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林木玄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逆:在人间完结版在线阅读

主角是林木玄的小说逆:在人间超级好看,是由冯玄机所写,主要讲述了:简介:究竟是谁呢?林木玄在车中苦苦思考之际,突然一辆车子从侧方飞驰而来,却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林木玄此时焦急的看向司机,司机却并未有所行动,任由侧方车向自己的车子撞来。 翌日,伊林市新闻联播报道据悉“昨夜凌晨林氏集团二公子林木玄在北交桥上惨遭车祸,当场死亡”。 此时林家祖宅内。“大少爷,事情都已经办妥了,至于那个司机嘛,我早上已经已经安排出国了。” 好,老金,你待会去跟依林市各方面交流交流,告诉他们我们林氏家族要亲自去接老二回家族,可千万别让他们打扰到了我的好弟弟。”放心,日后我坐上了家主的位子,定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老奴先谢过少爷了,那老奴先行告退。 此时的伊林市北交桥下,一辆被撞的已经扭曲的报废车子车门却轻轻的动了一下。

林木玄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逆:在人间完结版在线阅读

第3章 家族聚餐

将顾念慈送回家后,林木玄也回到了家中,他在想是不是他在病床边说的话都被她听到了,算了算了,不想了,睡觉睡觉。

清晨

二少爷,老爷派人来通知您本周六家族聚餐了。

好,我知道了,家族聚餐,又没什么大事,整什么聚餐。既然要聚餐,那我就整几个硬菜。

不行,最近那帮人越来越嚣张了,我得找个保镖来保护我。

嘟嘟,陌生号码,喂,哪位?

老板,是我,我在研究手机呢,现在会用手机打电话了。

是吗,挺好的啊,对了,你有空吗?

能不能陪我出去一趟。

啊,可以啊,你来接我吧。

OK,等着我。

片刻之后……

那个,咱们去哪啊?老板。

人才市场!

老板最近又缺人手了吗?

也倒不是,就是有个特殊岗位需要特殊的人来。

好吧。

依林市 人才市场

“暑假工八块钱一个小时啦!”

“电子厂招人喽!工资面议”。

“哎,老板老板,要不要招保姆啊,我有三十年保姆经验啊。”

一位中年女子在林木玄身后问道。

不了,大妈。

老板,为什么不找个保姆照顾你啊?顾念慈边走边问道。

嗯?有你不就够了吗。林木玄看着她说。

噢。

“快闪开,别汤姆挡道。”

迎面一个年轻小伙在路中间狂奔而来,眼看就要撞上顾念慈。

哎,丫头小心。林木玄边说着边把顾念慈给拉到自己身边。

等顾念慈站稳之后,林木玄一把抓住来人,不成想被那男人随意一挑就将林木玄的手给弹开,头都没回一下就跑了,后面两个拿警棍的保安紧接着追了上去。

嗯?这人有点意思。

小顾,你在这个路口等着我,我马上回来。

哦哦。

紧接着林木玄便跟了上去,追了一段路,林木玄看见两个保安已经将那个男子按在地上,边说“让你偷东西,还这么能跑,看老子捶死你。”边抡起警棍要往男人身上擂。

哎,边喊林木玄边将保安的手腕抓住。

保安回头看了一眼,说,老子抓小偷呢,管的屁事。说罢,便要继续擂他。

哎,兄弟,这位是我朋友,我想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汤姆的进我们商场半天净品尝试吃的小零食,啥也不买,最后还要把我们老板养的金龙鱼给捞出来拿走,这能有什么误会。

胡说,我看那个金龙鱼缺氧了,要嘎,我才拿它出来透透气。再说了试吃不就是让人吃的吗,就你们这个态度还想让我买东西,做梦去吧。

哎,各位兄弟,先别吵,先把我这朋友给放了,这趴在地上也不是个事啊。

行吧,你小子起来别跑啊,不然捶死你。

两位兄弟追了半天也辛苦了,这样吧,边说林木玄边掏出了5000元现金。

这钱您二位拿着,给贵老板再买条金龙鱼,剩下的就当二位的辛苦费了。

不是,兄弟,我们老板那是条假的金龙鱼,值不了这么些钱。

哎,这不是见外了吗,这辛苦费该拿还是得拿的,您二位快回商场吧,不然又少东西了。

行吧,兄弟,今日这事也是缘分,那俺们哥俩就先走了。“你小子以后注意点啊”!临走时不忘对那男人说了一句。

行了,没事了。

哎,我可没钱还你啊,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害,小事,你跟我来一趟,我请你吃个饭。

嗯?男人心想,他不会是要嘎我腰子吧。

不了不了,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诶,别啊兄弟,走吧,我不会坑你的。

咱们做一笔交易。

什么交易?

跟我来你就知道了。

那行,走吧。

虽然男人嘴上应着,但是心里还是十分的警惕。

随后,林木玄带着男人去找顾念慈,然后三人一起上了车。

天子酒店内

恩人,还没请教您的大名呢?

我叫林木玄。

那这位仙女姑娘呢?

顾念慈听见这话低头不语,小脸扑的一下就红了起来。(当然,这是林木玄教男人这么问的。)

我叫…我叫

这位是我的秘书——顾念慈 。林木玄看着娇羞半天说不出来话的顾念慈说道。

顾念慈,点了点头,不说话。

那你呢,看你身手不凡,想必是个练家子。

害,我叫王天阳。小时候在少林寺待过,因为偷吃了师父种的蟠桃,害怕就跑下山了。谈不上什么练家子。

要不是,被马路牙子绊倒了,那俩蠢货怎么可能追得上我。

欸?对了林兄弟,你刚才说交易,现在能告诉我是什么交易了吧?

哈哈哈,王兄弟,爽快人。

交易就是,你给我当保镖,24小时随身保护我的那种,我最近遇到了点麻烦,很危险。

啊这,林兄弟,不是我不愿意给你当保镖,实在是我这个半吊子水平不够,恐怕保护不了你啊。

没事,兄弟,我看中的是咱们之间的缘分,比我强就行,你要是愿意,今晚就去我家,至于工资吗,这样吧,也不按月给你发,你缺钱就问财务要,可以吧?

林哥在上,受我一拜。但是我还是担心我万一保护不了你怎么办。

没事,慢慢来嘛。对了,我和顾小姐在一起的情况下,要优先保护这位顾小姐。

王天阳看了顾念慈一眼。

顾念慈也愣了一下,又想起前天所发生的事,也理解了起来。

行了,天阳,饭也吃好了,事也谈妥了,先去我家吧。

欸,走着。

走吧,顾小姐。

顾念慈应了一声,心想着,这个林木玄怎么这么奇怪啊,一会叫小顾,一会叫丫头,一会又叫我顾小姐的。这时候她又回想起了林木玄在病床边对自己的“真情流露”。

算了算了,不想了,妈妈说不能相信这些个富家子弟。

晚上 林家

天阳,明天你就开始去地下室训练,我给你请了个上好的武术大家——马保国。

什么,林哥,浑元形意太极拳掌门人马保国。那可是武学泰斗啊。他你都能请来?

哎呀,我跟他儿子马小国是幼儿园同学,这算什么,你这几天好好跟马师傅学习,然后周六的家族聚餐就是你大展身手的时候了。

好嘞,林哥。

那个,小顾啊,时间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老板。

嗯?怎么了。

啊…没事没事,那我就先回去了。

嗯。

第二天,林顾二人正常去公司上班。

???

你不是说那些毒气能把他毒死吗。

我我我明明放了大剂量的氯气,而且是在门口放的,药性不可能失效啊?

废物,这点小事都干不好,白养你了 。

你这可怎么让我向大公子交代啊。

什么!又没搞死,接连两次大行动都失败了,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是我在搞他了。

大公子,您别着急,距离林家家族聚餐还有三天呢,还有机会,而且,他也没找贴身保镖护着他。还是可以计划一下的。

行吧,这次再弄不好,我就弄你。

放心,大少爷,那事成之后,这依林市林氏集团项目部总经理。

你只要能搞定他,都是你的。

哎,好嘞,大公子,您先忙,我马上计划。

啪,挂掉电话之后,李海平说道,还是他们富贵人家会玩啊,亲哥哥找人谋杀亲弟弟,你说那家产对半分不好吗。

颜乐说道:“李哥,你有所不知啊,我听说,这林家三兄妹,三人都是同父异母,打小三人就不对付,而且这个林木玄从小就展现出来过人的才智。林木锋一直在对他使坏,天天想办法整他,但大都没有成功。至于那个最小的林木雅看不惯他大哥成天的勾心斗角,早早地去了国外念书,听说家族聚餐她也得回来”。

哦,李海平苦笑了一声,有钱人家真会玩啊。

行了,开始行动吧,这次小心点,说不定林木玄已经开始提防咱们了。

林木玄办公室内

老板,这个文件怎么回事,档案袋都破损了。

拿过来我看看,这是当年你们“家”上面那条“桥改路”的计划方案,当年我刚上任,原来这个公司的副总李海平便想借此方案为难我,我看都没看,直接给否决了,投了点钱,让政府再重新规划道路,那是我处理的第一个文件,所以一直在压箱底了。

哦,这样啊,谢谢你啊,老板。(顾念慈心想,原来三年前是他保住了他们的“家”)

哎呀,这不是幸亏没拆吗,不然,我前些日子不就直接嘎了吗。

顾念慈噗嗤一笑,说道:“可能,这就是命吧!”

你笑起来真好看。林木玄痴痴的望着顾念慈说道。

顾念慈又低下头,脸红了起来。

下班后

小顾,到点了,咱们走吧。

嗯,好的。

诶?老板,咱们这次走楼梯吧,工作了几天,天天坐电梯我都不是很舒服。

好啊,走吧,注意点,我在前边吧。

楼梯下到六层,忽然嘭的一声爆炸声响起,仿佛整栋大楼都震动了一下。

林木玄拉起顾念慈的手快速的下楼,刚到二楼,就听见哭丧的声音。

“林总哎,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走了啊,这电梯怎么就偏在十四层断了呢,林总啊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一定很疼吧。”

林木玄听不下去了,咳嗽了两声,走了过去,看了眼地上的人,地上那人正是李海平,我怎么不知道我死了?

林…林总,你怎么……。

怎么没坐电梯是吧?

不是不是,幸好林总没坐电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那林总没坐电梯,电梯里面是谁呢?

不一会儿,救援队便赶来了。

救援队撬开了已经变形的电梯门,一股血腥味飘了出来。

林木玄赶忙拿手捂住顾念慈的眼睛。

“李海平,你处理一下这边事情,明天让人写份报告给我。”

“好的,林总”,李海平哆哆嗦嗦的答道。

李海平绝望地看着电梯里的断肢残骸,看那衣着,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秘书颜乐。

林木玄拉着顾念慈上车后,快速的问道,你没事吧?

顾念慈说没事,为什么这么多人要害你,还下这么狠的手,边说边有眼泪落了下来。

别哭啊,丫头,我估计应该是我那好大哥买通了李海平。

等家族聚餐我一定要跟他决个胜负,他越怕我威胁他的家主之位,我就越要跟他争一下,本来我对这不感兴趣,他一直把我当成假想敌,看着吧。

你…刚刚叫我什么?

啊,小顾小顾。

还有你们不是亲兄弟吗,他为什么要那么对你?

亲兄弟?同父异母的搭子罢了,况且我的妈妈还是被我的好大娘害死的。

啊?这么恶毒。

算了,不说这么多了,先送你回家吧,你先别来上班了,等我处理完这些事安全了,你再来吧。

嗯,好吧。

……

大公子,他不知道今天抽哪门子疯,走的楼梯下班。

所以,还是没成功是吧?

大公子你听我解释,大公子 。

颜乐啊,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没想到我把你害死了,这下还得罪了大公子,我来陪你了。

说完,便从林氏集团办公楼上跳了下去。

第二天 早报

据相关部门报道,依林市林氏集团,继电梯坠亡事件后,又有其项目部副经理坠楼身亡,疑似畏罪自杀……

好啊,好,好大哥,好手段,你就等着吧。

“把一个人的温暖,转移到另一个的胸膛,让上次犯的错反省出梦想……”林木玄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看见来电显示“林木雅”,便接了起来,“喂,小雅”。

“喂,二哥,我今天晚上的航班,明早八点机场接我,我这有点吵,先挂了。”

哎,小雅。不等林木玄说完,林木雅便挂断了电话。

唉,这孩子。

“嗨,林哥,看我这几天练的怎么样”。

说着王天阳便当着林木玄的面打了一套松活弹抖五连鞭。

好,够霸气,有没有实战过啊?

还没呢林哥,下次一定。

行了,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好嘞,林哥,拜拜。

次日 早 AM8:00

“嗨,二哥,我在这那。”

林木玄转身看向身后,只见林木雅挽着一个F国男人的胳膊向他走来。

这位是?

我男朋友——Gwen

哦?

Hello, Gwen, I’m Xiaoya’s brother, Lin MuXuan

额,我…会..一点点的…中文。

哦。

嗯。

走吧,二哥,先回老爹那去吧。

小雅啊,我在依林市还有些事没处理,得到周六再去老头子那了。

啊,这样啊,那好吧,我先和Gwen去老爹那了。

哎,二哥,咋还不给我找个二嫂玩玩,那个凶大嫂,每次都指点我这指点我那,讨厌死了。

快了快了,你和Gwen先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林木玄将林木雅送走后便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