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陆剑星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玄幻:大魏执剑人无弹窗阅读

由作者借箭十万所著,玄幻小说玄幻:大魏执剑人火爆上线,主角是陆剑星,主要讲述了:【历史玄幻】【无系统】【爽文】【搞笑】陆剑星意外穿越到了大魏王朝!这里有完整的修炼体系,有文道,武道,术修,邪修!当然,也有少不了的教坊司!本想做个闲官,顺便丰富一下京城百姓的娱乐生活,没想到命运却一

陆剑星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玄幻:大魏执剑人无弹窗阅读

第二章:推理

陆剑星回忆着那晚发生的一切!

左简之身为员外郎,堂堂朝廷四品大员,为什么要请一个芝麻绿豆的小官喝酒吃饭?

名为欣赏,但这种鬼话可骗不了前世看过无数权谋小说的陆剑星!

而且据自己了解,无论是姓苟的,还是姓左的,哪怕是那个姓荆的,屁股都不干净!

这样的人无利不起早,给你谈欣赏,你要真信了,恐怕被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所以,这个左侍郎没事请吃饭,一定有目的!

这其中有鬼!

之后,左简之被杀,脖子上少一块皮肉,那块皮肉最后跑到了自己嘴里!

由此,刑部便推断,是自己修炼禁术,咬断了左侍郎的脖子!

但新的问题又来了,左侍郎为什么临死还要阴自己一回,他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实在没有什么动机啊!

陆剑星自认为自己的推断能力还不错,前世经常帮助自己的刑警好友推理案件!

但这一次,他突然有种迷茫的感觉,所有的线索和动机加在一起压根不成立!

“咚……”

找不到头绪的陆剑星有些烦躁,一拳砸在刑狱大牢的墙壁之上!

“换个思路……再来!”

陆剑星梳理了一下情绪,使自己冷静下来,重新梳理!

“北方大梁与大魏相互攻伐多年,潜入京城杀害朝廷重臣,倒也解释的通!”

“但他们又是如何潜入京城而不被发现的?”

京城内的太平书院住着院长与三千儒家学子,还有被罢官闲置的三公镇守,儒家所修炼的浩然正气正是这些邪修的克星,别说几个邪修,就是来几万个,恐怕也不是三千儒家弟子的对手!

邪修士在院长和三公的眼皮子底下杀害朝廷重臣,简直痴人说梦!

种种迹象表明……这一切并不是什么邪修作祟,所谓的禁术只是障眼法!

有人要掩盖死亡的真相,而自己就是那个替死鬼!

“呼……”

陆剑星长舒一口气,继续推理……

死人是不会开口的,但死人可以说话!

隐约之间,陆剑星不由想起了这几位死者的身份,不是六部的尚书,侍郎,就是大学士,国子监的师正,无疑都是朝廷重臣!

“这些死者有什么死亡规律或者相同点?”

陆剑星这个芝麻绿豆的小官对朝廷内事接触不到,所以并不怎么了解!

但大致的情况还是有所知道的!

八年前,永兴帝萧胤罢三公,建立内阁,朝政大事全部由首辅李宗敏,次辅牛思黯掌管!

这二人争斗多年,从六部到各州布政使几乎都在二人的掌控之中,京城七成的官员都拜在二人门下!

李宗敏称:李派,牛思黯称:牛派

前世的陆剑星为了转正,主动投靠李派门下,李宗敏压根没搭理他……

又投牛党,牛思黯家的大门都没进去就被轰了出来!

陆剑星忍不住嘲讽一下自己:“从九品的官还不如首辅家的狗值钱呢!”

也就是说,这几个被杀的官员不是李派就是牛派的人!

“死了就死了,一群吃皇粮不拉黄屎的蛀虫,死了活该,呸……”

“你们党争,和我有什么关系……”

陆剑星抱怨着,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口中喃喃自语道:“好像还真有关系……关系还挺大的!”

记忆中,这些死者好像都是李党的官员,仔细回忆一下,没毛病,就是李派的那群狗,包括坑自己的左简之!

“我终于明白了!”

陆剑星兴奋的喊道:“来人,我知道真正的凶手是谁了,我要叩阙!”

……

正当陆剑星鸣冤之时,太平书院大门外走来一位须发皆白凌乱,衣服脏乱破旧不堪的老人!

只见他提着一把锈迹斑驳的长刀,全神贯注的盯着门框上太平书院的牌匾!

“这位老人家,这里是太平书院,您有何事?”

两名身穿儒衫,腰悬佩剑的儒家学子上前拱手行礼,并询问这位奇怪的老人!

“我找张闻道!”

话音刚落,两名儒家学子当场愣住!

张闻道何人?

那可是太平书院的院长,三公的老师,就是永兴帝见了也会恭敬的称一声:“张先生!”

眼前这位如同乞丐一般的邋遢老人竟然直呼名讳!

“老者何人?怎敢直呼我们院长名讳!”

老人佝偻着身体,淡淡说道:“你去禀报一声,有位故人求见!”

“我们院长正在与三公论学,无法相见,老者还是……”

话还未完,只见一道刀芒闪过,太平书院的牌匾被劈成两半!

老人脸色苍白,全身的力量仿佛被这一刀抽空,随后将那把绣刀扔在门前。

“事关紧急,恕老朽无力了,拿着这把刀去见张闻道,他不会怪罪你们的!”

……

太平书院,知书亭!

被罢官多年的三公恭敬的坐在次位,与院长张闻道品茗论经!

“你们三人今日心不在焉,想必是忧虑朝堂之事吧?”

张闻道端坐在主位之上,手中捧着一本儒家经典著作,一身粗布儒衫用一根草绳裹着,满头银发垂到身后,梳理的一尘不染!

“老师明鉴!”

三公之首的太师不敢有一丝怠慢,连忙拱手说道:“如今我大魏天子痴迷那虚无缥缈的黄老长生之术,已多年不理朝政,天下官员皆争名夺利,此次牛李党争竟牺牲如此多的官员,简直令人发指!”

“惊天大案,后世史书又增添一笔!”太傅接着说道。

“哼!”

太保瞪着一双虎目,愤怒道:“如此下去,大魏必亡!”

“太保慎言!”太傅觉得这话有些过了!

“怕什么,我说的不对吗?”

太保不同于其他儒家学子,君子不争,温润如玉,更像一个嫉恶如仇,敢说敢做的武人!

而且太保也是三公里唯一一位文武双修之人!

“老师,京城刺杀案,刑部定案了,一个从九品的小吏勾结妖物,刺杀朝廷重臣……您说,这不是打我们太平书院的脸吗?”

太保是个直肠子,有什么说什么,丝毫不避讳自己的想法。

“老师,此事我们三人有不同的看法,学生的意见是趁机向圣上进言,太傅的意思是,作壁上观,太保认为,由我们儒家出面,揭露牛李的真实嘴脸,解救那个九品小吏,老师,您怎么看?”

院长张闻道面无表情,如同老年面瘫一般,就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仿佛没听到一般!

三公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说话!

“我能怎么看?”

张闻道开口:“我就坐在这看……”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狗咬狗而已!”

“老师,您这……”

太师欲言又止,见远处一名学子提着刀缓缓走来,忍不住问道:“为何在学院内携带利器?”

学子立刻拱手行礼,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张闻道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学子手中的绣刀,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惊讶,喃喃说道:“他怎么来了……”

……

晌午,从太平书院出来的邋遢老人再一次出现!

这一次出现的地点竟然是京城绣衣衙门!

这是一个上到文武百官,下到贩夫走卒谈之色变的地方!

绣衣衙门门前,一名身穿华丽锦衣的绣衣使趾高气昂的呵斥道:“要饭也不看看地方,拿把破刀吓唬谁呢?这里是绣衣衙门,不要命了,念你年老,不与你计较,快滚!”

“我要见萧光武!”邋遢开口说道:“老朽没时间与你多费口舌,这把刀是我的,你拿去给刘光武,就说这把刀的主人要见他!”

值班的绣衣使本想大骂几句,将老人轰走,不经意间却发现老人手上这把刀虽然锈迹斑斑,却与他腰间悬挂的佩刀,无论是材质,形状,大小,竟然一模一样!

能在绣衣衙门做事的人没有一个是酒囊饭袋之辈,绣衣使隐约感觉面前这个老人的身份不简单,所以也不敢大意,连忙带着刀大步走进衙门!

没一会儿,值班的绣衣使跑了出来,双手捧着绣刀,毕恭毕敬的捧到邋遢老人身前,语气极尽谦卑。

“老人家,指挥使大人请您进去!”

绣衣衙门大堂前,剑眉如星,满脸英气,面相极好的绣衣指挥使萧光武亲自出来迎接!

“是老大人吗?您……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邋遢老人径直走了进去,压根没抬头看这位“大魏铡刀”

“事关紧急,客套话就不用说了,这是我此生最后一次踏进绣衣衙门的大门……”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