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程归零谢重启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疯批弟弟的病娇人设完结版在线阅读

最近现代言情类小说很火爆,这本疯批弟弟的病娇人设就写的非常精彩,作者是酒倒一点点,主角是程归零谢重启,讲述了:简介:【男可能很强+女或许很弱+疯批弟弟+或许有点好笑+结局应该不太美好】也不知是爱还是不爱,反正在纠缠中抵死缠绵。也不知是忘还是没忘,反正在陪伴中紧紧深陷。程归零在很小的时候便被家族遗弃在了缅江,他独自撑过了十个年岁,把害怕熬成了孤独,把希望熬成了漠然。他没有上过几天学,没有被人爱过,21岁那年他学会了提问:重启,你爱不爱我?他一直在问,一直在问……重启,你爱不爱我?

程归零谢重启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疯批弟弟的病娇人设完结版在线阅读

第1章 重启,你爱我的吧

“谢重启,你爱我吗?”程归零问。

“爱。”

“你在骗我?”

“我在骗自己。”重启喃喃道。

“……”

爱情太短了,短的就像程归零的底裤,因为最后的沉默都用来包裹了灵魂。

程归零他说过,他爱重启。

我爱重启!

这句话像预言一样在重启发冷的四肢上蔓延,酥酥麻麻的像过了电,重启也曾在程归零的甜言蜜语中颤栗过。

程归零会为重启写诗,他会拿着写满情话的小纸条卷成一个又一个小小的秘密,然后在有阳光的时节展开给重启看。

程归零说,只有在阳光下,所有的情话都不会是一纸冷言。

他说,重启,我双手合十的愿望里有你。

他说,重启,比起水中交颈的鸳鸯,并排凫游的野鸭更像夫妻。

他说,重启,我爱你啊!

重启看着手腕间的丝质领带,以极其扭曲的姿势束缚着原本自由的躯体,那个结像系在她心上的一把锁。

她抬起头,望向隐在橘黄色灯光下吸烟的程归零,烟雾弥漫在那张棱角分明又略显忧郁的脸上。

重启曾经为这张脸痴迷过,像摄入酒精,咖啡因,茶多酚那样令人沉醉令人清醒又令人疯狂。

程归零冰冷的指尖浅浅的划过重启身体上的痕迹,他的手指像蛇一样缠绕在重启的颈间,在某一刻,重启以为她会因此窒息。

“重启,你猜会有人来带你走吗?”

重启没有说话,她现在就像宠物市场里被一些更像奴隶的主人们待选的猫狗。

谁会来带她走?谁会来缅江边境救她?

在重启被程归零折腾了整整8个小时后,她便再也没有奢望过被救了。

程归零站起来,将烟头扔在地上,火光与地面碰撞迸溅出零碎的苟延残喘的星火。

有质地上乘的皮鞋后跟狠狠的踩了上去,直到火光熄灭,直到烟蒂七零八落的碎成千片方才停止。

在重启的记忆里,程归零喜欢穿走起路来发出清脆声响的皮鞋。

似乎是故意去吸引别人注意的一个颇为蹩脚的手段。

可重启就是被这样有规律的皮鞋响声吸引。

因为程序不穿皮鞋,楚格也不穿。

重启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见到程归零的时候,西装革履,温文尔雅。

他从楼梯上走下来,一边走一边系领口的衣扣,骨节分明的手,修剪的异常干净的指甲。

手背上凸起的青筋随着手指的动作轻跳,这一切依旧清晰的印刻在重启脑海。

或许,在那一刻重启的心便像程归零手中的扣子一样,被牢牢的系在了他的身体里。

程归零回到程家的那一刻,仿佛一枚定时炸弹,那可怕的倒计时炸响了重启这个局外人的爱情,让她在不声不响的爆炸声中粉身碎骨。

下颚传来清晰的痛感将重启从回忆里拉回现实。

重启对上程归零戏弄的眼神:“阿零…”

程归零收紧手指间的力度,他看着重启浑身的伤痕像是欣赏一幅刚刚破土的名画。

他毫不掩饰自己的贪婪和欲望,那些斑驳的带有故事的痕迹能让他生出摧毁的念头。

“重启,你知道人|皮唐卡嘛?”

程归零抓起重启的手,轻轻的转捏着她的手指骨节:“重启,知道人|骨法器嘛?”

说着他揉了揉重启的头,笑容里夹杂着无餍和向往,他的眼睛里似乎铺着夜,闪着星光点点。

“这是一种独特的文化,是回归生灵本性的一种崇拜,是被惩罚者归顺大自然的一种解脱。”

程归零挑起重启的下巴,语气轻柔的像飘在夏天里的泡沫:“重启,你长得好像娃娃,你知道…”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重启惊恐的看着程归零,这不是她认识的程归零,程归零不是这样的,他阳光开朗爱笑,浅浅的梨涡里都是藏着酒的。

他有好看的眉眼,狭长的眼尾笑起来让他看上去像一只可爱的小狐狸。

程归零浅浅的“嗯”了一声,他捧起重启的脸,他用眼神很认真的描摹着重启的唇。

他笑起来,笑声阴寒又疯魔:“重启,你只知道钱对不对?”

程归零说话的时候,声音和他手掌的温度一样冷。

他无法面对自己看见重启后依旧会蠢蠢欲动的心,哪怕重启用尽心思去欺瞒他。

程归零看向床上那一抹艳红的颜色,夜半的温湿与空气碰撞,干渴成暗红的血色。那颜色像扬在程归零手中的旗,无时无刻不在彰显他的胜利。

程归零咯咯的笑着,淡雅似雾的眸光里印着重启眼角的泪,他猛地低头咬上重启的唇。

“谢重启,为什么要骗我?我最讨厌别人骗我!”

重启没有说话,她不知道说什么,又该如何说。

程归零吻去重启腮边的泪,享受着重启的痛苦和不堪。

“重启,我有哪一点比不上程序呢?”

程归零记得重启这具爱\欲横生的躯体,是怎么从反抗慢慢的转变成顺从的。

他将重启遮在脸颊上的头发别到耳后,倾身咬上重启的耳尖,耳尖传来细碎的痛感使重启忍不住战抖。

她听到程归零在她耳边呢喃:“重启,在你的自尊没有逐渐泯灭的时候,你该感到骄傲的不是吗?起码昨晚你那么激烈的反抗过。”

程归零将蜷缩在床脚的重启揽进怀里,语气轻柔的像昏暗的屋子里突然照进来的光。

“重启,跟我生活在缅江吧好不好?这里很美的,我带你去看玛瑙河。”

重启呆呆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或许根本就不是自己。

谢重启是张扬的,是轻狂的,程序的保镖们都会叫她一身老大。

程归零不知道对重启用了什么手段,她再也没有力气反抗也没有力气去拾起她那碎了一地又无比可笑的自尊。

重启的目光逐渐呆滞,她自欺欺人的扬起一抹明媚的笑,这笑矛盾的足以把浑身麻木的重启再次撕裂。

程归零的吻像晨曦一样散落在重启的脖颈上,带着潮湿又蓬勃的情欲。

“重启,你说过你爱我的对不对?”

重启闭上眼,她想起那像蚕茧一样的程家,就像此刻的程归零一样让重启没有挣脱的力气。

或许在她签了那纸合约后,她的生活就陷入了这无休无止的漩涡中。

重启瓮声道:“我爱你吗?。”

程归零低头咬上重启藕一样的胳膊,他揽着重启倒在地毯上:“你爱我的,你爱我的重启。”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