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穿越红楼,贾蓉要帮金钗逆天改命免费阅读,贾蓉秦可卿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热门小说穿越红楼,贾蓉要帮金钗逆天改命,主角是贾蓉秦可卿,是由宇扬所写,内容非常精彩,讲述了:简介:作为现代红楼梦的爱好者,穿越到红楼梦里,莫名其妙跟书里的贾蓉交换了身体和意识。国色天香的妻子秦可卿要命丧天香楼林妹妹要为大脸贾宝玉泪尽而亡貌美如花的薛宝钗独守空闺元春暴毙,王熙凤惨死,迎春受虐而亡,探春远嫁,惜春出家,真是老天欺人太甚。更可恶的是,不过数年,贾府就要抄家入狱,顶尖的富贵命,就短暂的结束了?是可忍,孰不可忍。贾蓉带着系统要逆天改命,只是这系统好像有点不在线真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还得打铁自身硬。

穿越红楼,贾蓉要帮金钗逆天改命免费阅读,贾蓉秦可卿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第七章 访荣国府,贾蓉要借势

早年,宁国府和荣国府相邻而建,建筑规模同样的磅礴大观,气势如虹,但宁国府随着贾敬的出家和子嗣的单薄,早已日薄西山。

反而是荣国府看着像个样子,面积也比宁国府大了一倍有余,光是建筑面积就达百亩,大小房间二百一十二间、游廊一百零二间。整个府邸分中、东、西三路,各路均为五进四合院,再现钟鸣鼎食的富丽堂皇,院内佳木成荫,花草遍地,象征玉堂、富贵、长寿、吉祥的玉兰、海棠、银杏、紫荆等珍奇花木比比皆是,宛如人间天堂。

说起荣国府也是怪事,贾赦身为嫡长子袭爵位,但却不掌权,还偏居小院,整日也是不管正事,酗酒闹事,寻花问柳更是常事,贾母也并不怎么管教。

反而是二房在荣国府出了头,不但贾政蒙恩工部官职,而且家中大事,皆可决于他。

府内内务上,王夫人虽然放权让王熙凤掌了管家大权,但是王熙凤却常常还得去请教姑姑王夫人,反而怠慢了自己的婆婆邢夫人,这也是众人啧啧称怪的地方。

贾母到底是出于何心,贾蓉好奇书中所言,却不想追根究底。

毕竟自己还需要攀伏在贾家一门两公的大树上,犯不着自找麻烦。

贾蓉此番去的就是贾母的西院,荣庆堂更是富丽堂皇,它仿造苏州园林,处处都是雕梁画栋,精致无比,院内奇珍异草无数,走廊之间小桥迂回,山水回转,仿若世外桃源。

荣庆堂内更是装饰的金碧辉煌,奇珍异宝摆设无数,一眼望去,光耀夺目,这不是秦可卿屋里摆设的赝品可媲美。

贾蓉进去的时候,贾母正坐在榻上,与王夫人,邢夫人闲话家常。

“贾蓉给老祖宗请安,给两位叔母问安。”贾蓉恭恭敬敬的向贾母行礼。

“你这孩子,这么大了还闹出如此动静,你的身子可还好。”贾母招手将贾蓉叫到身边,拉着他的手,关心问道。

“谢谢老祖宗的关心,现在已大好了,今日来扰老祖宗清静,一是为了昨晚的混乱而请罪问安,二是我想求老祖宗一个事。”贾蓉跪在榻前,伏低身子,让背后的伤口崩开,红色的印迹慢慢渗出,染红了月锦色的丝绸。

贾母着急的拉起贾蓉,招呼着身边的嬷嬷赶紧去拿伤药。

“老祖宗,你看我真的在家呆不住了,长此以往,怕是要丢了性命。”见状,贾蓉心里便有底数,赶紧哭惨喊冤,想要利用贾母的同情心。

“小孩子乱说什么,此番,珍哥儿做得太过分了,我会好好说教他,你且放宽心。”原本贾母不想过于插手东府的事情,但是贾蓉的伤势,让她心生怜悯,心里觉得自己有必要出手,缓和一下父子之间的矛盾。

“老祖宗,真不是我乱说,父亲一贯觉得我游手好闲,不务正事,事事严格管教。今日父亲能为家仆动手惩戒我,明日也就为了其他事情出手教训我,所以我想离开京城,回金陵住段时间。免得我在父亲跟前,恼了他的心。”贾蓉努力挤出几颗泪珠子,可怜兮兮的说道。

“京城呆的好好的,你回金陵老家做什么?”贾母不满贾蓉的逃避,东府就这点心气吗?遇事就逃,以后宁国府怎么在京城立住脚。

此时此景,王夫人在一旁露出一丝微笑。

贾蓉见老太太面露不豫之色,赶紧说道:“一来,父亲对我素来不喜,我回金陵,父子分开一段时间,也许会有点转机,二来去年皇上开恩科,我想回应天府参加科举考试,争取明年参加会试的资格。年前,我已经让小厮回应天县报名参加了科举考试了。”

贾母脸色稍霁,同时对贾蓉身为国子监的学生,反而去参加秀才考试感到不解。

贾蓉抓住机会,赶紧解释道:“父亲承爵只是三等爵威烈将军,轮到我承爵的时候,怕是更要被降爵,如此长往,宁国府的荣耀早晚要有被败光的一天,且我只是国子监的捐生,并不是实打实的功名身份,就算以后科举出仕,也会被正派科举的官员所不耻,起点和发展也会落后许多,最多只能到地方大员,孙儿志在入阁。”

此时,贾蓉要做的就是引起贾母的好奇,所以就漫天画饼,反正入阁也是几十年以后的事情,谁会去记住今日的狂言,到时贾母怕是早已长眠。

倒是眼下,贾母对贾蓉的安排和心志暗暗称奇,想不到贾蓉早做安排,于是便好奇问道:“想不到蓉哥儿有此大志,贾家祖宗可感欣慰,但不知蓉哥儿可有多大把握。”

贾蓉见状,赶紧立下誓言,只要老太太相信,这事就成了大半。“孙儿自当尽全力,争取金榜题名。”

贾母欣慰的摸了摸贾蓉的脑袋瓜子,难得下代的子孙还有头脑清醒的,往日自己怕是被贾蓉的藏拙骗了去,昨日贾珍如此对待亲生嫡子,也不怪贾蓉的隐瞒,心里也就不恼火,反而期许的说道:“好…好,蓉哥儿争气了,贾家到底还是要出麒麟儿了。鸳鸯去我屋里,再取五百银子,当作蓉哥儿的费用。”

王夫人心里鄙夷贾蓉,贾蓉往日的作为,她都是看在眼里,那都是实打实的事情,贾蓉要是中举,才是滑天下之大稽。

贾母莫非老糊涂了,竟然被贾蓉几句话就骗去了几百两银子,要是其他子弟都如此,该如何是好,但是脸上却也露出欣慰的笑容:“既然蓉哥儿有此大志,叔母也送上薄礼100两银子,先预祝蓉哥儿金榜题名,光宗耀祖。”

邢夫人也赶紧表态,要资助百两银子。

凭空多了几百两的银子,贾蓉乐开怀了,这可是好几年的月银总和。

贾蓉赶紧一一道谢,嘴上更是豪言壮志,一切尽在我胸中。

贾蓉与众人说笑之间,鸳鸯捧着五百两的银子和金疮药,在贾母的示意下,走到贾蓉的身边。

贾蓉进荣庆堂,一直循规蹈矩,恪守成规,这也是贾母心生好感的原因之一。

直到此时,贾蓉这才抬眼望去,只见鸳鸯果然如书中所言,长得蜂腰削肩,鸭蛋脸,乌黑长发只用简单的簪子挽了丫鬟的发鬓,高高的鼻子,两边腮上微微的几点雀斑,甚是可爱,那嘴儿却也是樱桃小嘴,颇为诱人。

难怪贾赦想要娶她为妾室。

看着鸳鸯显示的23的好感值,想起可能短期再也见不到,还是先收获再说。

又想起鸳鸯父母在南京为贾家看房子,贾蓉赶紧将正题提上明面,“今日还有一件事情还要求老祖宗答应,还望老祖宗不要怪我不知轻重,胆大妄为。他日我回金陵,辈分小到见人都要频频跪拜行礼,求老祖宗行行好,将老家祖宅的对牌给了,好让孙儿在旁支族人面前,不灭宗家主脉的威望。”

“你这泼猴,从前倒是看不出你的狡猾,今日看来,你做起事竟是面面俱到,处事圆滑,活该宁国府出了你这等人物,有机会重振雄风。今日我便依了你,但你要不骄不躁,好自为之,要是你再如往常一样败了事情,我可饶不了你。”

说着,贾母又打发鸳鸯去屋里取了对牌,又转身对王夫人笑道:“宝玉素来聪慧,今后可要努力读书,切不可落后于蓉哥儿。”

王夫人连连称是,心下却不以为然,贾蓉什么习性,自己怎会不知道,宁国府靠他起势, 岂不是镜中花水中月,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我家宝玉是携玉应运而生,才是真正富贵在天之命,岂是贾蓉可攀比。

正好,此时贾政上朝回来,向贾母问安,请教朝中之事,听闻贾蓉有志于科考,心中大喜,又追加了两百两的银子。

贾蓉也是心中大喜,看来这个工部员外郎,还是油水颇多,又想起老岳丈秦业的官职是工部营缮司郎中,此间瓜葛,必须好好梳理。

贾政养的起众多的文人墨客,又酷爱收集名画古籍,怕是花费不浅。

如此巨大的花费,书中称他为不骄不奢,恐怕言过其实,又想书上却说他是迂腐古板,严厉生硬的忠臣,此事,值得商榷。

唯一肯定的是,贾蓉与秦可卿的婚事,恐有说法。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