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重生归来,她是夜少的心尖宠免费阅读,夏千歌夜子寒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主角是夏千歌夜子寒的小说重生归来,她是夜少的心尖宠超级好看,是由月下霜所写,主要讲述了:简介:【重生+甜文+团宠+宠妻+天才】前世瞎了眼,才会把渣男视为唯一,害得大哥入狱,二姐被渣男家暴致死,视她如命的男人她如敝履不屑。重生归来。夜子寒大手一揽勾住夏千歌的脖子,“女人,这辈子你都别想逃!”夏千歌妩媚一笑,“夜总,我就是来报恩的!”

重生归来,她是夜少的心尖宠免费阅读,夏千歌夜子寒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第8章 夏千歌,把我手机号存起来

夏千歌看着夜子寒,她不懂,为什么夜子寒安排她在办公室?

原来夜氏这么忙,为什么前世总在她身旁?

为什么前世她怎么骂他,侮辱他,他都不离不弃,始终对她温柔。

“夏千歌,城东有一家鲁家面点,你去给我买一份。”

正当夏千歌愣神的时候,夜子寒说。

???

“夜总,我们这里距离城东有二十公里,要是堵车的话,一来一回要一小时了……”

“所以,十二点你能回来。”

夜子寒看了一眼手表说。

“好。”夏千歌咬牙切齿的笑着答应。

夜子寒,要不是看在你以前对我那么好,我才不管你呢!

夏千歌拿起手机,包包,夺门而出。

“青青,中午怕是不能请你吃饭了。”

夏千歌在夜氏集团门口,垂头丧气的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等了十几分钟,也没有等到一辆出租车。

地铁也没有直达,她一度怀疑,夜子寒就是故意的。

“怎么了?千歌。”

接通电话,杜青青问道。

“夜子寒让我去城东买面点,我都等了十几分钟了,没看见一辆出租车,你说,他是不是故意整我?”

夏千歌走来走去,有些无聊的踢着脚边的小石子。

“千歌,我听老员工讲,这里出租车一般不来的,你往地铁站的方向走,那里的路口应该会比较好打车。”

杜青青拿着刚打好的资料,忙得不可开交。

“额?是吗?”

夏千歌回头看着地铁站的方向,那里好像是车辆比较多啊!

“千歌,我不跟你说了,我还要去送资料呢,先挂了啊。”

“好吧!”

夏千歌挂断电话,转身向地铁站的方向走去。

到了路口,很快拦到一辆出租车。

“师傅,到城东鲁家面点。”

夏千歌坐上车,对司机师傅说。

“好的,系好安全带,姑娘。”

司机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夏千歌,嘱咐道。

“姑娘,城东鲁家面点生意特别好,你现在去,怕是有点难买到啊。”

司机说。

“师傅,这家面点很有名吗?生意那么好?”

夏千歌看了眼手表,有些急。

买不到的话,她怎么向夜子寒交代?

“这家面点生意不是一般的好啊,听说是什么······什么网红面点,有的是从别的地方特意赶来买的。”

司机解释道。

“这可怎么办?老板交代下来,我买不到没办法交差啊。”

夏千歌看着时间,已经十一点三十分了。

“行了,姑娘,你也别急,我给你抄近路,能早点到。”

司机变道小路,确实没什么车,没十分钟就到了一个拐角,司机停下来,转头说,“姑娘,你下车右转到头就是,前面路太窄,车子过不去。”

“谢谢您,师傅。”

夏千歌下车看了看没多远,付了钱向司机道谢。

夏千歌右转直走,不一会就到了鲁家面点。

果然,排了好长的队。

夏千歌排在最后。

忙忙碌碌的店员,夏千歌看着一个个离去的买家,越来越少的面点,有些担忧。

‘叮铃铃······’

这是?

陌生号码。

夏千歌本来心情就有些郁闷,直接挂断。

不远处的黑色萨帕特车里,孟轩汗毛直立,犹如在冰窖。

这丫头,这胆大,竟然敢挂夜总的电话。

偷偷瞄着吃瘪的夜总,孟轩不禁在心里给夏千歌竖起了大拇指。

夜子寒看着买到面点,正在等车的夏千歌,薄厚适中的嘴唇吐露出,“孟轩,你去把她叫过来。”

“是。”

孟轩下车快速向夏千歌走去。

“夏小姐,这是给夜总买的面点吗?”

孟轩看着拦车的夏千歌说。

“孟助理,”夏千歌回头看着孟助理,语气中有些怨气,“是啊,跑这么远,就买这几个面点,他是老板,他让干啥只能干啥!”

孟轩一听,有些好笑,“夏小姐,夜总说,你跑这么远给他买面点,正好我们回公司,一起吧。”

夏千歌看着孟轩手指的方向,黑色帕萨特,夜子寒的私人车辆。

“孟助理,夜总在车上?”

“是,他让你去的,你不去,我可能会遭殃。”

孟轩苦笑道。

“好啊,去就去,我又不怕他。”

说着夏千歌就往黑色帕萨特走去。

夏千歌坐在夜子寒的旁边,气氛压的太低,夏千歌也不知道怎么开口,感觉有点闷。

看着刚才的情形,夜子寒没想着搭理自己。

好吧,睡觉,睡觉就不尴尬了。

“夏千歌,把我的手机号存起来。”

夏千歌刚闭上眼睛,夜子寒的声音从她身边传来,有点低哑,富有磁性。

夏千歌一惊,“夜总,我没你电话。”

“刚才你挂的就是我的电话。”

夜子寒的语气感觉有点生气,克制说话的语气,声音磁性像重力的吸引,让夏千歌欲罢不能。

“额,好。”

夏千歌拿出手机,存上夜子寒的电话。

“夜总,谢谢你捎我一程。”

夏千歌放下手机,拿出面点,“夜总,你的面点。”

“我也是顺路。”

夜子寒接过面点,漫不经心的说。

孟轩在前面有些苦笑,顺路?

谁家顺路二三十里啊?

“额……还是谢谢你。”

夏千歌望着窗外,总感觉这里很熟悉,不记得自己以前来过啊。

“感觉这里有点熟悉,不知道以前是不是来过?”

夏千歌故作轻松的说。

夜子寒听到这话,心里一颤,莫非她想起来了?

夏千歌揉揉额头,接着说,“我好像不记得自己以前来过这?”

这话对夜子寒来说,犹如一盆水从头顶泼下。

是啊,怎么可能来一趟就想起来了,没关系,想不起来也没关系,以后我守护你。

夜子寒看着面点,思绪不知道飞到哪里了。

夏千歌看着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夜子寒,他,是不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

……

回到办公室的夏千歌回想着在车上夜子寒的表情,总感觉不对劲。

“夏千歌,你去把会议室收拾一下,一点的会议。”

“夏千歌!”

夏千歌正在想着车上,夜子寒突然加大音量,把她吓得一抖。

立马站了起来,“啊?夜总,怎么了?”

夜子寒抬起头看着夏千歌,顿了顿,不紧不慢的说,“我说,会议室收拾一下,一点的会议。”

“嗯,好。”

夏千歌急急慌慌的赶去会议室。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