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方墨冉天冬小说荆棘丛中来无广告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有很多,我最喜欢这本荆棘丛中来,作者是杨枝酸梅汤,主角是方墨冉天冬,主要讲述了:以演反派出名的四五线女演员方墨,在杀青宴后被选秀出道急需找寻金主帮他付违约金的小奶狗冉天冬缠上。一夜之后,她留下字条:【如你所愿。】他无处可去,她就收留他在自己家。他想要解约,她就找律师帮他打官司。他

方墨冉天冬小说荆棘丛中来无广告阅读

第7章 有人帮忙放火

夜晚遮盖最多的秘密,也掩藏最多的感情。

清晨的光辉从天边洒落,随之而来的便是夏天独有的热度。而热度并不仅存于空气之中,还同样存在于热榜之上。

熟睡的夏小满被嘈杂的电话铃声所吵醒,他烦躁地从被窝里伸出手,语气透着浓浓的不耐烦。

“喂?什么事儿啊,不能等我睡醒了再说……”

“夏小满!!你上热榜了知不知道!!”

电话那头的人根本不在乎他的态度,感情极度充沛地告诉他这个消息。

热榜,起源于某国民APP,起先只是通过点击率和讨论率列出的榜单。一开始还经常夹杂社会新闻与平常讨论,但近几年几乎就是独属于娱乐圈的天下。

各家的粉丝都卯足了劲儿给自己家打榜,每天的点击率评论率都跟作业一样分发下去。当然,热榜也不会放过跟经纪公司娱乐公司合作的机会,私底下的交易从来都是络绎不绝。

而为了更加吸引路人的关注和加深粉丝的贡献力量,两年前的一次更新中,热榜被分为了“影响力榜单”和“娱乐力榜单”。

而在粉丝的“黑话”里,这两个榜单被简单地划分为红榜和黑榜。

简而言之,能上红榜的基本就是正能量,大家喜闻乐见能够出圈的。而黑榜则是一些声名狼藉的传闻和谣言的发祥地。

曾经有两家粉丝就是因为各自正主上过红黑榜而争吵不休,还引发过大规模的脱粉事件。

由此可见,红黑榜从来都是腥风血雨之争。

夏小满脑子转得快,知道自己怕是上了黑榜。也难怪经纪人如此着急,他们组合下个月就要举办首个演唱会,过不了几天就要开票了。在这个节骨眼上自家艺人上了黑榜,基本就注定了票务的销量不会太乐观。

他胡乱套上衣服,跟经纪人商讨着对策。

隔着房门,韩霜降姿态优雅地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滑动着屏幕上的评论。

他的作息一直都很规律,晨跑后吃完早饭便知道了这个劲爆的消息。但他也只是截图告诉了经纪人,没有半分敲响夏小满房门的意思。

他们组合的关系,比一盘沙子还要松散。

他的手点开“娱乐力榜单”,#夏小满恋情#这个词条已经冲到了第七。更可怕的是,#夏小满 塌房#也挤进了前十名。

点进恋情的那个,第一条便是一位网友以女友的口吻痛诉夏小满的荒唐行径:睡粉还出轨,典型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并附上一系列的证据,让这件事更加地板上钉钉。

评论区都是一边倒的声音,怜悯着这位女生的遭遇,也同样为夏小满的行为感到恶心。

而塌房那边则更多是粉丝的讨论,包括但不限于脱粉回踩、落井下石、哭天抹泪等一系列的举动。

同样地,更多人表现出对于“朝升月落”团队另外两位成员的惋惜之情。

韩霜降很满意看到这样的言论,他点开一个人的聊天框,简单地打出一个OK的手势。

***

清晨的鸟鸣与半透光的窗帘让方墨醒得很早。她把搭在自己身上的手挪开,走出房间开启一天的皮肤护理。

女明星的皮肤和脸面就是吃饭的本钱,若是不好好保护,太容易被更加青春靓丽的小姑娘所挤下来。

冉天冬醒来时发现身边的人早已经离开,但床单上还残留着她的余温。他迷迷糊糊地走出房间,扭头便看见方墨慢条斯理地按摩着面部肌肉。

“早饭……想吃什么?”

他还处于没睡醒的蒙圈状态里,但出于自己是“家养金丝雀”的自觉,还是问了一句。

方墨正按摩脸颊,说出来的话断断续续。

“不用……我和姚琪……约了……茶餐厅……”

冉天冬点了点头,坐在餐桌上看看附近有没有送早餐的外卖。

猛地,一条推荐映入了他的眼帘。

视觉感官受到冲击,瞌睡顿时醒了不少。他点进推荐里草草看了几眼,拿着手机去问卫生间里的方墨。

“这是……你干的?”

方墨涂了满脸的洗面奶,眯着眼睛透过镜子才勉强看清冉天冬的手机屏幕。

她看清之后回他一句:“夏小满……是你队友?当然不是我,我还以为是你干的。”

冉天冬更是诧异:“也不是我……可是谁会对一个不知名的夏小满下手呢?”

方墨把脸上的泡沫清洗干净:“看来有人坐不住了。少年,你好福气,有人帮忙放火。”

被方墨这样调笑着,冉天冬脑海里突然闪出一个人的名字。可是,他的动机又是什么?除非……他知道自己要离开公司了……

他沉思的时候,方墨已经洗完脸。她打开手机仔细观察着那篇文章:“不过,你这队友缺德事做的的确不少,能被爆出来属实也是自己不争气。”

“名气毛没有,搞事第一名。你确实挺需要离开这样的队友呢。”她的话轻飘飘地,却仿佛意有所指。

“我要做什么?”冉天冬在娱乐圈还未站稳脚跟,这样的阵仗见得很少,手足无措也是在方墨的预料之中。

“你还是回去一趟吧,免得到时候被误伤。说明你要跟公司打官司,不然,下一次被爆料的说不定就是你了。”

方墨轻松地化完妆容,踏入了摆放满服饰的卧房。

冉天冬听取她的建议,往门外走出去。

方墨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中思忖:他的队友绝非良善之辈,以后怕不是个省油的灯。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