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萧寒陆之瑶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萧二少与他的霸道偏执娇妻完结版在线阅读

热门小说萧二少与他的霸道偏执娇妻,是由一纸烟火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简介:【先婚后爱+宠妻】(疯批戏精腹黑男主VS高冷隐忍偏执女主)她是给萧二少打工的。职位:老婆。待遇:工资+年终奖,享受带薪休假福利,五险一金。工作责任:处理一切老婆这个职业范围内的所有事务,但不包括睡觉。工作四年,一直兢兢业业。她准备干到合同期满,然后换个老板。可是,萧二少不干了。合同工要变终身制,还带股权,听起来待遇还不错,要不要考虑看看?

萧寒陆之瑶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萧二少与他的霸道偏执娇妻完结版在线阅读

第9章 我家宝贝儿,轮不到你说三道四

萧寒愣了一下,刚刚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

陆之瑶话出口之后,才觉得自己这时候说离婚真不合适。

且不说二人的合同还有一年才到期,就算是合同到期了,以目前萧寒的处境,她这时候提离婚都算没良心。

萧正华刚给他娶了后妈,而且这个后妈还怀上了,不知道会在萧家闹出什么来。

萧正华偏偏这时候让他去查萧泽,老头子打的什么算盘,还不知道。

离婚了,他怎么办?

陆之瑶马上又道:“对不起,我……我不是说现在,可以再过一段时间。”

萧寒僵住的笑容渐渐晕开,表情也就变得严肃起来。

他微微低着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陆之瑶见状,只得又道:“萧总,就当我刚刚什么都没说。”

陆之瑶这意思是收回离婚的话,但萧寒的表情并没有为之改变。

“萧总……”

“宝贝儿,哦,你不太喜欢我这样叫你。不过,我叫惯了,一时也难以改口。”

他抹了一把脸,像是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

“咱们之间不必说对不起。我帮你,本来也不是白帮,你帮我做事,这是互利互惠。我确实需要一点时间来安排,你看,一个月,行吗?”

一个月?

陆之瑶本来想的是,如果萧寒同意离婚解除合同,她会给萧寒半年的时间来善后。

毕竟,不能说结婚就结婚,说离婚就离婚,很多麻烦会接踵而来。

而且,那些麻烦都是萧寒的。

“一个月,你确定可以?”

陆之瑶问这话的意思是,我是可以再多几个月没关系的。

但是,这话听到萧寒的耳朵里,那就是另一个意思了。

几个意思?

一个月都等不了。

陆晨光就那么好?

萧寒想了想,“一个月,应该可以的。我知道,你等了他很多年,我虽然没等过什么人,但也明白那种心情。放心,不会超过一个月,我说到做到。”

陆之瑶这才知道他是误会了,但这会儿要解释,好像也越描越黑。

一时间,车里的气压变得有点低。

“但,我有一个要求。”半响,萧寒又道。

“你说,萧总!”

陆之瑶听到他说有要求,似乎松了口气。其实,按他们的合同,如果谁在合同期内要求解除合同,是有相关的赔偿的,而且那个数额并不低。

陆之瑶算了一下自己的财产,刚好够那点赔偿,所以,就算是萧寒不提,她也会把赔偿按合约拿给萧寒。

本来,那些财产的获得,一部分也是因为他是萧寒的老婆。

没有那个身份,哪有那么好挣钱,她又哪里存得了那么多钱。

“我的房产和一些私事都是你在处理。婚可以离,但一时间,我也找不到合适的人替我处理。

你还是替我处理那些事务,待遇照旧。当然,如果你觉得少了,咱们可以再谈。”

陆之瑶没想到萧寒说的是这个,忙道:“好。不给工资都行。”

萧寒淡淡地看着陆之瑶,她那眼底的愧色如今根本藏不住。

虽然她总是把自己的躯壳弄得无比坚硬,但此刻,他只看到坚硬外壳下的柔软。

这是十分罕见的。

“工资还是要给的。替我工作的人,我从来都不亏待,你应该知道。先开车回去吧,我不太想看到你哥哥。”

萧寒总算是把心头的话说了出来。

二人回城的路上,各自己沉默。

半路上,卓岩来了个电话,说有事跟萧寒商量,中午约个饭。

萧寒回城之后便去了与卓岩相约的餐厅,陆之瑶则看着萧寒进去,独自在车里坐了好一会儿,才开车离开。

“我进来的时候,刚看到嫂子的车离开,这都饭点了,你怎么不叫嫂子一起。咱们的事,嫂子又不是不能听。”

卓岩来得晚一点,开车进来,正好见陆之瑶开车走,想停下来打个招呼的,陆之瑶似乎没有看到他,直接开车走了。

萧寒递了杯茶水给卓岩,那张脸严肃得有点吓人。

卓岩接过茶水,小心地问道:“怎么,那天晚上的事,嫂子还没消气?”

萧寒把杯中的茶一口饮尽,像是喝酒一样。

放下杯子,侧目看卓岩,那眼神仿佛在说,我现在很不爽。

“要不,我再去跟嫂子说说。你说你的店,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出卖你?

再说了,你那天晚上也没干啥,而且你都跪下来求嫂子了,还挨了一巴掌,嫂子的火气再大,那也该灭了呀。

你是谁?萧二少,有名的花花公子。被嫂子收了之后,你多老实,就连在自家的店也没有半点不规矩,要这样,嫂子还不满意,我估计,她这辈子真找不到好男人了。”

卓岩有些不着痕迹的给萧寒拍马屁,但效果甚微。

萧寒叹了一口气,把手搭在卓岩肩膀上,“兄弟,今天就别谈正事了,陪我喝点酒。”

萧寒越是这样吧,卓岩心里越不踏实。

一块长大的好兄弟,什么性子那是再清楚不过了。

现在这样,实在太不正常。

有点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意思。

这是憋了个大的?

“二少,有事你说,你别这样,怪吓人的。”

卓岩还在心里检讨了一下,那天晚上,要不是他带朋友去店里玩,非要拉着萧寒一起,大约也就不会出这事。

他现在想起当时陆之瑶那张冷若冰霜的脸,还有那一巴掌,他都替兄弟心疼。

“我没事。不就是离个婚嘛,又不死人!”

萧寒随口出来的话,吓得卓岩差点没站稳。

“什么?离婚?嫂子要离婚?”

卓岩赶紧掏了手机出来,“不行,我得跟嫂子理论理论。

你萧二少那么个人物,都给她当舔狗了,她现在居然还要一脚把你给踢开。

老子就没见过这么不识抬举的女人。你萧二少是找不到女人吗?非得找那么个冰块,她当她是谁,敢甩了你,反天了。”

卓岩激动得好像是自己被女人甩了,快要给陆之瑶打通电话时,萧寒抢过了他的手机,然后挂掉,随手扔在了一旁。

“二少,咱们能不能做个一回男人。就算你好这一口,那也不能活得太卑微了,我都替你不值。

想当初,你为了娶她……”卓岩叹了口气,没往下说,转而道:“就她那条件,要什么没什么,除了长得还凑合以外,一屁股的债。

她都让债主堵教室门口了,要不是你,她算个屁……”

卓岩骂骂咧咧,奈何人家正主还心疼上了。

“卓岩,你给老子闭嘴。我家宝贝儿,轮不到你说三道四。”

卓岩摇摇头,“二少,她不会是给你下了降头吧?”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