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姜木小说地藏神机完整版阅读

悬疑小说有很多,我最喜欢这本地藏神机,作者是侯牧之,主角是姜木,讲述了:简介:【盗墓】+【鉴宝】我们姜家祖上是修皇陵的匠人,世世代代传承下来一套机关术。名为地藏神机。十六年前,我爷爷召集了五十多名盗墓高手前往罗布卓尔寻找太阴神鸟,结果只回来了三个人,爷爷也因此得了疯症…十六年后,贾老板交给我一卷诡异的录音带,并告诉我当年回来的其实是四个人……

姜木小说地藏神机完整版阅读

第002章 诡异的录音带

“砰!”

手中的茶杯掉到了地上。

心中泛起了阵阵惊恐,我死死盯着眼前这个近乎垂死的老人。

贾老板缓缓开口:“我要你去一趟罗布卓尔,找到太阴神鸟,至少也要将其眼泪拿到!只有那样,才能治好我的肺癌!”

“怎么可能!那地方我去不了!连我爷爷都无功而返,我有什么能耐去?”

我的情绪有些失控,冲着贾老板大吼。

之所以这样,多少还是和爷爷的死与太阴神鸟有关。

贾老板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别激动:“是,你爷爷也没能找到传说中的太阴神鸟,盗墓行当也折损了大量高手,可事情过去那么久了,难道就没有一点变化?近年来,我也一直在搜寻太阴神鸟的信息,现在我可以确定,太阴神鸟只会在一个特定的时间出现,除此之外,它不可能出现。”

“什么时候?!”

我几乎脱口问出。

有关于太阴神鸟,我知道的也不少,至今为止依旧是一块烫手无比的山芋!

可问完之后,我就后悔了。

那不是明摆着说自己同意了这个任务吗?

“哈哈,我就知道,你不会拒绝的。”

贾老板原本浑浊的眼眸子瞬间绽放出亮光,转而他一把捉着我的手腕:“农历七月十四,也就是十天后!”

“等等,我没同意!”

我连忙拒绝,这活儿就是有钱拿也没命花。

“你难道就不想弄明白,你爷爷为何如此痴迷于太阴神鸟?你难道就不想弄明白,他回来之后为什么会变疯了?看起来你对自己爷爷的事情不在意的模样,但是你心中有多在意,只有你自己清楚。”

贾老板的字字句句都让我无法拒绝。

我沉默不语。

的确如同他所说,爷爷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从小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而父亲也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参加了一个考古项目,从此了无音讯。

而他去的地方,同样是罗布卓尔!

虽然我生活看起来是如此的平淡,但总有一天,我会亲自去一趟罗布卓尔,解决心头的疑惑!

贾老板见我没有说话,他也放开了我的肩膀,慢慢坐回去。

这间装饰豪华的客厅,再次安静下来。

贾老板在等,而我则是迟疑不定。

大概几分钟之后,我才缓缓开口:“看来贾老板对我了解不少啊?”

这头老狐狸的眼神闪过了一丝狡猾:“你也可以这么说,总之我们是一路人。”

我深吸一口气。

“其实,当年一共回来了四个人,只是有一个人太过于神秘,才不被世人所知。”

贾老板无疑又给我抛下了一枚重弹。

“是谁?他又在哪?”

我强忍着心中刨根问底的冲动,面色平静地问道。

“六姑娘,向来独来独往惯了,这次我还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请动他。”

老狐狸的脸旁带着一缕讥笑。

我眉头又皱起来:“六姑娘?女的?”

“呵呵,到时候见了面,瞅准再说话。”

贾老板缓缓站起来,从保险柜里面拿出了一份包裹得很严密的文档。

“这是地图,你拿回家看看,准备准备,后天就可以出发了。”

贾老板直接递给我。

我没有说话,而是接过了那份文件,算是默认了回去罗布卓尔。

见到我接过地图,贾老板会心一笑,然后拿出了一张银行卡:“这里面是一百万,你可以买点需要的东西,大部分装备我已经吩咐人准备了,后天出发,有什么再联系我。”

我点点头,拿着文档走出了别墅,管家张老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车停在了正门口。

当回到家之时,已经是深夜了。

我呆呆看着手中的文档袋,感觉到里面还有别的东西。

这就是命吗?

父亲消失在罗布卓尔,爷爷回来后也变疯了,似乎三代人都逃不出命运的掌控。

袋子里面有一卷老式的录音带,我皱了皱眉头,没急着去研究,而是准备先熟悉熟悉地图。

当年爷爷一直说不想让我步他的后尘,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

可从我同意贾老板那时起,这生活就没办法正常了。

熟悉完地图之后,我从阁楼上面找出了一台老式录音机。

那卷录音带,让我听到了这辈子都将刻在脑子里的东西。

尽管我从小就接触了很多禁忌,可这段录音直到现在,都会让我梦中惊醒,大汗淋漓。

起先是一个女人的笑声,笑声低沉且诡异,又好像一个幽怨女子的哭泣,听着我浑身泛起一层鸡皮疙瘩,就像是利器划过黑板的声响。

滋儿滋儿!……滋儿滋儿!

嘶~

现在已经是深夜两点多,我不怕是不可能的。

但没办法,就跟常人看恐怖片一样,害怕,但又想看下去!

紧接着,从一个女人幽怨的笑声变成了两个、三个、四个,最终越来越多,声音混乱而且嘈杂。

这时候我额头已然滑落了道道汗珠,赶忙摁停录音机,点上一根烟缓缓。

呼——

燃灭了半根烟,我才继续播放,这次刚刚过了几秒,声音陡然变化,从笑声再变成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绝望的情绪充斥整个房间。

手背上的青筋暴涨,拿着烟不知所措。

整个过程持续将近一分钟,撕心裂肺的吼声嘎然而止,一切归于平静,剩下的只有呼呼风声。

风声持续十多分钟,整片录音带才放完。

听完录音,后背湿透……

这卷录音带,肯定是记录了罗布卓尔里面的内容,而且是我爷爷组织那一次,上面已经写了。

然而,奇怪的是,当年去罗布卓尔的基本都是大男人,为什么我刚刚听到这卷录音带里面,全部是女人的声音呢?

如果是遭遇险情,应该是男性的嘶吼才对。

贾老板那头老狐狸交给我又是什么意思呢?

现在还没出发,就已经迷雾重重。

打了一个电话给贾老板,他说现在还不方便告诉我,然后找了一个理由挂断了电话。

我冷笑一声,害怕我知道后会反悔?

最后我又翻看了一些关于太阴神鸟的资料,究竟是什么情况,只有去一探究竟。

如果太阴神鸟过于危险,我可以考虑不进入,但罗布卓尔我还是得去一趟。

想了半天,我决定打电话给一个人。

老猫,我的发小。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