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是靳明月狄清风的小说探案录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2022最好看的穿越小说探案录,主角是靳明月狄清风,作者是掌心,主要讲述了:简介:靳明月在一场意外中失去了所有家人和记忆,当她醒来时身体里住的却是女警小猫。为了生存她只得投身衙门,做起了地位低贱的女捕快。她文武兼备、出类拔萃,连连智破很多大案,终于让她在这个男尊女卑的社会得到了别人的认可,也收获了一群重情义的伙伴。然而靳家的灭门惨案,一往情深的知己狄清风,曾经的青梅竹马韩旭,这些都成为了她新的负担

主角是靳明月狄清风的小说探案录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第十章 河面浮尸(二)

城外河面出现了一具浮尸,首先得先确认死者的身份。

靳明月走进验尸房,项仵作正在做尸检。她没有打扰项仵作,而是自己观察起那具尸体。

尸体的衣服敷已经被褪去,全身皮肤呈现出了黑绿色,显得尤其恐怖又恶心,这与平时看起来活生生的人差别不是一般大。没有发现致命伤口,但是从肤色上看应该有一些淤青之类的皮外伤,双脚的脚踝上有一圈溃烂。

“大晚上不睡觉来这里看尸体。”项仵作开始收拾工具。

“狄大人让我住在后面的大仙楼里,这会还睡不着就干脆出来看看。”

“姑娘该去院子里赏菊赏月,何苦做这份差事呢?”

“项仵作可有什么发现?”靳明月把话题转了过来。

“就如你刚才所见,没有致命伤口,人是溺水死亡,年龄大约三十岁左右,虽然泡了水还是能看出这人体型瘦弱。”

“就是落水的时候人是活着的?”靳明月确认道。

“对。身上还有不少皮外伤,看伤痕形状应该是棍子之类的长条硬物所致。脚踝上的伤应该是被绳子或者铁链给捆绑过。”

“这么说死者有可能是被人囚禁过。”

第二天一早,孟大胡子召集办案的捕快们在一起宣布了仵作的尸检结果,并安排大家去上游的几个村庄调查,问问有没有村民失踪或者有没有人注意到什么情况。

靳明月和李冲一组去位于河左边的大杨村,大杨村距离尸体被发现的位置大约有里多的路程,村子并不大,俩人挨家挨户去打听很快就问了个遍。村子里这段日子没有发生特别的事,也没有村民突然不见。

没有闻到任何有用的信息,靳明月心有不甘,她沿着河岸一直往下走,李冲不解地问她是为何?

“我也只是试一试,至少可以排除其中一个可能性。”

“什么可能性?”李冲再问。

“如果死者是在河边干活时候不慎掉入河里,那岸上应该会留有锄头之类的农具,不过也有可能是人和农具一起掉河里。所以我检查岸上,你盯着河里。”

李冲一听确实很有道理:“女人果然心细。”

靳明月又想起了点事情:“对了,尸体上没有鞋子,也有可能是掉在这河里了,你到时候也仔细看。”

果然,虽然最终靳明月在岸上没有发现什么,李冲却真的在岸边的菖蒲堆里发现了一只鞋子,且不说是不是属于死者的,先带回去再说。

几个时辰后回到衙门里,大家又聚在一起汇总调查到的情况。孟大胡子和叶添在另一村子的走访并没有收获什么有用的信息。

李冲把捡回来的鞋子摆在桌子中央,项仵作也不能确定这些鞋子是不是属于死者的,因为死者目前肿胀异常不好判断鞋码。

靳明月360°无死角检查了鞋子后,说道:“我做个假设,假设这是死者的鞋子,从鞋子的磨损程度看,鞋底是受损最厉害的,鞋面倒是更完整一些,这人可能是穿着它短期内走了不少路。昨晚我跟项仵作检查过死者的衣物,上面也是污渍很多,应该是很久没有清洗过了。我猜……我猜想这有没有可能是北方过来的难民?他们一路乞讨肯定不会去清洗衣服。”

孟大胡子想了想:“可能性很大,河水这么浅尸体不可能从太远的地方飘过来,今天走访的两个村庄都说没有人失踪,那本地村民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靳明月继续说道:“河水这么浅应该也不足以淹死一个身型如此的男子,加上他身上又有很多淤痕,或许他是被人殴打落水致死也不是没有可能。”

李冲:“如果他的身份真是逃难来的灾民,那这案子更难查了,难道我们还要去街上找那些灾民一个个问?”

李冲说的还是有道理的,难民流动性大,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今天见过的人明天换到哪里去乞讨了。

靳明月有了主意:“这倒也不是很难,明天是街上最后一天施粥,我们去碰碰运气。”

但愿明天韩旭不在场。

最后一天施粥的日子,灾民们早早就开始排队。

捕快们一到场就开始沿着队伍挨个询问这几日有没有三十岁左右男子失踪。

靳明月的问话稍微多一点技巧,她先问灾民晚上都在哪里过夜?一般在一起的都有谁?有没有什么人近几日都没有见过的?

问询的结果,灾民们说每天都有人来来走走,但大概都是去了别地乞讨了,这几个月他们本身就是到处走,相互之间未必都会打招呼。

靳明月看见一个眼熟的小身影,是前天遇见的小女孩冬儿,不过这一次她身边没有哥哥,而是由一个大娘牵着。

“捕快姐姐!”冬儿也认出了靳明月,放开大娘的手朝她跑了过来。

靳明月刚才想问她秋生去哪儿了,没想到冬儿就“哇”一声大哭起来,明月赶紧拍拍她的背,关切地问:“怎么了?冬儿为什么哭?”

“哥哥……哥哥不见了。”冬儿边哭边说。

这时候大娘也走到了他们身边,靳明月便问大娘发生了什么。

大娘告诉她,秋生从前天傍晚之后就没见人了,连着两个晚上也没有回来睡。

秋生对妹妹这么在意,应该不会丢下妹妹自己去别的地方,就算有什么事也肯定会同乡们说一声才对。

靳明月问冬儿:“前天傍晚?那天我们不是也在这里见面了吗?那之后哥哥去做什么了?”

冬儿抽搭着说:“哥哥说他去买好吃的给我,让我乖乖等他回来,可是为什么哥哥还没回来呀?捕快姐姐,你快帮我找哥哥好不好?”

靳明月抱了抱冬儿:“冬儿不害怕,姐姐帮你找哥哥。”又问大娘,“秋生走之前可有吐露过什么信息?去哪里或者去找什么人?”

大娘摇头:“这孩子急匆匆的把冬儿送到我跟前,说托我照看下就走了,像是有什么人在等他,也没跟我说去哪了呀!唉,这孩子要是有点什么事,他家里的娘可怎么受得了啊?”

“秋生平时有没有关系较好的人?”

“没有,我们一起出来有很多人,途中慢慢就分开了,他们兄妹俩一直跟着我们几个老太婆一起。平日里他见着谁有什么好法子弄吃的,他就跟着去,秋生这个孩子主意大,有什么事也不跟我们说,我们都不知道啊。”

靳明月心里叹了口气,浮尸案的情况没问到,又多了一桩失踪案。

李冲见她忧心忡忡的样子,附耳说道:“这孩子失踪的事咱们怕是顾不上了,就连是不是自己走了也确定不了。”

“可那天你也见了,秋生为人很正直,我是担心他卷进什么麻烦里。”

“沈爷他们在忙别的案子,咱们这边浮尸案也一点眉目都没有,哪里还有人手去帮忙找人呢?”

“只能投机取巧了,跟孟头说一下请大家调查浮尸身份的时候顺便问有没有见过秋生,也许能问道点什么也未必没可能。”

孟大胡子听了靳明月的请求并没有反对,他说反正都是顺便的事,灾民进了青石县地盘总归也属于衙门管理范围。

然而令人失望的是,奔波了一天却毫无收获。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