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医后重生:让宠我的男人做皇帝卫乐刘霄小说在线阅读

医后重生:让宠我的男人做皇帝,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作者是钟爱自由,主角是卫乐刘霄,主要内容:简介:【重生+神医+复仇+法器+甜宠】害我者,我视之为仇人。宠我者,我尊之为君王。前世,卫乐身为卫相府嫡女、前皇后,被表妹告发,新皇以谋反罪灭了卫家满门,卫乐在冷宫自焚而死。今生,卫乐带着法器重生,不只医术高明,还有练丹制毒的本事,偶尔还能制作件神器来同小神大仙做交易。卫乐要用同样的方法,对前世害卫相府满门的人以牙还牙,报仇血恨。湘王深情告白:阿乐嫁给本王,宠你一生。上天入地宠你,吃苦品甜宠你,眼中宠你,心中宠你,无一不宠你。卫乐暗暗寻思:那得让宠我的男人做皇上,才能将自己宠到至高无上!

医后重生:让宠我的男人做皇帝卫乐刘霄小说在线阅读

第2章 又见表妹

“小姐,你的手又痛了?”一位绿衣婢女端着一个小汤碗,从外匆匆走了进来。

“咦,这屋里怎么有桂花的香味?四月的天哪来的桂花?”婢女不停地深吸着气,闻着空气里阵阵桂花的香味,嘴里疑惑说着。

卫乐看着绿姑大惊:在深宫里,绿姑为了保护她早就身死。

卫乐看着绿姑端的汤药暗想,这应该在是自己十三岁手摔伤的那次。

卫乐十岁的胞妹卫宁,为夺卫乐手上拿着的一支玉钗,她趁着卫乐不注意的时候,一把将卫乐推倒在地。玉钗被卫宁夺走,卫乐的手也摔伤了,养了快一个月才好。从那之后,两姐妹的关系陷入了僵局,直到卫宁死,两姐妹也没和解。

卫宁,是被人用绳子活活绞死的。想到这,卫乐的心一阵绞痛。

绿姑奔到床前,放下药碗,小心地查看着小姐受伤的手。

当绿姑看着小姐受伤的左手上套着一只黑黑的手环时呆住了:“小姐,这手环是从何得来?”

卫乐一直没敢开口说话,她将目光移到自己的左手上也惊呆了。

什么时候自己手腕上被套上了一只手环?

这是谁干的?

绿姑想取下小姐手上的手环,卫乐痛得叫出了声:“哎哟,痛呀。”

红姑从外走了进来,她出言训斥:“绿姑你疯了,小姐的手受伤了,你还去拉扯她的手。”接着又惊讶地问,“绿姑你熏香了?一屋子的桂花香味。”

“小姐她……”

卫乐冲绿姑眨了眨,不让她说话。卫乐将自己的手缩回了被子下藏了起来。

红姑在入宫之前就背叛了她,入宫后,红姑同季氏勾结害了她,换来了良人之位。

卫乐不知是自己做了一场可怕的噩梦,还是自己幸运地又重生了,她决定试验一下真假。

梦里的事,不真实,会有偏差。

重生,过去经历过的事,一定会重新来一次。

卫乐在脑子里想着,她十三岁时手摔伤后发生的事。接下来,应该是便宜表妹季霞前来献殷勤,取得了自己的信任。

“表小姐来了。”在屋外守院子的黄姑通报。

卫乐一听季霞前来,蹙眉不快。想到季氏对卫府和她做的种种恶事,卫乐满腹生恨……

“小姐,表小姐来了。”红姑重复说了一声。

“嗯。”

红姑迎了出去:“表小姐请进。”

红姑语气热情:“表小姐见谅,我家大小姐的手疼,没及时请您进屋。”

“哼。”卫乐冷哼了一声。

绿姑看了自己小姐一眼,小姐一向最信任的便是红姑,可今天好像小姐变得有些不同,对红姑有些不喜。

一位穿着白色衣裙,仙姿绰绰的女孩子跟在红姑身后,步伐轻飘地走进了屋子。这就是季霞,一位外表打扮得像小仙女的毒妇。

卫乐冷眼看着季霞,披着齐腰的长发,头顶系一条长长白色的丝带,一身白色的宽大衣裳,走路轻飘像仙子。可谁要在夜里见了她这一装扮和走路准被吓一跳,嚷着见了鬼。

卫乐暗想:自己眼是瞎的吧,以前居然还极为欣赏季霞的这一身打扮,也照着缝了几身这种,咋看像仙,细看像鬼的衣裙。

“乐表姐,你室子里熏的桂花香味清淡雅致,极好闻。”

季霞飘到床前,那张绝色的瓜子小脸上带着讨好的笑:“乐表姐,你手还疼吗?”

卫乐垂下眼眸没吭声。

季霞脸上带着忧愁,话里带着疼惜:“疼在你的手上,更疼在妹妹我的心上呀。唉,宁表妹也太不懂事,太自私了,为争抢首饰,将表姐推倒在地上……”

季霞说前句,卫乐就在心里为她补后句,季霞的这一番话让卫乐完全确定,自己是重生了。

‘老天让我重生,我必好好活这一世,有仇的报仇,有恩的报恩,谁也逃不掉。’卫乐暗暗在心里发誓。

前世,卫乐因为季霞在自己面前不停的挑唆,她同胞妹卫宁越来越不亲近。

兄长卫通还来劝说过她:“自己家的亲姐妹打着骨头也连着筋。”她只淡淡笑了一下,并没理会。

任谁也不会喜欢一位,处处抢自己东西和风头的亲妹妹吧。

任谁也喜欢一位,处处让着自己,讨好自己的表妹吧。

前世是这样,可这一世,不一样了。

“宁表妹一直就喜欢抢乐表姐的东西……”季霞见卫乐不说话,她继续挑唆着。

卫乐出声打断了季霞的话:“季表妹家死人了?”

“啊,没……”季霞愣住了。

“没死人,你还穿着一身孝服,是想咒你娘死?还是你弟死?”

季霞的瓜子脸一下变得通红,随后又变得苍白,她喃喃道:“失,失礼了。”

绿姑差点忍不住笑出声,她转身装着为小姐端药,才没露出自己那张笑脸。

红姑看了小姐一眼,表小姐一直喜欢穿白衣,小姐还说表小姐打扮像仙子,怎么今天小姐说出这样失礼的话来?

红姑上前一步,想出言劝说小姐守礼,卫乐用眼角扫了她一眼,红姑被震在当场。红姑感觉小姐的眼神好冷冽,像一把锋利的剑冲自己扫来。红姑赶紧低下了头,没敢开口。

卫乐问:“季表妹是说我失礼了?”

季霞忙摆手,“不不,是表妹我失礼了。”

卫乐一本正经地道:“不是做表姐的教训你,季表妹的确失礼了。你这平时就着一身白,要是你娘死了,难不成你穿一身黑或者一身红祭奠她?”

卫乐是故意这样说,季霞的亲娘实在太坏,前世教了季霞很多损人的招数,用来算计对付卫府和卫乐。

季霞脸涨得通红:“我……”

“唉,姨母改了嫁,表妹也没个父亲,可能从小也没有人教你这些规矩,以后让母亲在外请位师尊来教你礼仪。”卫乐每一句话像一把剑刺在季霞的心上。

季霞低头示弱,双手拢在衣袖里紧紧扭着,长长的指甲抓得自己的手腕伤痕斑斑:为了能得到门好婚事,我忍着,总有一天,总一天……

季霞在三岁时亲娘改嫁,将她扔在卫相府姨妈家,相府从没亏待过她,同卫家的两位嫡女一样用度。

但季霞寄人篱下,因自已是私生女极为自卑,在相府小心地讨着生活。

卫乐十三岁,前来说亲的人将卫相府的门槛踏破,皆是京城有头有脸的大府人家。而季霞无一人前来说亲。

季霞同亲娘提了自己的婚事,她那改嫁的娘骂她:“你要家世无家世,要嫁妆无嫁妆,能嫁个什么好人家?你凭着这点姿色勉强可以为人妾室。”

“不,女儿我不做妾室。”

“你只有一条路,哄好卫家的大小姐,她一定是要嫁进高门,会带滕妾,之后咱们再慢慢策划。”

“娘,怎么策划?”

“肚子争气,你就什么都有了。”

从那之后,季霞开始有算计地接近和讨好卫乐,卫乐也慢慢地亲近她。没想到她今天被卫乐公然抽了脸,她实在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出了错。

卫乐见季霞忍气吞声的样子,她在心里告诫自己:我要像季霞这样有谋能忍,才能报大仇。我卫乐的仇人可不止季霞一人,还有那位下令抄卫相府,杀卫相府满门的人。

卫乐想到这里展颜一笑:“表妹,因表姐我手疼难忍,说话有些重,你别放心上噢。”

“不会不会,表姐说这些话也是为妹妹好。”季霞松了一口气,原来乐表姐是因为手疼的原因,才发脾气教训她,不是发现了她的算计,那就好。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