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褚茶小说说好的无情魔尊,竟天天要亲亲完整版阅读

最近古代言情小说非常火爆,零下泡泡的这本说好的无情魔尊,竟天天要亲亲就写的超级精彩,主角是褚茶,主要讲述了:褚茶一直知道她要守护天选之子云阳平安度过一生,避免他再度遭受99%的虐待,只有1%的翻盘打脸剧情。这一次她成了云阳的师尊,守护他了二十载。不曾想一次大意,徒弟竟被那魔头掳了去。能力不及魔尊的褚师尊想出

褚茶小说说好的无情魔尊,竟天天要亲亲完整版阅读

第5章 会不会解开

褚茶如实说道:“为大人搓背。”

萧进被水打湿了身子,他赤裸裸地看着她,褚茶目光断断续续地盯着萧进,他是真的帅,脸好看身子也不差。

有力的肩膀,匀称的上半身,那种邪魅有力量。

再好看,脾气却不好。

大家都会害怕,褚茶晕乎乎地想着。

无论如何,她都成了一名光荣的搓澡工。

“行了,你下来。”魔尊大人命令褚茶。

褚茶不理他,她当着他的面走神。

“宋年年,谁给你的胆子不听本尊的话?”

褚茶被雷劈了似的回过神来,连忙求饶,“大人,大人,都是我的错。

我下次还敢,不是,不,我下次不敢了。

高贵的魔尊大人,我知道你不会睚眦必报,你是个心胸宽阔的好魔尊!”

“你还是不够了解本尊。

巧了,本尊就是睚眦必报,心胸狭隘,眼里容不得一点沙子的魔。

所以,你要接受惩罚!”他带着渗人的笑意说道。

萧进朝她招了一下手,褚茶就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往前带动。

她的整个身子悬在水池上方的半空中,完了,她的心里拔凉拔凉,不出意外的话,她就要掉进去了。

“说一百遍,魔尊萧进威武,定要名垂史册。记住了,声音要大点,我要听得见。”

就这?

谁教你的这么惩罚人。

萧进闭眼聆听来自眼前这个对他有信仰的男子对他的夸赞。

虔诚的信徒,对他因诅咒带来的疼痛有所抑制几分。

当他被诅咒彻底控制的时候,他什么都不会记得,也不记得自己传给褚茶了一些魔力,对她做过的事。这都是诅咒的锅。

褚茶越念越起劲,甚至觉得自己还能再来个千百遍。

不行,万一多念了,马屁没拍准,他大发雷霆怎么办。

念完100遍的褚茶兴高采烈地对萧进说道:“魔尊大人,我念完了,可以放我下去吗?”

萧进睁开眼,诅咒比往日它对他施压的力量要轻很多。

念完话的褚茶脸蛋红扑扑的,几缕秀发黏在她的脸上,她泛着光的眼眸希翼地望着他。

他的心像是被刀子剜了一下,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里盘旋,“你嫉妒他,杀了他,让他成为你的傀儡,没有人能够超过你。”

这个诅咒可真有意思,想要控制他的意念,它可去做它的春秋大梦去吧。

“你就像一条地上扭动的蠕虫,本尊迟早会灭了你。”

“哈哈哈,至少现在你灭不了我。”

诅咒溜到萧进荒凉的识海沙漠里,这里本是大红大紫,金丝错落的迷离美景,全让它用一己之力摧毁了!

它幻化成萧进的模样,“我可是要与你共生存的!”

“宋年年,接着念。”

褚茶哑然,萧进既然开口了,那她从命。

之后一道粗壮的金光射在诅咒的身上,萧进心疼这道光,这是金子幻化成的。

诅咒灰飞烟灭,“啊啊啊。”

今天的它死了,明天的它依旧活着。

萧进一个响指,褚茶猝不及防地掉进了池子里。

就不能提前跟她打声招呼。

出乎意料的她没有呛住,她可以在水中自由呼吸。可是萧进给她的魔力,刚才她全部用那一招还给她了。

她疑惑地从池子里探出脑袋,她看到自己的身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魔气,想必是萧进奖励她刚才的慷慨发言,不让她彻底成个落魄的落汤鸡。

萧进心情愉快,毕竟褚茶的祈祷对他的诅咒有用。

那他就不为难她了。

“衣服脱了。”

“啊?”褚茶下意识地发出声,她现在是个男人,不可以羞羞。

“那,我,我脱。”

褚茶解着身上的法衣,这件法衣在酷暑严寒的天气里可以随意保暖或者保凉,这也是她敢爬上后山的底气。

她双手慌乱地解着胸前的衣带子,越是着急越是解不开。

她不想着急的,可自己的心不听话。

它跳的剧烈,恨不得蹦出她的身体。

想她也是个洁身自好的女孩子,会遇到有一天要跟陌生的男子共浴。

她脸皮子偶尔也会有单薄的时候。

萧进看她红着脸,解不开衣带子,心想宋年年怎么就这么傻,不知道不会解衣带子就不要穿这种带子多的衣服。

不过他也没感到厌恶。

一双骨节分明,有些泛着粉色的手指拂开她的手,拉住了她的衣带。

褚茶咬着下唇,可怕的魔尊大人来给她解衣带,她的心跳得越发狠了。

他有魔力,完全可以用魔力来给她解开。

他是何居心,褚茶的思绪乱飞。

萧进听到了她鼓点般跳动的心脏,看把她给急的。

不过没关系,他会帮她。

“这么笨,怎么活到现在的。”

褚茶磕磕巴巴地回道:“我,我,我命硬。”

“要不把你的发带也解开,打湿了发带不好。”他问褚茶。

“不可以!大人。”褚茶手快地抱住自己的发带。

那件法衣已经被萧进解开了。

萧进扬眉,他才想起来这是一件名贵的法衣,他在很久之前见过,差点不记得它。

小家伙真是深藏不露,怪不得她从水里出来衣服没有湿。

她还有多少秘密呢?他突然想了解一下宋年年的过去。

她这么大的动作,内里的中衣露了出来。

外衣防水,中衣可不会。

中衣在水的包裹里紧紧贴在褚茶的身上,一览无余,真是一马平川。

瘦的肋骨格外显眼。

这弱不禁风的人,竟是他收的手下。

他有信心把她养的强大起来。

褚茶绞尽脑汁地开口:“魔尊大人,这条发带是我前不久唯一的死去的长辈赠我的,我要为他守孝三年,三年不可以取发带。”

萧进的心里发狂,虔诚的信徒怎么可以为别人守三年,他想毁了发带。

可是,宋年年会不高兴的。

她不高兴关我什么事?萧进有一瞬间的迷茫,或许是因为她对他的信仰,他不想失去这个忠心的信徒。

“当了属下,要改自己的称呼。不要没大没小的,否则本尊会不高兴,把你赶出去。”

褚茶一字不落地听着萧进的话。

是真的凶巴巴。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