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要命!非酋在逃生游戏里杀疯了在线免费看林清郁唐宴清小说无广告阅读

热门现代言情小说,要命!非酋在逃生游戏里杀疯了是由作者月柒柒所著,主角是林清郁唐宴清,讲述了:简介:【无女主&无限流&微恐&双强&反差】林清郁进入逃生游戏,每次都异常非酋。别人的通关奖励最次都是武器或异能,只有他——玫瑰花,贺卡,小彩灯……一连串鸡肋的东西接踵而来。所有人都在幸灾乐祸,认为这个人活不了多久。可面对嗜血可怖的女主人,他绅士地递上玫瑰花:“夫人,愿您的美貌如玫瑰一样艳丽不朽。”遇到疯小孩过生日,他随手递出贺卡:“小朋友,生日快乐,这是礼物……”碰到隐身杀戮者之后,他把小彩灯缠到对方身上:“亮闪闪的看着好看多了。”……其余玩家眼睁睁看着每个副本NPC给他刷满好感度,瞪大眼睛——他真的,是非酋吗?

要命!非酋在逃生游戏里杀疯了在线免费看林清郁唐宴清小说无广告阅读

第5章 初遇

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厕所是不能再去了。

那些人回到大厅之后,有些颓然地坐在椅子上,经过逃命和死亡之后,他们都感觉身心疲惫。

“叮!”

电梯的声音突然响起,他们像是受了刺激一般,猛地打了个颤栗,同时看向出声的方向。

只见林清郁站在电梯前,准备进去。

钟韵拉着宋微微就想跟过去,却被林清郁淡漠的眼神钉在原地。

他微微一笑,没有丝毫温度地看着钟韵,“别跟过来,我不会保护你。”

随后,又看了一眼宋微微,还是提醒了一句,“你带着她,最好不要随便相信别人。”

电梯门慢慢关上,安静下来的密闭空间有一瞬间的压抑。

不过好在林清郁按了三楼,一层楼很快就到了。

他跨出门的一瞬间,身后的电梯空间似乎扭曲了一瞬,几个黑影慢慢出现,贪婪地看着出去的人。

林清郁走路的脚步未停,也并未回头,随意选了一个手术室,推门走了进去。

他没有注意到,在推门的那一瞬间,头顶那本来灰暗的手术室灯牌亮了起来。

在这样的环境下,红色的光芒显得格外突兀奇怪。

进去之后,林清郁就发现空无一人的手术室突然变了模样。

里面不仅设备齐全,甚至有几个医生和护士。

他们站在一个病床前,同时转头看向推门进来的人。

随后,林清郁只感觉眼前白光一闪,再次睁眼,自己正躺在刚才的那张床上,白炽灯照在头顶,看不清那些人的脸。

一个尖锐冰凉的东西抵在他的胸膛,慢慢向下,刺进了他的皮肤。

林清郁感受到胸膛上的刺痛,淡淡地看着那些看不清脸的‘人’。

在那把刀慢慢向下划的时候,他被绑住的四肢突然挣脱了出来,一脚将床边的那几个人踢开。

随手在一旁的工具台上拿了一把手术刀,扎向伸手想要抓住自己的人身上。

扎下去的那一刻,那些人倏地消散,房间内恢复了宁静,只剩下林清郁一个人。

而手术室外,亮起的灯熄灭,恢复了原样。

这时,一个陌生的气息出现在房间内,林清郁手里还拿着刀,抬眸看去,就看见一个身着白大褂的男人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

此刻,他正双手交叉,手肘撑在椅子扶手上,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静静地看着林清郁。

林清郁也不说话,只是慢慢走了过去,同时,手术刀灵活地在他手里转了一圈,灯光照在刀面上,闪着银光。

靠近的那一瞬间,手术刀刺向了坐在椅子上的那个人。

那人身体一动不动,甚至脸上的笑容也没变一下,只是伸出手,快速握住林清郁的手腕,几招之后,竟将手术刀夺了过来。

林清郁眨眨眼,自知打不过他,就想退开,却被猛地一拉,身体向男人身上倒去。

他抬腿,跪在那人两腿间的椅子上,稳住了身形。

两人此刻的距离极近,四目相对间,竟隐隐有些暧昧不清的气氛萦绕在周围。

仔细再看,林清郁的眼底满是阴鸷,那人虽然一直笑着,眼里却是没有丝毫温度。

“小朋友,手术刀拿在手里,可是很危险的。”

说话的时候,那把手术刀被男人用另一只手抵在林清郁的脖颈处,只要他有任何反应,就能扎穿他的脖子。

而林清郁的脸上却没有丝毫恐惧,甚至隐隐有些兴奋。

这个人,身手很不错。

至少自己现在,打不过他。

如果可以,林清郁很想和这个男人好好打一架,但现在身处未知的地方,他需要保持足够的体力。

只见他眨了眨眼,看上去竟然有些乖巧无辜,“对不起啊哥哥,我刚才差点儿死在那儿,以为你是那些东西,才突然动手的。”

男人脸色不变,看了他一会儿,突然低低笑了起来,“是吗?可是,我并不想放过你呢。”

林清郁嘴角勾起,微微歪头,眼里的情绪有些诡异,“是这样啊,那给哥哥赔罪好不好?”

说完,他竟然直接向那把手术刀靠去。

男人瞳孔微缩,在刀快要刺进对方脖颈的时候,倏地收手,显得有些狼狈,气势上更是输了一大截。

林清郁笑出了声,里面含着嘲讽和不屑。他的双手已经挣脱,撑在男人的椅子两边,“哥哥,下不了手,就不要学人拿刀。你这样,可是会吃亏的。”

他的衣服是宽松型的,身体压下来的时候,从领口处能很轻易地看见里面的光景。

男人不经意地垂眸,就看到他的胸膛处满是鲜血,对方却丝毫不觉得疼痛,像是那个伤根本不存在一样。

刚才,他看到的衣服上的湿痕,原来是血吗?

不仅如此,林清郁向手术刀靠近的时候,男人的手收的再快,也留下了一个伤口。

那血顺着修长白皙的脖颈缓缓流下,竟有几分施虐的美感,让人想要狠狠按在那处伤口上,看这人的身上染上更多鲜红的颜色。

不过,对于这种像个小疯子一样的小朋友,男人并不怎么想为他包扎。

只是面上带笑地看着林清郁走到门口,打开门看到那漆黑的走廊之后,愣了一瞬,又重新关上了门。

他像是看戏一般,看着林清郁的一系列行为,“小朋友,我下不了手,可有的是东西能下手。”

林清郁没有理会他的话语,而是在房间内转悠了起来。甚至走到男人面前,恍若无人地拿起他脖子上挂的证件看了起来。

“唐宴清……”内科副主任医师,22岁。

林清郁微垂的眼眸里带着些许探究,这么年轻就是副主任了啊。

忽然,他的余光瞥到唐宴清垂在一旁微握着的手心,自己放在身旁的手微微动了动。

林清郁抬头,微微一笑,这次的笑容里带着些刻意的引诱。

唐宴清微微挑眉,眼里闪过一丝惊艳,下一秒,手里的东西就被抢了过去。

他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心,又看了看拿到东西之后收回笑容的林清郁,有些惊叹对方的变脸速度。

“小朋友,惯犯啊。”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