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刘宏在哪看,大汉帝国之大帝刘宏完整版阅读

玄武仙墓的小说大汉帝国之大帝刘宏火爆上线,主角是刘宏,主要讲述了:汉灵帝是汉朝最后一个手握实权皇帝,原本一个可以改变历史走向的人物,却成为大汉覆灭的根源。命运的使然一个现代历史系高材生。意外重生到汉末,成为汉帝刘宏,且看他囊尽汉末之英才,建无上之伟业。

小说刘宏在哪看,大汉帝国之大帝刘宏完整版阅读

第8章 降服张让

“臣奉太后之命,率文武百官,恭迎天子。”

窦武以大将军的身份,率领百官向刘宏叩拜,此时再没有一人敢小瞧这个能搞出如此浩大声势的少年天子。

“诸卿,免礼平身。”

刘宏虽然年幼,可也时常与那些少年一同训练,此时高声喝出,却是中气十足,这不禁让百官之中那些忠贞之人心下大喜,天子有一副好身体便是寓意着国家的强盛之兆。

随后百官起身,刘宏向着窦武、陈蕃等人微笑着点了点头,对于另一侧的王甫等人则只是轻轻撇了一眼。

窦武虽然心中大喜,可还是神色恭谨的率领百官,簇拥着刘宏向着南宫走去。

而感受到天子目光的一众宦官,心中也是稍安,因为天子看向他们的目光并没有冷漠与疏远。

在王甫等人看来,之前天子之所以惩戒那个小太监,或许是为了安抚外戚和士人集团,自己依旧是天子的倚仗。

大汉以孝治国,所以刘宏入宫,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参拜太后,以彰显天子的仁孝。

长乐宫内,一身华服的窦太后端坐于正殿之内,等候新天子。

很快刘宏等人来到长乐宫内参拜太后,按照规制刘宏尊其为母。

窦妙看着恭恭敬敬向自己行礼的刘宏。

“儿,拜见母后!”

一声母后,让入宫多年膝下无子窦妙,心中有了一丝别样的情绪,看着脸庞稚嫩的刘宏。

此子若真是自己的儿子,那该多好?一时间窦妙看着刘宏那稚嫩的脸庞,微微有些发愣。

“太后?”

看着自己的女儿盯着跪在地上的天子发愣,一时间竟然没有让刘宏起身的意思,窦武忍不住的提醒了一声。

“哦,皇帝请起。”

听到窦武的提醒,窦妙这才回过神来。

随后进行了一些不痛不痒的交谈之后,刘宏暂时被安排到了南宫的行宫之中居住,待到正式登基,大行皇帝下葬之后,刘宏才能搬到德阳殿居住。

新天子入宫可是一件大事,宫内四处忙碌不断,待到一切妥当之后,已是华灯初上。

行宫内,跟随刘宏前来的宫女太监已经全部都被撤换了下去,好在自己的侍卫没有人敢擅动,依旧忠诚的守护着自己。

刘宏神情淡然的看着跪在地上新来的太监。

“你叫什么名字?”

“回禀陛下,奴婢张让,被安排在此,伺候陛下起居。”

感受到天子语气中的冷漠,跪在地上的张让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想到了之前宫中人们对于这位新天子的传闻,张让满含敬畏的低下了头颅。

“你是王甫的人?”

张让一愣,入宫多年的张让自然不是愚蠢之人,天子此话是什么意思,他一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陛下,我等奴婢身家性命全拜陛下所赐,奴婢们的主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陛下,陛下就是奴婢的天。”

刘宏轻笑一声,“呵~你倒是挺会说话。”

张让低下头恭声说道:“奴婢句句都心中所想!”

刘宏目光下垂,看向张让,“那好,朕问你,朕是谁?”

张让顿时低下头颅,大声说道:“陛下乃是天子,是这天下的主人!”

“那你又是谁?”

“奴婢谁都不是!是陛下最忠实的奴仆,奴婢的一切都是陛下的。”

“照你的意思,朕可以随意处置你咯?”

刘宏淡然一笑,语气淡然,可是听在张让耳中,确是如同一柄利剑悬之于头顶之上,随时都会斩落。

感受着天子的杀意,张让心中微微一凛,这才猛然惊醒,他们太监的地位全部来自天子,他们就是天子的家奴,天子想要杀死他们,根本连理由都不需要。

生死之间的恐惧,让张让顿时伏身在地,不停的叩头,“陛下,奴婢只会忠诚于陛下,绝不敢有二心。”

“罢了,朕不管你之前做过什么,但是今后朕才是这个天下的主人,你可明白?”

看到张让的额头已经磕到流血,刘宏阻止了张让继续磕头。

“奴婢明白,奴婢明白。”张让如蒙大赦的连声应道,连额头上渗出的鲜血也顾不得擦拭。

“嗯,今后你可以随时向王甫汇报朕的举动。”

“诺,奴婢明白。”

“好了,退下吧,朕要休息了。”

刘宏不再理会张让,来到后殿的大榻之上开始休息,最近这些天,他实在是有些累了,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张让则轻手轻脚的来到殿门外,随时等候着天子的召唤。

天威如狱,自古以来宦官的权势全都是依仗着皇帝的信任才能得以保全,与皇帝作对的宦官,其后果可想而知。

“王公,纵然你对吾有大恩,只是天子实在太可怕了,你我根本斗不过天子,对不住了。”

张让心下也暗自做出了抉择,纵然王甫权势再大,他又如何斗得过天子?更不用说自己等人在天子眼中不过是一只蚂蚁罢了,随时都可以被天子碾死。

再者,张让也很清楚当下的局势,天子需要自己蒙混王甫等人,而王甫等人也需要自己获取天子的情况。

张让顿时觉得只要自己居中操作得当,似乎怎么做都会立于不败之地。

至于什么狗急跳墙换一个?张让看了一眼身旁忠实守候着天子的侍卫,那些东西想也不用想了。

翌日,刘宏秘密召见了同为中常侍的吕强,无人得知刘宏对吕强说了什么,不过守在殿外的张让却发现吕强离开的时候脚步轻盈,意气风发。

吕强这个人,张让还是知道的,一直是他们这个群体中的异类,秉公正直,从不争权,而且还和士人交好。

曹节和王甫等人曾经试图拉拢,却从未成功,为人也是低调的很,连这个人都被天子折服,张让不由的更加坚定了追随天子的决心。

而回到住处的吕强也一改往日的低调,开始大肆收拢那些正直或是曾经被王甫等人压迫的宦官。

此时宫内的宦官已经分为两派,一派是以王甫、候览等人为首,另一派则是由吕强为首,双方开始针锋相对,使得王甫想要掌握宫禁的想法始终未能如愿。

南宫外,王甫府宅之内,如曹节,项让,候览这些显要人物全部聚集于此,而曹节自从跟随天子回宫之后,也变得低调了许多,王甫曾于他多次商议都被他拒绝,这让王甫很是不满,却又不好直接翻脸。

“今日召集诸位前来,实在是关系到我等身家性命,如今窦武为大将军,陈蕃为太傅,他们一直都恨不能将我等除之而后快,若是咱们不快点想些办法挽回天子圣心,等着诸位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王甫环视屋内众人,目光中透着一丝阴狠,本来他们这些人和窦武陈蕃相比,就一直处于劣势,如今宫内又多了一个吕强处处与他们作对,使得本就艰难的日子,更加雪上加霜了。

“王公说的不错,天子从小生活在河间,肯定是受到了士人的蛊惑,所以才会疏远我等,如今我等不被天子所喜,我希望大家从现在起开始约束好各自家中之人,绝不能再出什么纰漏,被他们那帮士人抓住把柄。”

曹节也适时的发表了自己的意见,随后曹节也面露凶狠的看向众人,“谁若是惹出了什么祸事,传到天子耳中惹恼了天子,不用天子动手,我曹某人先弄死他!”

在这些人当中,曹节和王甫的势力最大,听得这话,众人无不小心翼翼的点头应是。

一旁的王甫眉头一皱,他有些不满曹节抢了自己的风头,可是仔细一想,自己这些人已经是如履薄冰了,若是再内斗起来。恐怕用不多久就被人给踩下去了。

随后众人商议了一些事情之后,便各怀心思的一一散去。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