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萧二少与他的霸道偏执娇妻在哪可以免费看,萧寒陆之瑶小说无广告阅读

2022最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萧二少与他的霸道偏执娇妻,主角是萧寒陆之瑶,作者是一纸烟火,主要讲述了:简介:【先婚后爱+宠妻】(疯批戏精腹黑男主VS高冷隐忍偏执女主)她是给萧二少打工的。职位:老婆。待遇:工资+年终奖,享受带薪休假福利,五险一金。工作责任:处理一切老婆这个职业范围内的所有事务,但不包括睡觉。工作四年,一直兢兢业业。她准备干到合同期满,然后换个老板。可是,萧二少不干了。合同工要变终身制,还带股权,听起来待遇还不错,要不要考虑看看?

萧二少与他的霸道偏执娇妻在哪可以免费看,萧寒陆之瑶小说无广告阅读

第8章 我们离婚吧

莲花公墓很大,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葬在这里。

当初陆之瑶把父亲安葬在这里,主要是因为这里的墓地便宜。

任何时代,没钱就能要命。

陆爸爸住院之前,家里还欠着外债没还完。一住院,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家里真的没有钱了。

她把父亲安葬在这里,也是无奈之举。

每一次踏上莲花公墓这些石阶,陆之瑶都会想起安葬父亲的情景。

那是个雨天。

人家都说,干葬父,湿葬母。

父亲安葬,最好是大晴天。

但天空不作美,好像是在为陆之瑶哭泣一样。

她捧着父亲的骨灰盒,身后跟着泣不成声的陆妈妈,一边走,还在一边骂她。

就好像父亲是她害死的一样。

那种心情,就像是在心里下了一场冰雹,又冻又疼。

债主就守在公墓外面,等着她安葬了父亲,给个说法。

她想哭来着,但却没有一滴眼泪。

因为这个,陆妈妈骂她没良心,说是养条狗都比她值得。

后来,她‘嫁’给萧寒,陆妈妈骂得更恶毒,说她是榨干了陆家,害死了陆家人,就自己去攀高枝了,不管家人的死活。

陆之瑶默默地忍受下了这一切。

她答应做萧寒的‘老婆’,那是因为萧寒能替她还债。不然,债主天天上门来,真的要把人逼疯。

但这些,她跟陆妈妈说不着,因为陆妈妈打心底里不喜欢她,也根本不管家里的事,只顾着把陆爸爸的死也算她头上。

回想起这些往事来,陆之瑶在心头重重地叹了口气。

“前面右转,下一个路口,就是父亲的墓地。”陆之瑶跟在陆晨光身后,声音不大,足以让陆晨光听见。

“这边比较远,来扫墓不太方便,而且……这里太挤了,准备明年清明,给爸爸搬家。”陆之瑶又说。

陆晨光没什么反应,就好像没听见一样。

陆之瑶已经在其他地方看好了墓地,想等过年之后,就去把手续办了,等着清明搬过去。

不过,现在陆晨光回来,她自然是要得到陆晨光的同意的,毕竟,这是人家亲爹。

陆晨光的脚步停在一座墓碑前,那墓碑上有陆爸爸的照片,只一眼,他的眼泪就滑落下来。

七年了,父子再次见面,竟然是天人永隔。

陆之瑶默默地站了片刻,她觉得自己待在这里可能多余了。

陆晨光既然独自打车来,那便是根本没有想让她陪的意思。她也只是怕陆晨光找不到墓地,跟着走了这一趟。

陆之瑶转身准备往下走,就听得陆晨光道:“谢谢!”

陆之瑶的脚步被这一声‘谢谢’给绊住。

她忍住没有回头,只应了一句:“那也是我的父亲。”

她走了几步,像是想到什么,又停下脚步补了一句:“工作的事,不必担心,先好好休息,陪陪妈妈。等过完了年,我会给你安排。”

陆之瑶是真心想给陆晨光安排工作,毕竟像陆晨光这种有前科的人,在如今这个社会,要找工作不容易。

但是,陆晨光并没有领她的情。

“不必,我自己会看着办。”

陆之瑶在心头嘲笑自己,陆之瑶啊陆之瑶,说你贱,你还不承认。看吧,你上赶着帮忙,人家根本不领情。

“也是,我多事了。我怎么忘了,你陆晨光一向优秀。别人坐牢,一无是处。你坐牢,还能考下那么多证书来。知道的,是你去坐牢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去深造了。”

陆之瑶顿时竖起身上的利刺。

陆晨光不想让她接出狱,也不愿意她陪着来扫墓,更不接受她安排工作。

她的所有好意,或许在陆晨光眼里,都是别有所图。

毕竟,她在陆家一直是个别有所图的人。

从前是图陆爸爸的那点温暖,后来是图陆晨光多看她几眼,甚至还想过陆晨光没准有一天也能喜欢她。

但在陆爸爸去世之后,她什么都不图了,她只希望自己此生不负陆爸爸的托付。

从公墓里出来,陆之瑶原本就沉着的那张脸,看起来更像风雨欲来的模样。

钻进车里时,正在听歌的萧寒赶紧调小了音乐,凑上前来问道:“现在回去?”

陆之瑶没应声。

萧寒庆幸自己没有跟着上去。

看样子,刚刚在上面的气氛不是太融洽。

莫名地,他就有点开心。

“刚刚卓岩来了电话,他家公司正在招人,我看你哥的专业也对口,要不就让你哥过了年去卓岩家的公司上班。

虽然,我那里也好安排,不过,都是些娱乐场所,你哥那样的读书人,到底是不合适的。”

陆之瑶觉得‘读书人’这词很讽刺。

萧寒有几家夜店,生意贼好,利润也很可观。

不过,那种地方大都是声色犬马,陆之瑶都很少踏进去,萧寒知道,陆之瑶更不会同意让陆晨光去。

“不用了。他自己会看着办。”

陆之瑶把头靠在椅背上,有些累的样子,而且黑眼圈还有点重。

她微微闭眼,手机就响了起来。

“之瑶啊,见到晨光了吗?”电话那头是陆妈妈地声音。

“嗯。我们在墓地,晚一点就回来。”

“之瑶,眼看着也快过年了,你看萧寒有没有时间,叫他过来吃个饭吧。毕竟,他还没见过你哥。”

陆之瑶看了身旁的萧寒一眼,母亲让萧寒回去吃饭,目的是显而易见的,就是为了陆晨光工作的事。

虽然她已经说过了,自己会看着安排,但陆妈妈似乎不信她呀。

“知道了。”陆之瑶答了一句,然后挂了电话。

“怎么了?”萧寒见她更不高兴了。

“我妈让你过去吃饭。大概是想让你给我哥安排工作。”

“那就去呗。你还别说,你妈这人不怎么样,但做菜的手艺还是挺好的。”

陆之瑶不想让萧寒去。

但是,她知道,就陆妈妈的性格,萧寒若是不去,陆妈妈应该会直接给萧寒打电话。

他们不是真夫妻,而且萧寒已经帮了她很多。

四年前,她被债主逼得走投无路,而陆妈妈除了整天哭骂,什么都不管的时候,是萧寒替她还了债,解决了麻烦。

而她给萧寒做假老婆这四年,每个月拿着工资,但她其实并没有为萧寒做多少事。她不想再有事麻烦萧寒,毕竟,她没什么能回报的。

“萧总……”陆之瑶想了好一会儿,“我们离婚吧!”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