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波风水门在哪看,火影:波风水门完整版阅读

穿越小说火影:波风水门主角是波风水门,作者是刀光贱影,最近非常火热。主要讲述了:简介:【无系统】来到火影世界,还成了波风水门。翻看一本查克拉手册。查克拉,啥是查克拉?完了,这个世界要凉了。

小说波风水门在哪看,火影:波风水门完整版阅读

第3章 入学2

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

一抹黄色的身影迎着润生万物的四月雨雾,飞奔在木叶的街道上。

“完了完了!开学第一天就迟到,我对不起波风水门的优秀人设。”

只能怪波风水门的天赋太好,三身术一学就会,让他这几天玩嗨了。

要不是迷迷糊糊的起来放水,然后看到窗外有一对父母正在揍自家逃课的熊孩子,他都忘了自己还是个学生。

不得不说,这波风水门的天赋是真的好。

虽然没有血统,自身的上限止步于六道之下,但他下限高呀!

这几天除了三身术,什么爬树踩水都让他玩了个遍,基本没感到有什么太大的难度。

就一个字,贼得劲!

……

忍者学校每年4月、7月、10月招生,对应的就是每年3、6、9月都有学生毕业。

一次招生一般只招1到2个班,每个班27人加3个补录名额。

而村子一共就那么点大,连招满一个班都困难,有不少都是来自周边村庄或是火之国的其他城市。

忍者学校今年的四月招生只招一个班,三代火影猿飞日斩,正在为学生们宣读他的开学演讲。

“……在火之意志的照耀下,木叶将会生生不息!”

啪啪啪……

热烈的掌声应声响起,新生们个个激动的拍红了小手。

这可是村子的影,一村之长,村里最强的男人。

现在竟然亲自为他们做开学演讲,一定是因为他们这一届最有天赋,才会受到三代火影大人如此的重视。

新生们越想越激动,一张张小脸都涨的通红。

不等班主任带领他们去教室,哗啦啦就跟随着猿飞日斩冲出会场。

“谢谢三代大人!”

“三代大人再见!”

“嗳!都要好好上课,你们都是木叶村的未来。”

猿飞日斩欣慰的看着学生们的背影远去,直至那些身影消失在厕所门口。

一个演讲2个多小时,可不得把孩子们急坏了。

忍者第一课,当真不是浪得‘嘘’名。

“三代大人,签到名单上只有26人,少了一个学生的签名。”手拿名册的班主任追了上来。

猿飞日斩摆摆手:“是波风水门,你帮他登记一下就可以,应该过一会儿就能到。”

“是个很有天赋的孩子。”

作为一个时刻关注村子民生的村长,他自然知道波风水门为什么没来。

吩咐完,就背着手离开。

黑丝和白丝、JK和护士,那小子这两天也不走艺术风了,老用变身术变书翻页、变石头撞墙、变鸟跳楼,简直是不务正业。

要不,今晚让琵琶湖试试?太郎也挺寂寞的,是时候给他添个弟弟了。

名字他都想好了,就叫猿飞阿斯玛。

“是!三代大人,我一定会尽我所能。”猿飞日斩这看似随意的口吻和动作,却让班主任新之助悟了。

一向公正不徇私的三代大人,竟然亲自让他安排学生。

波风水门,这个学生不简单,这条划上重点。

自己这个好不容易补录成功的平民中忍,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好好表现,好在学校站稳脚跟。

……

等水门赶到学校时,只剩下已经拆除的新生欢迎现场。

“这个……波风哦米哆,宇智波水门?”

这迟到的即视感让他想起宇智波带土,可惜他没有那个总是照顾着他的原野琳。

这可咋办?

“都不留个指示牌,这让我怎么找自己班级的教室嘛?”

无奈之下只能跑向教学楼,看看能不能找个老师问问。

……

“忍具,你们以为它是什么?”

“手里剑?苦无?还是刀剑?不不不~”

“忍者之间的战斗,石头、树叶、头发、牙齿,哪怕是口水、鼻涕、脂肪都会是要你命的忍具……”

台上的任课老师抑扬顿挫的讲着课,台下的学生们正襟危坐的听着课,一派师生祥和的景象。

但总有那么些心思活跃的大聪明,向往着铁窗外的生活。

绳树10岁,初代火影之孙,千手一族和漩涡一族的后裔。

真正的要背景有背景,要血统有血统,

学习?他需要吗?

当然需要。

可他听懂了吗?

当然没有。

既然听不懂,那待在教室不就等同于在浪费生命。

人的生命有限,而有限的生命,应该用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

绳树思路清晰、身体力行,伸手打开紧闭的窗户透透气。

见老师没关注自己,微微松了口气。

窗都开了,前路可期。

悄咪咪暗中观察,老师教的认真、同学学的努力,自己的自由近在咫尺。

结印,查克拉运转。

瞬身术发动。

“?”

我怎么还在教室。

扭头看去,只见同桌宇智波美琴小脸认真的看着他,一只手正死死拽着自己的衣服。

“喂,你干嘛?”他压低声音小声质问。

宇智波美琴嘟着嘴:“不准逃课。”

这娘们管的真宽。

“要你管,快放开我的衣服。”绳树努力扯着自己的衣服,可对方也不是吃素的。

“我是班长,当然要管,你敢跑我就告诉老师。”

可恶!

绳树眼珠一转:“你再不放,我就把你和宇智波少族长亲亲的事情,印成小广告贴满木叶村所有的电线杆。”

宇智波美琴小脸瞬间通红:“我~我才没有亲亲,富岳哥只是~只是在帮我擦汗~”

嘴上虽然还在努力犟一下,但手还是老实的松开了。

嘿嘿!木叶村就没我绳树不知道的秘密,这可是身为木叶未来火影的觉悟。

一个瞬身跃出窗户,从此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站在教室外,45度仰望着这雨雾朦胧的天空,心中莫名的多出一丝惆怅。

此时此景,要不是文化水平的限制,他真想吟诗一首。

“天点纷林际,虚檐写梦中。这雨中美景,当真是如梦如幻。”

好湿!妙啊!自己的耳朵长大了,已经学会自己吟诗了。

绳树老怀甚慰的点点头,天才的寂寞只有天才知道,生而知之的痛苦只有自己懂。

“前辈你好,能不能麻烦一下?我想问个路。”

“???”

……

水门从一间又一间教室的窗外走过,寻找着消失的老师和同学,但一无所获。

直到他跑累了停下脚步,享受片刻的细雨凉风。

忽然,一个男生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这个男生比自己高一个头多一些,可能是脖子落枕,他总是仰着头,表情时而高兴、时而忧郁、时而欣慰,疑似表情系统出了故障。

虽然这人好像有点毛病,但自己又实在是太担心走丢了的老师和同学们的安危,只能硬着头皮上去问路。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