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蔷薇夏彦小说章节列表阅读,未定事件簿无弹窗在线看

未定事件簿是一本非常好看的游戏动漫小说,作者是wkj,主角是蔷薇夏彦,主要讲述了:一桩桩看似无关的案件,却隐藏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幕后黑手将世间常理颠覆,彻底撕碎关于未来的一切美好愿景。当事件的真相被重重迷雾所掩盖,当善与恶的界线变得模糊,当言语沦为最无力的辩白……当苦苦追寻的结果与

蔷薇夏彦小说章节列表阅读,未定事件簿无弹窗在线看

第1章 未命名草稿

凌晨,未名市工业区化学原料库,一阵忙乱的声响搅乱了夜的宁静。

一群本该休息了的仓管开启了原料库大门,正忙碌地遥控着货运机器人,将一桶桶原料装车。

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原料库附近,“渡鸦,调查进度如何?”声音从入耳式联络器里传出。

被唤作渡鸦的人将身形隐藏在集装箱后,动作轻柔地调整着夜视镜上的旋钮。

随着他的动作,原料库的景象变作了夜视镜上的热源追踪,和一行行晦涩的参数。“渡鸦回话,是出问题了吗?”联络器里再次传出联络员的声音。

渡鸦在入耳式的联络器上轻敲三下,示意“电磁静默”。联络器中的声音随即消失。

“大半夜的太折腾人了,有什么事不能明早再说吗?”看管仓库的一个人说,“快闭嘴吧你,多干活少说话。”看管仓库的另一个人说。

“哎你说,许部长到底去哪了?他之前……”

“叫你闭嘴,听不懂人话是吧!”

被骂了的仓管缩了缩脖子没再说话,她。很快,他们就将原料装好,开走了货车。

仓库大门的动静,包括那些议论,都模模糊糊地传到了渡鸦的耳麦中。

他皱了皱眉,也许是从闲碎的交谈中推测出了什么……

又也许,他只是不满意耳麦的返音质量。渡鸦打了一句出库异常……指尖飞快地在腕带式智能终端上跃动,一组仓库归属信息呈现了出来。

渡鸦再次抬手敲了敲联络器,送出了今晚的最后一条情报。和印、亚宁未见异常。标记海奥森。

没有等待联络器中的反馈,渡鸦转身一跃,宛如矫健的黑豹,没入了夜色之中……

星期六早上,CBD的写字楼群静悄悄的。对比平日的喧嚣忙碌,此刻的静谧显得很不真切。

蔷薇扶着下颚,沉思了一会儿,说:“要不要先去买个甜点呢?”想了一会儿,“加班备考已经很苦了,绝不能亏待自己!就这样决定了!”

我在大楼门口转身,突然杀出一个快递小哥,拦下了我迈向甜品店的脚步。

“请问呃……弥斯律师事务所,是在这栋楼里吗?”快递小哥问我,“忒弥斯律师事务所,您找哪位?”我反问道。

我心想:法律女神的名字太难念了……翟星姐取名的寓意是好的,但真的不考虑下传播性吗?快递小哥跟我说:“左然在这里工作吗?有他的快递。”

“左律师啊,今天是休息日,他应该不上班。”

“代收可以吗?我也是忒弥斯的律师,给你看工牌。”

快递小哥想了一下,说:“按理说是要本人签收的,但您是律师值得信任,就拜托您转交了。”

我接过快递,心想:好重!“还是先把快递放下再去吧。”到了左然办公室,放下快递,“呼……这么重的包裹,不会又是卷宗吧,就不能发电子版吗……”

“诶?左律师?!”这……是我认识的左然吗?我们律所的首席,业界最年轻的高级律师,左然?

他将自己陷入皮椅中,温和的晨光洒在他的脸上,却无法拂去他眉眼间的颓然无力。

此刻的他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从艰难旅途中折返的远行者,刚刚卸下了沉重的行囊,正肆意释放着疲惫与脆弱。

我喊了一下他,“左律师你……”左然缓缓的睁开了眼,“蔷薇,是你?”

我害怕极了,“抱歉,我不知道你在,没敲门就进来了……”

左然扯了扯领结长出了一口气,精致的着装对于此刻的他来说,更像是枷锁。“没关系……”左然再次闭上眼。

“左律师,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左然揉了揉额角,眉头紧蹙。

“还好,我没事。”我担忧的看着他,心想:真的没事吗?左然的声音有些暗哑,显然,他此刻与我交谈是在强打精神。

“我去给你倒杯咖啡吧,快递我就放在茶几上了。”“嗯,有劳了。”说完,我就去倒咖啡了。

心想:左律师是在通宵加班了吧?他桌子上的那本未定事件簿……是新接的案子吗?唉,不想了,人家高律都那么勤奋了,我更要努力才行!中级考试一定要过!加油!

咖啡机中飘出诱人的馨香,我将左然的杯子准备好,忽然听到了电子设备的振动声。

“诶?”

声音来自咖啡机旁的iPad。亮起的屏幕上,是一条刚刚推送来的新闻。

“天价版权案宣判,雪玉珠宝胜诉!”蔷薇看完新闻,“……是推送新闻啊。”

“雪玉珠宝是左律师代理的案子吧,果然又赢了呢!”

“从没听说过左律师败诉,可媒体却说左律师胜诉率是99%……”

“难道他加入忒弥斯之前输过?”

我拿着iPad解锁,可是解不开,“指纹无效,不能解锁……”

我又看了看iPad,后面有个小贴纸,“看来这个iPad是程橙的。”

“她总是丢三落四的,现在不会正在家里焦头烂额地找iPad呢吧……”

我正想放下iPad,又一条推送点亮了屏幕。

“基因抗癌新药发布,亚宁生物书写医学史新篇章!”……

“又有新药吗?这两年很多大财团都投资药物研发了呢。”

心想:除了亚宁生物,和印集团的和印制药实力也不容小觑。

“虽然市场竞争很激烈,但对绝症患者来说,这是好事呢。”

泡好咖啡后,推开门,“左律师,咖啡好了。”

“多谢。”

我回来时左然已经将自己收拾妥当了。他正专注地阅读着案卷,指间的钢笔不时写写画画。

看到垃圾桶中的快递包装袋,我猜左然已经开始忙他的新案子了。

我小心避开了桌上的文件,将咖啡放到左然手边。

“你接了很紧急的案子吗?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用。”

“今天休息,你怎么来了?”

“我要准备中级律师考试,在律所复习的话,查资料会很方便。”

“如果需要帮助可以来找我,我今天都在。”

“那真是太好了!谢谢左律师!”

过了一会会儿,“左律师你忙了一宿还没吃东西吧,我正想去买……”

楼下的门铃忽然响了。

“有客人?”左然站起身。

“我去看看。”

“如果接待不了可以带到我办公室来。”

“好的。”

律所门口,一男一女正在争吵。那男的说,“薛欣然,那老头子都认命了,你又何必多此一举呢?找律师也只是花冤枉钱而已。”

“你要真有心,不如买我们美味咖的公关服务,保证把青萍私房菜洗得白白净净的。”

薛欣然听到这一番话更气了,“我呸!鲁海洋,你睁眼说瞎话!美味咖就是想榨取商户手里的钱而已,什么时候真心为商户过!”

被称作鲁海洋的男人忽然向前一步,抓住了薛欣然的手腕。

“薛欣然,你说话小心点,我们公司可是有背景的,不是你一个乡下丫头惹得起的。”

“先生,这里是律师事务所,请你放尊重些!”我上前分开两人,将薛欣然护在了身后。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