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张永宁小说末日永宁无广告阅读

正月贰拾捌的小说都很好看,这本科幻小说,末日永宁非常火爆,主角是张永宁,主要讲述了:简介:张永宁,一个金牌修车技师。苦逼的打工人,过年期间也被派到加盟店出差……结果,被加盟商放了鸽子……张永宁偷个懒,自己给自己放了个年假,报名参加了南海游船项目。结果全球爆发了‘孢子病毒’……哦豁……回不去了病毒肆虐之下几乎所有的陆生哺乳动物都会被感染……面对滔天灾难,幸存者们会如何求存?张永宁又该何去何从?【非爽文+写实向+平铺叙述】【本书适合18周岁以上人群阅读,未成年人请在家长指导下选择性阅读。】

张永宁小说末日永宁无广告阅读

第001章 流落荒岛

“不就是出来报个团嘛……哦豁,回不去了!”……张永宁

……

‘咳咳咳’张永宁翻了个身,让自己仰躺过来,刚才口鼻之间那种带着咸腥的味道差点让自己窒息。

鼻梁怎么有点歪?张永宁试着把眼睛眯缝开,想让阳光给自己带来一些温暖的感觉,可是鼻梁的疼痛刺激到了整个面部的神经,引得全身上下每一块肌肉都疼,脑袋瓜子嗡嗡的。

“好酸,真难受!”张永宁挑着眉梢但还是没敢睁开眼睛。“TMD,TMD,真疼,该不会是瞎了吧……咋还睁不开了呢?”

稍微恢复了神智之后,双眼终于能睁开一些了,随着视线的慢慢聚焦,张永宁渐渐感觉到力气一点点地回到了身上,刚刚那种全身脱力的感觉总算是离开了。

咬着牙忍受着全身的痛楚,张永宁试着让自己躺得舒服一点儿,身下湿湿软软的,手握之处,颗粒状的触感让自己知道自己是躺在了一处沙滩上。

浑身的力量缓慢地积聚着,张永宁再一次睁开了眼睛,刺目的阳光让他不自觉地将手举了起来,遮挡在眼前。

嘴里的咸腥味道越发让他难受,等到眼睛适应了光照,张永宁终于‘呸呸’几声,从嘴里吐出了不少砂砾,顺带着抠出不少绿色的海藻。

“尼玛,老子还活着?”张永宁到现在还有些莫名其妙,显然昏沉的脑袋让自己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张永宁试着站起了身,顶着阳光眯着眼看向四周。

放眼处是一片荒芜的海滩,眼前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层层叠叠的潮水拍打着他的脚踝,远处的沙滩上还长着像椰子树似的植物,海风温柔中却夹杂着点点腥味。

“这TM是哪儿?叫你贪玩儿叫你贪玩儿!没事非要坐船玩儿!”

张永宁现在万分后悔,本来因为公司临时外派南海加盟商的任务,过年没有办法回老家。

结果到了地方人家却都放假了,喊自己等着,搞得自己一个人走也不是,就想着在南海玩一圈。“手机,对,赶紧打电话求救。”

不对,船!在船上的时候,我睡着了,有人喊救命,把我给喊醒了,很多人在喊,很乱,然后触礁了?

甲板上好像有不少人在打群架,有乘客也有穿制服的工作人员。都抄家伙了,不少人都打出血了。

两边的人太乱套了,男的女的都上手了,好家伙,那娘儿们都趴那胖子身上用牙咬呢。哎哟我去~小孩儿也上啊!

自己近视眼,看不太真切,正顺着船舷打算往前挤挤看热闹呢,‘哐当’一下子,直接就把我给撞海里了,也不知道掉下来的时候鼻子被啥玩意给磕了,然后就……到这了?

张永宁脑子里在飞快地回放着自己在那艘邮轮上最后的记忆。

张永宁平常不太讲究,单身汉的他虽然是集团里数一数二的金牌汽修技师,按说条件应该不错。

但是常年住在公司安排的宿舍里,走到哪都是一身汽修劳保服。连出来玩儿都不带换身漂亮衣服的。

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胸前有个帆布的胸包,双手被海水浸泡得都白了,皮肤皱皱的,就像带了一副人皮手套让自己有些膈应。

脚上的那双劳保鞋里浸满了海水,不用想,脚丫子也一定是那副德行。

张永宁浑身上下一阵摸索,从裤子口袋里顺利摸出了手机,开不了机了,‘我~日~’。

张永宁一把拉开了了劳保服的拉链,狠狠给自己甩了一个大耳光,脸上火烧的感觉告诉自己这不是在做梦。

‘我这是漂到哪儿了?’张永宁一下子就颓了,一屁股就瘫坐到了沙滩上,想摸支烟点上,打开胸包,烟盒都泡软了,摸了个寂寞。

‘操~我这是命大呢?还是点儿背呢?’双手使劲地拽着自己的头发,一种无力感瞬间遍布了全身。

不一会儿,屁股下被太阳烤热的沙滩传上来的灼烧感又把他拉回了现实,深吸一口气,鼻子不适感又开始提醒他,现在的鼻梁搞不好已经断了。

他立马冷静下来,意识到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爬起来原地转了个身,身体有些发虚,趔趄了一下,晃晃脑袋,试图让自己更清醒一些,慢慢开始观察这个地方。

这里是个海滩,脚下都是淡黄色的海沙。不远处淡蓝的海水让人分不出深浅,看上去虽然美丽却在这时让张永宁提不起一丁点儿欣赏美景的意思。

这种失落的情绪让张永宁连这里舒爽的海风,吹到身上都是‘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

身处的这片地方,已经被海水冲成了一个小沙坡,上面还有一些绿色的植被。张永宁连滚带爬就上了坡,结果一眼就看到了小岛另一边的海岸线。

入眼处,这海滩的沿岸到处是人类使用过的破烂,视线的尽头还有一个集装箱,只有一小半浸泡在水里,被两块黑色的大礁石卡着,箱门斜斜地指向天空。露出部分上面印着几个英文字母“WEST-MALL”。

“有人吗?…有人没有…”张永宁徒劳地站在沙坡上喊了起来,期盼着能在这一眼就看到头的小岛之下能钻出个土行孙之类的东西。

张永宁徒劳地喊了几句之后,心里一片死灰。回头顺着自己的脚向前望去,除了沙子,还是沙子。

‘咕噜’张永宁的肚子不争气地响了一声,饥饿感随之而来,张永宁有些心慌了,‘怎么办?哪有吃的?刚才没被淹死,被饿死在这就悲剧了。’

心里想着,赶紧跑向了沙滩,觉着怎么也能找到一些螃蟹扇贝之类的充饥吧?就这么把身前的海滩用手刨来刨去,挖出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沙坑。

倒不是一无所获,找到不少空空的贝壳儿,里面的肉不知是腐烂了还是被海鸟吃光了。

“卧槽!”张永宁彻底慌了,虽然从小是在农村长大的,但可不是在海边。他根本没有赶海的经验。但是张永宁实在是太饿了,一股不甘心的情绪不断刺激着他的大脑。

“老子还不信了,大活人能让尿憋死?”张永宁一发狠直接走到了海里,稍稍站定之后,透过清可见底的淡蓝,终于让他发现了一些在礁石边游弋的小鱼。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