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夏禾沈倬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以禾为贵无弹窗阅读

热门小说以禾为贵,主角是夏禾沈倬,是由画梁木所写,内容非常精彩,讲述了:简介:夏禾是一个文静内向的宅门贵女,性子孤僻幽闭,因为上了一个学堂,从原本不谙世事的小丫头,挂着贵女头衔任人嘲讽的怂包,变成能文能武的京城人人称赞的贵女。夏禾前小半辈子十分窝囊,母亲在一段小心经营的婚事颤颤巍巍,不惜和娘家闹僵,从小受着忍一步风平浪静的观念,身份尊贵的夏禾活的憋屈十足,一个人的出现让她的生活变了模样七岁时的初见,他说要用二百两白银许她一生的自由洒脱十七岁再见,他用二百两白银保住了她一世的荣辱性命二十七岁,他用二百两白银应下了生生世世的相守承诺海誓山盟过的沈大人曾经觉得许下承诺和兑现承诺是他眼下最重要的事,可当他碰见了几个邪门的情敌,个个都是白切黑外表小奶狗,内心小狼狗的竹马护卫温柔俊美的同僚,实际是个惯于见缝插针的灯泡就连在王位争夺战中的嘴欠异族往都比自己主动沈大人表示\

夏禾沈倬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以禾为贵无弹窗阅读

第六章 意外

合宴楼是京城达官显贵都甘愿掏银子去用餐,请客的天下第一楼,并不是因为合宴楼的历史多悠久,也不是因为厨子做出来的菜品有多好吃,只是因为这里菜品独特,而且都是名贵食材,一顿饭钱就几十两白银,合宴楼每日都会营业到深夜,即使这样,还会引的许多人光临,话大把的银子去吃几道菜,京城的人都说吃到合宴楼的饭菜才不枉来一回京城

夏禾是第一次来这么阔绰的店里,听沈景介绍完,她连这大堂挂着的走马灯都感觉是金子堆砌起来

门口高挑着一面“合宴”的大旗,朱红色的华表上还有一副对联,上面写着“世间无比酒,天下有名楼”,这酒楼的楼层倒是她见过最高的了,四层重楼,各层都有独立的房间酒楼门设红杈子和红栀子灯,为了标明印记,也在门口高挂着一个草帚儿,用来招揽顾客。

夏禾第一次来这,也忍不住感叹

“真是气派”

“不气派怎么对得起天下第一楼的名字,美食,美酒都是你没吃过的,想吃什么,我请你呀”

夏禾知道这的饭菜都很贵,别人请的自然欠着人情,沈家这高门大户的人情,她可不想欠

“多谢沈二公子,不用的”

沈景也知道她脸皮薄,只带着她去了二楼,二楼都是雅致的隔间,环境清雅,别具一格

沈景推开一扇门,迎面一股清凉的气息瞬间冲散了她身上的热气,浑身都有种冰冰凉凉的感觉

“禾儿?”

“长姐”

夏禾微愣,看着满屋子里的人,感觉那股子热气又回来了,直接涌向头顶,她感觉脑袋都在冒热气

“怎么这么多人,三妹也在”

夏敏敏一袭白衣,如花的容貌,肤色白皙,眉目如画,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清丽可人的样貌又仙又美,夏禾低头看着自己青色的长裙有些肥大,额角的碎发都被汗水打湿,发髻还被刚才挤的已经歪了,整个人显的有些狼狈,她恨不得找个地缝自己钻进去

王若涵见到自家女儿,赶紧把她拉到身边,替她擦汗,夏禾只得眼观鼻鼻观心的认人

“父亲母亲,三妹还有”

夏禾目光对上角落里的沈倬,他一袭白衣穿在身上,很好的勾勒出宽肩窄腰的身材,长腿搭在桌下,虽然有些伸不开,但还是端正的坐着,低下的眉眼柔和严肃,眸子中透着点点光亮,鼻梁投下一片阴影,把立体的五官衬的更加俊秀,唇形也十分好看,整个人就是有种不真实的美感

夏禾低下头,弱弱的喊了声师父

夏城依旧端坐着,长长的袖子被他整理的一丝不苟“怎么来了?”

“回父亲,我们来这里订些饭菜”

“府里没有厨子还是下人不够你使唤,非要往这跑”

夏禾是觉得父亲认为她出了洋相,况且只叫夏敏敏来这,又同时叫了沈家这兄弟,应当不是谈什么政事,大致谈什么,她也猜出八九不离十了,夏禾心里虽不是滋味,但也不好多说,只是低着头抿唇不语

“行了,沈家公子还在这就别多言了”

夏城面上虽不情愿,但还是发话

“找个位置坐吧”

夏禾点点头,坐到了王若涵身边的角落,怕她不自在,王若涵把碗筷放到她面前,让她想吃什么自己夹,夏禾沉着眸子,还是没有动筷,一言不发当个透明人

“沈大人,我方才说的事,你可考虑了?”

沈倬抬眸,目光扫过坐在自己面前的夏敏敏,落在夏禾身上,薄唇轻启

“拜师礼已成,我的学生自然只有夏禾一人,人是我选的,临时更改,怕是不妥”

夏禾心底忽然坠了千斤,一下子沉了下去,她双手攥着裙摆,不动声色的咬着唇瓣,她是嫡出呀,她的母亲是陛下亲封的诰命,父亲怎么能如此偏心夏敏敏

夏城没想到沈倬会当着夏禾的面把这话说出来,场面也是有些尴尬,沈景是知道兄长性子直,但也不好就这么冷场

“那个,夏大人,我兄长只收一人,三姑娘天资卓越,在褚琉门下也是一样的”

“父亲”夏敏敏也觉得这行为着实不妥,起身开口道“父亲,既然拜师礼已成,又何必如此行事,这于沈大人和褚琉司业都不妥,父亲还是收回成命”

夏城本想给夏敏敏争一把,毕竟做沈倬的弟子是难得的机会,可夏敏敏却不领情,他也只好作罢

夏城站起身冲沈倬行了一礼“劳烦沈大人,先告退”

王若涵拍了拍夏禾,示意她跟上,夏禾回头看了一眼沈倬,服了服身,转身出了隔间

一旁的沈景目送这家人离开,无奈的摇头“夏大人对嫡出和庶出如此区别对待,也不怕落人话柄,可怜了夏禾,生活在那样环境,难怪性子这么柔弱”

“莫掺于别人家事”

沈景没听到沈倬的话,自顾自的念叨着

“只是,夏禾除了不精通琴棋书画也没比夏敏敏差到哪去,我倒是觉得夏禾长得更好看些”

沈倬懒得听他废话,起身优雅的推开隔间门,抬脚走了出去,门外转角的栏杆旁,他抬眸间看见一个少女垂首看着楼下,瘦弱的背影透着几分孤寂落寞,黯然神伤的表情看起来格外可怜,夏禾听见脚步声,慌忙转过头

“师父”

“怎么不回去?”

“父亲母亲去寻二妹了,我来找茅房”

虽然她确实是来找茅房的,但是在沈倬这么优雅的人面前提茅房这种词,还真是不太雅

“要去最好带个人,酒楼后院比较空,一个人去不安全”

夏禾愣了一下,眨了眨眸子,还没反应过来,沈倬已经走远了,夏禾轻笑,沈倬这人也没那么不近人情

入夜;夏府的书房前的别院灯火通明,一群下人都停在院子里不发一言,夏禾更是不敢说话,就站在夏卿身边,而夏卿则是跪在青石路上,低着头,哭哭啼啼的压抑着抽泣声,刚洗漱完的夏敏敏赶过来时头发还湿漉漉的,见人跪了一片,也不知所以

“这是怎么了”

夏敏敏看向坐在椅子上的夏城“爹,可是二姐她又闯祸了?”

夏城沉闷不语,夏禾知道这是他发脾气的前兆,基本都是狂风暴雨前的宁静,自己是脱不了受连累

“你让她自己说”

夏卿的哭声忽然放大,泪水不要钱般滚了下来

“你且小声哭,嫌咱家不够丢人吗?你若是吵到延哥读书,我打死你”

夏城是气极了,一向对夏卿容忍也忍不住骂起了她

“二姐,到底怎么回事”

夏敏敏见她不发一言,把目光转向夏禾 “长姐,怎么回事?”

夏城最讨厌女人哭唧唧的不说话,心里一阵急的心烦

“人家甄家和陈家人都找上我了,说你请的那个杂耍班带了硫磺进府,把硫磺洒在了人家姑娘身上,都烧伤了”

“怎么会这样”夏敏敏吃惊的看向夏卿,质问道“这可是真的?你为何让他们带硫磺入府”

夏卿抬起满是泪痕的脸,陈述道“不管我事呀,是他们非要去碰杂耍用的道具”

夏城气极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作势要打她,夏卿哭着往夏敏敏怀里躲,哭的浑身抽搐还不停

“爹欺负我和妹妹没了娘,空口白牙的诬陷我,阿娘,你女儿被人欺负,爹他要打我”

夏城手停在半空,硬生生的扯出一个停顿的动作,终究没下得去手

“我问你,你既然安排杂耍班,你人在哪,跑去合宴楼做什么,还有那凤钗从哪弄的,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

“老爷”一旁的王若涵也着实头疼,看不下去这恼人的哭哭啼啼的声音,打断夏城

“明日孩子们还有入学礼,若是明日让卿姐顶着哭肿的脸去国子监,不让人笑话”

夏城长叹口气,疲惫的拜了拜手“都回去,滚回去”

“爹,是长姐要去的,是长姐带我去的,我是庶出,入夜私自出府不合规矩,长姐若是不答应,我怎么会出的去”

“二姐,别说了”

夏敏敏拦都没拦住夏卿的话,夏城听见她的话,神色一变,忽然把目光看向夏禾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