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顾玖谢湛在哪看,穿越逃荒:我靠系统扶持一代帝王完整版阅读

热门古代言情小说千千万,小色的穿越逃荒:我靠系统扶持一代帝王最好看,该小说主角是顾玖谢湛,主要讲述了:简介:顾玖意外穿越古代,本就各种不便,哪知还赶上了大灾,没有办法,为活命,顾玖只好拼命抱紧恩人的大腿。跟着恩人小哥哥,逃荒路上心不慌。疾病、饥饿、野兽、恶人齐上阵怎么办?来吧,展示,咱十项全能,外加系统空间,样样都能揍趴下(谢湛:火烧不成,饭不会做,还十项全能,你脸呢?),还能带领大家发家致富吃皇粮。顾玖享受单身小富婆的快乐时,她的小恩人却把她抵在墙角:随我回宫,立你为后。什么玩意儿?我不想宫斗啊!

小说顾玖谢湛在哪看,穿越逃荒:我靠系统扶持一代帝王完整版阅读

第5章 抢活

顾玖把铺盖卷放好,听话的走过去,强调道:“我叫顾玖。”

报之以琼玖的玖,不是排行第九。

徐氏撕了一块饼塞给她:“热乎着呢,吃吧!”

顾玖接过,道了一声谢。

张氏利落的擀着饼坯,也不知道听明白顾玖的解释了没有,随口“嗯嗯”应付,然后语速飞快的道:“九娘,四弟既然把你捡回来,咱们也不能扔下你不管,但咱们丑话说在前头,我们家穷,养不起闲人,家里的活计你要帮着干。”

顾玖嗯嗯点着头,这是自然,人家跟她非亲非故,犯不着养个祖宗,听话的走过去,把柴火往灶里放。

前世还真没烧过火,做饭都是机器人全程操作,她连她们家燃气灶怎么打开都不知道。

她那会儿年纪小,技术牛,军团的人都挺照顾她,平时除了学习医术和给人手术外,糙活累活都轮不到她。

“哎呦,小姑奶奶……”

张氏偷空瞄一眼顾玖,见她一边啃饼子,一边往泥糊的柴火炉里塞柴火。

柴火一根接一根,炉中火焰熊熊,转眼鏊子上的饼就糊了。

“你个小棒槌,吃吃吃,就知道吃,烙饼能烧那么大火吗?”

张氏心疼粮食,忙放下手中的活,三两下把柴火抽出几根,塞进灰烬里熄灭。

在旁边揉面的徐氏忍不住笑,看着白嫩嫩的小姑娘挨骂,还挺心疼的,劝道:“大嫂别生气,九娘还小呢,肯定在家里没干过活,咱们慢慢教。”

张氏骂骂咧咧,“败家的玩意儿,烧火都不会,这是捡回来个祖宗!”

把烧糊的饼用筷子夹出来,看了看,心疼道:“还能吃。”

又冲房里喊:“大吉大吉,出来烧火。”

顾玖饿得太久,没油没盐没滋味的杂粮饼也吃得欢,腮帮子塞的鼓鼓的,被人骂了就讪讪的笑,含着饼含混不清道:“我不在这儿添乱了,我去帮娘整理衣服。”

张氏目瞪口呆,“娘?她叫谁娘呢?”

徐氏扑哧一声,“这是做定咱家童养媳了。”

那边正在搬粮食的谢二郎听到,没所谓道:“做就做呗,咱们家四郎五郎六郎和大吉,年龄都合适,二庆和三有虽小了点,但媳妇大点知道疼人。”

谢大郎拍他一脑袋,“别瞎说坏了人家小姑娘的名声,九娘小不懂事,你也不懂事?”

……

槐树村之所以叫槐树村,是因为村头有棵大槐树。

谢大郎站在大槐树下,举着手中的铜锣敲的震天响。

村民们听到锣响,陆陆续续过来集合,大家有车的拉着车,没车的背着硕大的包袱,或肩扛着麻袋,扶老携幼,哭哭啼啼的聚拢了来。

等人都到齐,谢大郎让每家清点人数,确定没被落下的,才大手一挥,带领大家出发。

出了村子,道路两边金灿灿一片成熟的麦子。

整个清河县都是一马平川,麦子平平整整,一望无际,这时候风吹麦浪,即将丰收的情景十分好看。

再过几天就能收麦了,这个时节,各家各户的余粮也都吃得差不多了,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

眼看麦子成熟在即,辛苦了大半年的成果,却没时间收割。麦浪越是好看,村民们越是心疼。

队伍中一位老人突然嚎啕大哭起来,“累死累活半年,眼看就要收麦了……呜呜……老天不给活路啊!”

他这一哭,悲伤的气氛像是会传染一样,片刻就哭倒一片。

哭即将到来的灾难,哭前途未卜的命运,哭背井离乡的彷徨。

可为了活着,能有什么办法呢?

谢大郎在人群中嚎了一嗓子:“这会儿哪里还有时间哭,大水一来,谁都没命!行了行了,别看了,再看那粮食也不会跟着你走,走了走了!”

村民们这才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的往前走。

村里另有一小部分人不去仙居山,他们拿着镰刀是要去地里收麦。

这些人以吴老五家为首,他们认为水再大,也不能把整个陵山都淹没了,去陵山暂避,等水退了还能回来,还有时间把麦子收了,保证有粮食吃,家人饿不死。最重要的是,老林子太可怕,他们可不相信村民们能安全走出去。

谢大郎劝了很久,好话歹话说尽,分析来分析去,人家就是油盐不进,就不想为这些人浪费时间,由着他们去。

两拨人就在村口分别,一队往仙居山方向,一队下地收麦。

吴老五一脸看傻子的神情看着和他们背道而驰的人群,冷笑着跟他婆娘道:“一群傻子,相信谢四郎一个毛孩子,毛都没长齐,懂什么?以为读几天书就什么都懂了,老子还多吃几十年饭呢!”

吴老五的婆娘唯唯诺诺,迎合着她男人。

吴老五的女儿吴三娘瘪瘪嘴,忧愁的看着渐渐远离他们的村民,从今后就不能再见谢四郎了呀!

突然咬咬牙,带着哭腔道:“爹,咱们家也去仙居山吧,四郎哥那么聪明,他说的话一定是对的,咱们不要去陵山了好不好?”

吴老五刚嘲笑了人家,一转眼女儿却跟他唱反调,脸立刻绷起来,“死丫头懂什么,老子活了这么多年,还不如个毛头小子有见识?走快点,别墨迹!”

吴三娘哭道:“爹,山上一定能找到吃的,野菜菌子的随便找点就饿不死,咱跟大家走吧,求求您了!”

吴老五觉得脸上更挂不住,他还想着这次的事,他们这帮人都信服他,等洪水退了,再回乡后,他说不定就能顶替谢大郎当村长了。

哪知他家闺女一个劲说别人好,这他哪能忍,转手就给吴三娘一巴掌,“你懂个屁,你还想找野菜菌子,那老林子从古到今就没人敢进去过,什么猛兽没有,没找到吃的先让狼给你吃了!”

吴三娘被这一巴掌拍得踉跄几步,哭的就更厉害了,朝着谢家的方向急跑几步跪下,“四郎哥,你帮我劝劝我爹吧,我,我,我想和你一起走。”

顾玖猛地撑大双眼,好奇看着谢湛那张清俊无双的脸,八卦道:“那是你小相好?”

谢湛曲起食指在她前额弹一下,“别胡说,走吧!”

转过身,对谢大郎道:“大哥,这一路都是上坡,脚程慢了怕来不及。”

谢大郎就急忙吆喝着,催促想看热闹的村民赶紧上路。

吴三娘看见村民们转身就要离开,突然挤开人群跑过去,拦在高氏驴车前跪下,“婶子,婶子求你了,你带我走吧,我给你家做童养媳,做牛做马也成,你就带我走吧!”

顾玖:喔嚯,抢活计的来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