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祝辞卫阙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穿成虐文女主后和男配HE了无弹窗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穿成虐文女主后和男配HE了,由作者唐北北所写,主角是祝辞卫阙,内容相当精彩值得一看,主要讲述了:简介:【双穿书+娱乐圈+豪门+双强+1V1+互宠】十级嘴炮粉切黑女主撩而不自知夺×忠犬闷骚白切黑男主蓄谋已久咒神祝辞为留住所剩无几的信徒供奉,杀人弑神,作恶多端,引起众神之愤。于是天道爸爸便把人扔去冥界充当劳动力。她前脚刚到冥界,后脚就穿书了,还是个虐文女主。祝辞当即就撂挑子不干了,转身投入男配怀抱。-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碧水湾某栋别墅主卧,只亮着一盏床壁灯。昏黄的光不算刺眼,却也能将卧室里的风光一览无遗。卫阙宛如少女的信徒,匍匐着。声音轻颤,口吻虔诚:“阿辞,我有些东西要赠与你。”-那年,他死时十八。咒神临世寻找神器,一眼便相中了他这只新鲜的亡灵,救他于白狐体内。从此以后,他便跟了她。初见祝辞,少年处于情窦正开时,女孩笑容明艳又娇俏,举止肆意又张扬。一颦一笑,入他眉眼,竟叫他不觉人间可爱。他们捡到了彼此,并且都觉得如获至宝。

祝辞卫阙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穿成虐文女主后和男配HE了无弹窗阅读

006 雀儿,我不会对你图谋不轨的

“不好。”卫阙拒绝道:“阿辞会着凉的。”

“不会啊。”祝辞把脸埋在他的胸口,“雀儿你这么烫,我不会着凉的。”

仿佛有一只炸弹在他的耳边爆炸,有些耳鸣,听不真切,只是脑海里一直重复着祝辞口中的“雀儿你这么烫,我不会着凉的”这句话。

他是不是可以浅浅地理解为,阿辞要跟他睡在同一张床上?

“雀儿你发什么呆啊?”

祝辞凑到他颈窝处轻嗅了两下,男人身上的沐浴露香味混合着从医院里带出来的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怪好闻怪好闻的。

“阿辞赶紧睡觉吧。”

卫阙慌乱地起身,要逃离现场。

祝辞却不遂他的意,伸手环住他的腰,“那雀儿什么时候睡觉?”

“吃过晚饭。”

卫阙的声音都变得不自然起来,仔细听,有些发颤。

“哦,那雀儿快一点。”

“嗯。”

卫阙最后近乎是逃一般地离开了卧室。

回到餐桌前,也没了什么胃口,处理掉了刚才吃剩下的菜,将碗碟放进洗碗机,便转身上楼了。

他头一回觉得自己的卧室这么难进的。

祝辞察觉到了门口有人,赤着脚下床。

她故意没发出声音,轻手轻脚走到门口,出其不意,门一开,扑进男人怀里。

“雀儿吃完了吗?”

“嗯。”

“那赶紧去洗澡。”祝辞双手推着他往卧室里走,“怕雀儿热,我都没有捂暖被窝。”

卫阙头疼,好像她把他随口一扯的谎当真了。

祝辞把人推进卫生间,贴心地替他拉上门,“我不会偷看的,雀儿你放心吧。”

卫阙越发觉得自己的脸烫人了起来。

明明在神界的时候,阿辞也是这般对他,但是来了这里反而更受不了了。

简单地冲了澡,随意擦了两下,便套了睡衣出来。

祝辞就眼巴巴地坐在床上看着他。

她把自己团成一团,可爱极了。

“雀儿,我准备好了。”

“嗯?准备什么?”卫阙强装镇定,坐在她旁边。

“睡觉啊。”祝辞总觉得今天的雀儿怪怪的,但是她又说不上来是哪里奇怪。

“要、要一起吗?”

憋了半天,卫阙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

祝辞眉骨都拧了起来,拽住卫阙的衣领就把他压在床上,“难道不一起吗?我们以前不是这么睡的吗?”

卫阙语塞。

以前他也不会变成人形跟祝辞睡一起啊,他以前没啥事的时候都会是一颗六芒星耳钉,戴在祝辞的耳垂上。

但现在又变不回去。

祝辞的脸无限趋近于他,直至鼻尖相抵。

“是。”

“那不就好了,赶紧睡觉,明早起来我还要打工还债的。”

祝辞从他身上起来,主动钻进被窝里,给他留了床的另一半。

卫阙使出了平生最大的克制力,躺在祝辞旁边。

今晚还不知道几点能睡得着。

“还什么债?“他搭话道,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虽然效果不大。

祝辞用的是他的沐浴露,可是从她身上传来的味道,却过分的好闻。

一直萦绕在他的鼻息之间,叫他怎么也忽略不得。

“当然是还你的咯。”

卫阙想到了在车上祝辞跟他借五千万还顾维靖聘礼一事。

“不用还。”

“那不行。”祝辞拒绝的言辞正义,“虽然咱俩关系好,但借就是借的,要还的。而且我还拖欠了你几十年的工资。”

最后一句话,她的声音细如蚊蝇,不仔细听,压根不知道她在哼哼什么。

卫阙轻笑,“嗯,好。”

祝辞哪里是还钱给他,是在维护自己作为神主的最后一丝尊严。

短短一天的时间,祝辞从冥界来到这里,被拖去医院,还离了婚,再找到卫阙,是真的累极了,刚躺在床上没几天,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卫阙睡不着,平躺着,睁着眼睛看向天花板,思绪乱飞,想到千年前跟祝辞第一次相遇的场景,又一边背着清心咒。

祝辞睡得不踏实,翻来覆去,最后硬是要钻进卫阙怀里,才能停止她不安分的行为。

卫阙硬是被她从平躺的姿势,换成了侧躺,并且手臂被枕着,另一只手还要搂着她。

她在卫阙怀里拱了拱,也不知是睡着还是醒了,总之是轻声呢喃般说道:“雀儿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图谋不轨的。”

卫阙哭笑不得。

他哪里是担心祝辞对他图谋不轨,他是怕自己自制力溃不成军,在祝辞面前原形毕露。

一夜无话。

卫阙也不知道自己几点睡的,反正早上醒过来,头疼得厉害,比在医院里通宵还难受。

毕竟娇软美人在怀,他受的折磨可不仅仅是睡不着这么简单的事。

罪魁祸首反而是神清气爽,睡到自然醒。

卫阙早没了身影,微信的置顶一颗红点格外显眼。

【我去医院了,有事电话。】

祝辞丢了手机,伸了个懒腰,又在床上发了会儿呆,才下床洗漱。

卫阙给她留的早餐还在微波炉里热着,吃完后,她便给孟染打了电话过去。

“孟姐,有没有什么活动?”

“还没,不过有个事大概率能提升你的名气。”孟染看着面前的站着的男人,眸光不禁冷了下来,“五分钟后我再打给你。”

挂了电话,孟染毫不犹豫地签了解约合同。

“孟姐,这些年承蒙你关照了。”

温故拿了合同,脸上的笑止都止不住。

孟染头疼,揉了揉太阳穴。

带大的崽子是个白眼狼,成名了就开始嫌弃她没办法给他挣到好资源,这妥妥地被人当了跳板,关键孟染还有气撒不出。

毕竟她呆的公司就是个小公司,而温故正好跟公司合同到期,选择自己跳槽去顾氏旗下的启悦,不带她走,她的确没什么怨言。

无非情分本分的问题。

送走了温故,孟染重新拨通了祝辞的电话,接着之前的话继续说道:“就是这个事有点缺德。”

祝辞挑了挑眉,缺德事她在神界的时候就没少干了,不缺这一件。

“哦吼,什么事?”

“后天,顾维靖要给岑芩举办庆功宴,到时候你盛装出席,艳压岑芩,第二天你就能上热搜了。”

祝辞听完,给出了很中肯的评价:“是好缺德,但我喜欢。”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