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潘富贵小说我能洞察世间万物完整版阅读

由作者阿蚊所著,玄幻小说我能洞察世间万物,主角是潘富贵,网友评价非常高,主要讲述了:简介:穿越异界,觉醒天赋!神仙妖怪,奇珍异兽,天材地宝,世间万物的奥妙,全都一览无余!收徒弟,交朋友,炼丹药,看风水,夺法宝,降妖伏魔,匡正乱世!“无极剑圣,来我家里请穿鞋!什么?你是登仙境?登仙境很牛吗?门口旺财都比你能打!”“血河老魔,人间界不许出现鬼蜮,懂吗?如果管不住手下,我就罚你净身去做太监!”“瑶池女帝,你5000年没谈过恋爱,内分泌失调很严重,导致境界无法提升!晚上来找我,谈谈人生和理想吧!”

潘富贵小说我能洞察世间万物完整版阅读

第4章 打脸

“潘老师,你怎么不说话?不会生气了吧?哈哈哈哈!”

潘富贵控制情绪,埋头干饭,没有搭理柳随风,对方却不依不饶,继续嘲讽。

“潘老师,像你这样数祖忘典之辈,还有闲心吃饭?你可真是不知羞耻呀!”

这已经是赤果果的骂街了。

理智上,潘富贵明白,柳随风所说的一切,都跟自己没关系,毕竟,那是仙二代的人生。

情绪上,潘富贵很愤怒,他对柳随风产生了杀意,因为这家伙,揭开了“自己”的伤疤。

“滚远点,小心我杀了你!”

愤怒犹如膝跳反射,不太好控制,潘富贵无奈,只能郑重的警告柳随风,别惹自己。

“你杀了我?你行吗?”

柳随风脸色一变,腰间宝剑弹起又复落下,他想一剑劈死这条咸鱼!

只是,潘富贵再怎么说,也是潘子之孙,他可以羞辱,却不能击杀,否则,他的生命也走到尽头了!

“潘老师,感谢你有个好爷爷吧,以你这么嚣张的气焰和废物的本质,早就应该被稷下学宫开除了!”

“还有,你以前得罪过的青年才俊,现在个个都比你更强,随便找一个,就能干翻你十万八千次!”

柳随风冷笑道:“儒家有一句话,叫知耻而后勇,你整天混日子,真是猪狗不如!”

潘富贵摇头道:“那句话叫知耻近乎勇,不是知耻而后勇,我混日子是我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想出人头地,就去努力奋进,别来踩我!”

“你认为我很垃圾,就去挑战牛人!稷下学宫有那么多金牌讲师,你去羞辱他们试试?你不敢去,你装个屁?别人收学生,学生都给老师三拜九叩,送钱送宝贝,你呢?收完了学生,还要请学生吃饭!就这,你还跟我装清高?你算什么东西!”

柳随风有些尴尬,确实,他带着学生们来食堂,就是请他们吃饭,劝他们加入自己的学习小组,好为自己冲业绩!

他没想到,往日一言不发,沉默如石头的潘富贵,居然这么能说,而且,说的头头是道,条条在理,自己竟然无法反驳!

玄黄界民风淳朴,不像潘富贵,来自于地球,网络舆论,天天熏陶,论起斗嘴,一百个柳随风也不是他的对手。

柳随风说:“你不要脸,每次教学水平测试,你都是垫底的货色,你有什么资格来嘲笑我这个中级老师!”

“中级你骄傲个屁啊?”

“我曾经是麒麟榜榜首,天下闻名,你跟我这装什么大尾巴狼呢?”

“我仗剑江湖,行侠仗义,令群魔闻风丧胆之时,你tm还是一块鱼豆腐!”

柳随风被潘富贵骂的脸色通红,指着对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还是太淳朴了。

周围的同学们,也都很年轻,哪里见过这种场面?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潘富贵对所谓的“末等讲师”之屈辱,丝毫都不放在心上。

柳随风却是要脸的人,他这一生的至高荣耀,就是混到稷下学宫来当剑术老师。

这份荣耀,如今被潘富贵一脚踩在地上,他哪儿受得了?

“我要跟你决斗!”

“拔剑吧,潘富贵!”

唰啦,柳随风拔出佩剑,这货是纯阳宫的真传弟子,纯阳宫在道门九宗里,以剑术出名,柳随风是结晶境界,全力一剑挥出,速度突破音障,威力开山裂石,算是强劲的实力派。

“斗剑?你确定吗?”

潘富贵望向柳随风,洞察之眼提示:“柳随风,纯阳宫真传弟子,修炼《御剑诀》达到圆满境界,《炙阳剑气》达到小成境界,《落霜剑意》达到娴熟境界。武功破绽18处,致命弱点有7处,综合评价:马马虎虎。”

柳随风被潘富贵瞥了一眼,不知为何,竟然感觉到一种刻骨的寒意,就像青蛙被毒蛇盯住一样,这是修道之人的第六感,往往非常准确。

柳随风连忙运转纯阳宫的心法,抵御心悸之感。

却听潘富贵漫不经心的说:“你主修御剑诀,练得还不错,只是,你运转御剑诀之前,总会动心起念,预判敌人的位置和攻击轨迹,这一念之差,大概有五分之一秒,如果与我对决,我可以杀你三到四次。”

“你的炙阳剑气,还算有些火候,说句小成境界,应该没啥问题……你以前做人本分,修炼刻苦,也算难得,现在呢,炙阳剑气小成,纯阳宫的结晶期,你可以排前三,所以你就飘了,做事毛躁,或许也是受到炙阳剑气的影响吧!”

“落霜剑意,你应该刚练没多久,我想,你的初衷是综合炙阳剑气带来的燥热感?结果呢?落霜剑意万物萧条的意境,你根本没有领悟,反而走上邪道,变得善妒,阴暗,再这么下去,纯阳宫柳随风,就要从潇洒侠士,变成阴险小人了。”

潘富贵字字如刀,每一句话,都戳在柳随风的心窝子里,霎时间,柳随风脸色惨白,握剑的手,不由得放下了。

“柳老师,我说的对不对?你还想跟我斗剑吗?”

柳随风沉默不语,因为,潘富贵说的所有话,全都真实不虚。

当你被对手看破,你最好的选择,就是道歉认错……

现实很残酷,柳随风深知这一点,如果他还敢拔剑,根据稷下学宫的正当防卫守则,潘富贵就有权利让他身死道消……五分之一秒,出手三四次,这种事,他柳随风也做得到!

“你!你毕竟踏入过金丹境界,有些眼力也是理所当然!”

“潘富贵,你不要得意,我一定会加倍努力,早晚超越你!”

“等我踏入金丹境界,再来找你斗剑!”

“哼,徒儿们,咱们走!”

柳随风带着十几个徒弟,灰溜溜的离开三楼,那模样,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对潘富贵,多有称赞之意,甚至可以说,刮目相看!

毕竟,作为不求上进的末等讲师,仙二代在稷下学宫,也有很高的知名度!

只是,普通学生,哪里知道仙二代以前的光辉历史?

如今听说他原来这么牛,很多学生都有些动心了。

“潘老师虽然跌落境界了,可是眼力依然在,不如我们拜他为师?”

“对呀,我觉得,能得到潘老师的指点,我的修为一定突飞猛进!”

“是是,拜师,咱们都去拜师,我听说了,潘老师根本没带徒弟!”

“哼,算了吧,他这么懒,拜师也不教你,凭白占用你的师父名额!”

“我也觉得,谨慎点好,拜师名额很宝贵,多观察一下,以免耽误学业!”

此前,谁都看不起的末等讲师潘富贵,如今,竟然被人们议论起来,有议论就是好事,哪怕有一个拜师,潘富贵都是赚的。

老师嘛,所有福利待遇,都跟学生的数量与质量息息相关。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