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太子妃离开后,腹黑太子急疯了热门小说(郁娘南廷玉)在线阅读无弹窗

网络作者玉南廷的经典佳作《太子妃离开后,腹黑太子急疯了》火爆上线,这是一本宫斗宅斗小说,目前连载中,最新章节第55章 喝下舂药?,主人公郁娘南廷玉之间的故事非常精彩,全篇内容也是看点多多,入股绝对不亏哈。这本书又名《东宫通房》。

一、作品简介

小说太子妃离开后,腹黑太子急疯了是作者玉南廷所著,主角是郁娘南廷玉。主要讲述了:沈平沙:“北上的这批流匪,虽然人数不多,但却是他们中最凶狠的一派,属于流匪三把手鬼罗刹的人。这下,咱们也算是提前给蓟州城解了围。”这批流匪本意是想阻截他们支援蓟州城的,现在不仅没阻截成功,反倒全被歼灭……

太子妃离开后,腹黑太子急疯了小说免费阅读

二、书友评论

一天两章太难受了。我过段时间再来

这本书我给满分。作者文笔太好了,看文字脑海里却像看剧一样出现了画面,太好看了。

作者逻辑清楚,文笔也成熟,完全不落俗套,好期待后续发展呀~ 就喜欢这种又甜又虐的文~

好喜欢女主角,性格好可爱。有一丝狡黠,但是人又很通透,明事理,很聪明,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会努力去争取!太子也很好玩,口是心非那种人,表面看起来很冷冽,内心还是有温柔之处!现在他对自己对郁娘子的感情还不清楚,哈哈!想看太子追妻火葬场!大笑

三、作品赏析

沈平沙:“北上的这批流匪,虽然人数不多,但却是他们中最凶狠的一派,属于流匪三把手鬼罗刹的人。这下,咱们也算是提前给蓟州城解了围。”

这批流匪本意是想阻截他们支援蓟州城的,现在不仅没阻截成功,反倒全被歼灭。

南廷玉擦拭长剑上的血,手帕浸湿依然也没有擦干净,他索性脱了外袍擦剑:“铁骑兵损失怎么样?”

沈平沙叹口气:“我方共计伤亡一百零三人。”

这场仗虽然打得漂亮,但伤亡也不可避免。

南廷玉环顾一眼四处,月色将周遭照得通明,受伤的士兵聚在一起等着救治,其他人则在清理战场,处置尸体。

南廷玉:“传令下去,十分钟后启程前往蓟州城。”

沈平沙:“殿下,不稍作休息吗?”

“不必。”

对方以为铁骑兵受创,可能无法及时支援蓟州城,那他们就来个迅雷之势,打得对方措手不及。

行军令传下去后,军医苑安排一个学徒留下来照顾无法动身的伤兵,其他人开始准备出发事宜。

郁娘原先救下来的两个铁骑兵皆受伤严重,其中胸口中箭的那位,鼻尖气息寥寥,苏子看过他的伤势后,摇了摇头让人准备后事。

他年纪不大,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左右,黑漆漆的眼睛望着夜空,唇瓣在喃喃翕动。

郁娘红着眼伏到他跟前,仔细听他说话。

他抬起手臂,五根手指间黏连的血渍已经干涸,手指因为疼痛在细微颤动,动作缓慢而又艰难,从兜里掏出一只柳木桃花簪。

他将簪子递到郁娘眼前,声音含糊不清:“上次在镇子上……他们买首饰送给老家的未婚妻……咳咳……我怕丢脸,假装自己老家也有未婚妻,买了个簪子。可惜我无人……可送,你能收下它吗?”

他回不去了,往后也不会再有未婚妻。

郁娘伸手接过他手中的桃花簪,视线早已模糊一片,眼泪一滴滴无声落下,唇里的“好”字方才说完,就见他嘴角笑着牵动了下,手臂无力垂落下去。

在他身下,血水浸湿了大片草堆。

冷白的月色充当敛衾,覆盖在他的身上,送他走完人世间的最后一程。

郁娘攥紧手中的簪子,哽咽站起身,耳边催促动身的号角声越来越急促,她失神跟在大部队后面,路过巨石坑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断了左臂的崇大。

她停下了脚步。

崇大一字不发跪在地上,在他面前,是被巨石死死压在地上无法动弹的崇二。

崇二尚有一口气,望着天上的月亮慢慢道:“哥,我们离开家的那天,月亮也是这么圆。”

“帮我跟娘说一声,我想她做的猪肉饺子了。”

“哥,我要葬在后山的槐树下……”

崇大摸着崇二的脸,打断他的话:“别说了,省着点力气,马上……马上石头就被搬开,能救你出来的。”

崇二眼皮艰难动着,呼吸在慢慢消散,脸上却始终挂着笑。

“哥,我是不是很勇敢?我没有丢你的面子吧。”

“没有,你从来没有丢过我的面子。”

巨石来袭时是崇二一把推开崇大,崇大才捡会条命。震耳的轰隆声过后,入目都是刺眼的鲜血和残肢断臂。崇大是在巨石坑下,找到一半身子被砸住的崇二。

明明离家时,娘叮嘱过他,让他这个做哥哥的好好照顾弟弟,结果却是弟弟为了救他惨死。

“你很勇敢。”

崇二握住崇大的手,喃喃重复着崇大的话:“嗯,我很勇敢。”

他才不是他们口里的胆小鬼。

……

峡谷两方堵路的巨石全被清除掉,铁骑兵整装待发。

按照军令,受伤的士兵本该留在原地休息,但他们却在简单包扎后又撑着一口气,选择跟随大部队离开。

蓟州城近在眼前,谁也不愿意放弃。

对于他们来说,行军打仗,保家卫国是刻在骨子里的信念。

便是死,也不能丢掉这份信念。

郁娘本以为崇大会留下陪崇二,没想到他也选择跟随着大部队离开。

他站在人群里,明明四周皆是人,却瞧着行单影只,身上只剩清辉和悲伤。

他应是带着崇二的意志,继续前行。

三三两两的伤员相互搀扶打气,忍着痛跟上大部队,努力不拖累大家。

夜路不好走,铁骑兵脚下速度却不变,他们路上靠着烈酒提神,一个酒壶能传给几十个人,一人一口,哧溜声时不时在密匝的脚步声中响起。

不知道是谁带头唱起军歌,此起彼伏的歌声响彻月夜,万丈豪情击退身上疲惫和低靡。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

从《诗经》唱到《九歌》,从月明唱到晨晖,山脉间回荡着无尽歌声,仿佛先前的厮杀不曾存在过。

话本上曾经描写过的那些救世英雄,此刻在清朗的月辉中都有了鲜活的形象,郁娘看着他们的模样,心中酸涩难受,又无比钦佩。

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鲜活的,坚定的,勇敢的,他们拧成一股力道,朝着同一个方向使劲。

这个方向便是浮世安宁。

哪怕需要他们的血肉筑成堡垒,也九死不悔。

只是这世道动乱,流匪猖狂,何时是个尽头啊。

穿过须薄山脉后,路途没有那么颠,郁娘坐上轿子。

大抵是累了,胸中的沉闷和悲伤慢慢沉寂下去,疲困涌上来,思绪在军歌声中陷入到似梦非梦的状态中,脑海忽然闪过流匪被一剑封喉的场景。

紧接着,南廷玉的面庞一点点在月色中显露出来。

周正的脸,乌黑的眉,深邃的眼……

郁娘思绪骤然清晰,掀开轿帘,视线跃过乌压压的人头,停在远处的黑色马车上。

那是南廷玉所在的地方。

他的眼睛恢复了?

应是恢复了,不然怎么能如此轻松领兵杀敌?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的。

想到这,她脸色有些不自在,放下帘子。

“太子有令,军队就地休息用餐!”

马车停了下来。

四周很快响起嚼干粮的声音,时不时夹杂着铁骑兵们对先前打斗的复盘,其间不免有称赞南廷玉的话。

“太子真是用兵如神,不是他的话,我们这一战恐怕要打得无比艰险。”

“你们有看到太子杀敌的场景吗?那些匪徒根本近不了身就被太子一剑毙命,哈哈哈……”

郁娘抬头环视一圈铁骑兵,他们脸上皆露出由衷的夸赞,在他们眼里,南廷玉宛若天神一般存在,运筹帷幄、杀伐果断。

哪怕是被这个天神所利用,也不觉得恼怒。

南廷玉在危机时刻救了她,她心里很感激,可转眼想到,她置身危险也是南廷玉的一环计谋,顿时又觉得难受。

这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计谋,瞒得很严实,她随身伺候都没有听到只言片语,想来应该只有沈平沙知道,所以军营前方的士兵和她都成为诱饵。

兴许是为了让流匪相信,军医苑的几个学徒也都在其中。

只有裴元清被独独叫到后方去,可见,裴元清在南廷玉心目中,是绝不能被牺牲的人,同他们这些人不一样。

郁娘低头捏着手里发硬的馍馍,心头酸酸涩涩的,安慰自己,不要计较那么多,要像这些铁骑兵学习,多一点舍身奉献的精神。

况且她这条命也不值钱。

这般自暴自弃想着事,耳畔忽然传来张奕急匆匆的声音。

“郁娘子,你怎么在这里?太子殿下正在找你呢。”

小说《太子妃离开后,腹黑太子急疯了》试读结束!

微信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