我要死了!”

门外依旧一片静寂,不同以往的死寂让重启生出不安。

她拍上房门:“程归零!程归零!”

砰,砰——

突然而至的枪声,只有两响,却震耳欲聋。

重启呆呆的立在门前,眉头皱成川字,枪?缅江虽然是个三不管地带,可怎么会有人携带枪支?

门突然被打开,程归零握上重启的手腕:“跟我走。”

重启还没来得及问去哪,便被塞进了车里。

她的目光落在程归零的脚上,程归零没有穿皮鞋。

视线逐渐上移,程归零竟然穿着运动裤和T恤,在重启的记忆里程归零是不喜欢这样的装扮的。

在程家他从来都是西装革履衣冠楚楚,小小年纪深沉老道,显得和程家人格格不入。

不,程归零是穿过运动服的,在排队买柠檬水时,拉着重启在马路上奔跑时…

那时的程归零青涩懵懂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

他会脸红,会大笑,会枕在重启的腿上看漫天的星辰。

他说,重启,缅江的星星比洛城的好看。

他说,重启,我带你去看吧。

他说,重启,我们回缅江吧,我们一辈子生活在那里。

之后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程归零提前回了缅江,他没有和重启告别,不知道是来不及还是不屑于。

重启没有问过程归零提前回缅江的原因,在他怒气冲冲的大闹婚礼时,重启就知道,她和程归零之间生了嫌隙。

重启从小在拥挤的巷弄长大,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她懂人情但她不愿意事故。

她相信世间美好,相信自己能在漫无边际的海上找到岸。

重启曾经以为,楚格就是她的岸。

“我们去哪?”重启问。

“去一个你喜欢的地方。”程归零答。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