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梵七烟玄年、杨亦满树繁花无弹窗阅读

满树繁花 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是第一颗扣错的纽扣,主角是梵七烟玄年、杨亦,主要讲述了:简介:杨亦乐从小跟外婆相依为命。没有来得及跟外婆分享考上双一流高校的喜悦,外婆却因病重去世。酷暑难耐的暑假也没有照暖她冰冷的心。她变成了没有人要,没有人疼爱的野孩子了!那个陪她一起长大的男人从第一眼就爱上她的男人——梵七烟。用自己的零花钱养大了她,自己却穷困潦倒……原以为她会一直依赖自己,直到结婚,生子,到老。然而当年轻有作为的玄年出现,打破了一切的美好。他有那么多头衔,从小医学天才,大学教授,生物公司的总裁。梵七烟惶恐不安。最后还是回家继承他的家族企业,与玄年斗到底!在这场娇妻争夺战里,谁最后赢得了她的芳心?***。 ***梵七烟:我养大的女人,我疼,我哄,我爱!谁也抢不走。玄年:我不是想碰她!我是想要她!都在地狱,谁比谁高尚?你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斗得过我吗?杨亦乐:真的吗?你真的会养这个孩子吗?好的,我再也不跟别的男人跑了。我每天在院子里,等你来,等你带孩子来看我了。我应该会很开心。

小说梵七烟玄年、杨亦满树繁花无弹窗阅读

第10章 依旧是独一无二的关爱

陌生的地方,加上认生床,她浑身不自在。睡了一个多小时就醒来了。

扫视这高档的房间,倦容堆积。

缓了缓,大脑运转,她想起来了,梵七烟创业了。一组零碎的记忆片段,一些不全的对话。

房间很安静,远离喧闹的顶楼,梵七烟特意为她准备的少女风格的房间。

拿起床头柜上的相框,她与他的合照。照片里他们笑容灿烂,多美好。

她起身,开灯。

宽敞明亮的屋里,一切那么梦幻。新的电脑,新的衣服,新的书籍,新的小饰品,新的盆景……

她满心欢喜地伸手抚摸。

有独立的卫生间,她开灯。空间大设施齐全,高端定制。

她甜甜的笑了。

置物架上摆着瓶瓶罐罐洗浴产品,香波沐浴露,护发素,身体乳。还有两套换洗的内衣。

这是准备很久了……

她合上玻璃幕门,宽衣洗澡。其实她不太舒服,头重脚轻,昏昏沉沉,做事一愣一思考,缓慢。

咔擦,外面的门打开了。

梵七烟进来,手里捏着一个小瓶子。夜总会很忙。他忙里偷闲,过来望望。也不知道她喜不喜欢自己的安排。

床上是空的,卫生间传来水声。

“洗澡了啊。”他自言自语。坐下来,沙发与卫生间是相对。

波点起伏花纹的玻璃门,虽看不见里面,但是迷迷糊糊能显现身影。她凹凸有致身材,像投影展示在他眼前。

他慌了神,心噗通噗通跳。他放下小瓶子,撇开脸,左右不定的眼球出卖了他。咳嗽几声,掩饰尴尬,每一个细胞都跳动着无法自拔。

梵七烟只好掏出手机,埋头打游戏。浑身莫名的燥热,喉咙干涩,弧度喉结滚动。

他脱掉外套,无法平静下来。

game over~~就在他挂掉的时候。

杨亦乐竟然穿着内衣走出来,弯腰低头,白毛巾包裹着她的秀发,湿淋淋的。

喷鼻血!这哪能受得了。

杨亦乐好像不在状态,这么大一个活人也没有看见。只见她坐到床上,机械地擦拭着湿发。

一会儿没了动静,发呆。像掉线了,一动不动。

她就是不想动,保持呆样,大脑空白,无比的解压,舒服。

梵七烟将游戏声音开大,震撼的配音。他操作,枪械射击声,战斗声,对话声,混成一团。

这是…什么声音。杨亦乐一怔。

终于连上线了。

好像是……

她猛的回头,看见坐在沙发上打游戏的梵七烟,惊魂瞬间,花容失色。她忘记,这儿不是她自己的家里!

她一把抓起睡衣,羞愧难当的遮挡住自己的身体。

“阿七,你这个混蛋!”她一边骂,一边躲到床下。

梵七烟装作聚精会神地打游戏,完全没听到她说话的样子。

杨亦乐赶紧套上睡衣,七手八脚的系上腰带。愤怒地探出脑袋,兴师问罪的模样!

见他埋头,手机传来奋战的音乐。

真的没有看见?也没有听见?她狐疑。

他的模样一点也不像演的。

这个家伙,气死人了!虚惊一场!

“耶!胜利!”他开心极了。

抬头,杨亦乐嘟着小嘴。

“洗澡了啊?”

“你什么时候来的!”

“啊?一局游戏吧。”

虽然很恼火,但是想想没看见,就算了。她没好气的坐下来。抠着手指甲,又开始发呆。

“想男人了?”梵七烟躺在沙发上。

他很不开心,在没有弄清楚A大校门口遇到的那个男人的目的之前,他都不会安神。这A大,人才济济,什么样的狠角色都有,非他现在力量能摆平一切事。

“想男?!人!梵七烟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有没有遇到什么人,跟我说说。例如外表高雅城府深的那种?”

“啊?没有。”

“真的?”

梵七烟还没有十全的能力,去拿捏任何人。希望这个傻乎乎的女人能给他足够的时间去成长,最后成为她唯一的依靠。

“谈恋爱了吗?”

他这是怎么了?问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她摇头。

“那有心仪的对象了吗?毕竟你们学校才子很多,总有一个对上眼的吧?”

他多么害怕,她点头。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维持在不清的状态,想表白吧又怕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僵持局面无法打破。

女人,除了读书厉害,其他的事情都是白痴。这么明显的爱慕,她都看不出来。

“你就这么龌龊?搞的好像我上大学就是为了找个男人?”

“我就问问。你都不关心我有没有心仪的对象?有没有谈恋爱?”

“我才没有那个闲工夫。每天忙死人了。”

“大学本来就是找对象的。你就不准备找一个?”

“现在不想。”她扭动着小脚丫。

“那什么时候想?想的时候可以找我呀。”他被自己打败了,拐弯抹角,就是没有进入正题。

关键时刻,她也不做声。

梵七烟起身,拿着小瓶子,走过来。

“你干嘛!”

“你膝盖都擦破了,要消毒。”

“早上骑车跌倒了。”他真细心。

“整天稀里糊涂。”梵七烟蹲下身子。

“其实也没多严重,被水泡过,所以看起来红猩猩,伤口大。”她都没有感觉到痛。

梵七烟小心翼翼地用棉签蘸取适量的碘伏,涂抹在伤口上。涂均匀,再来一次。

他吹吹气,从未有过的温柔。

她抚摸着他乱糟糟的头发。

“我们要先了解了解彼此,不能随意就捆绑在一起。”杨亦乐开口。

她对他的感觉一直很好,已经上升到依赖,只是终归第一次,不想太随意。

“我们一起十年多了,还不够了解吗?”还不够般配吗?

“这个了解不是那个了解。在一起,要有相同的三观,相同的追求,志同道合才能长久。”

“就是推脱呗。看不上我呗~~”他也不生气。

“不跟你说了。”等他自己领悟吧。

“好好好,学霸说的都是对的!”伤口处理好了,他收起小瓶子,放进抽屉里。

仰视她,因为洗过澡,她的小脸红扑扑的,模样比往常更精致,格外的吸引人。

她的头发滴下水滴,落在他的鼻尖。

他无奈的摇头。起身,拿来吹风机。

“都成年了,啥都不行。哪个男人会看上你,娶回家当菩萨供着吗?”

吹风机声音很小,他在上方,给她吹头发。以前在学校,他经常偷偷把她的衣服被单带回家,让佣人洗好烫好,再带过来。生活用品也是托宿管阿姨送进去,零食大礼包全校女生加起来都没有她多。

“那我就不结婚了。我又不是非要结婚。一个人多快乐,一直单身一直快乐。还有你陪着。”

他哭笑不得。

“拜托,我的小白兔!你家没人催,我家恨不得我现在就能结婚生子了。”

说到她心痛的地方。梵七烟意识到自己失言。

“你家是有皇位要继承吗?”好在她很快接话。

皇位?呼呼~~差不多了。他摇摇头,此话怎么说?无奈。

他摇头,她以为是没有的皇位意思。

“那还急什么?”

“想找个人管我,哈哈哈。”他开玩笑。

她当真了。他那么调皮捣蛋,估计家长也够头痛的。

杨亦乐并不知道梵七烟的家世,只是听说做生意的,好像是什么器材还是钢材,反正挺有钱的。

发头吹干,淡淡的清香。

他可是万人伺候的大少爷,现在差点变成她的保姆了。关键人家还云里雾里不领情。

“这个洗发水真好闻。”

“嗯。快睡吧。”

六点多了。

她是有些倦意,打了个哈欠。梵七烟收好吹风机,再回来给她盖好被子。她一会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傻瓜。”无欲无求,挺好的。

他叹了一口气,成年的她,越发的娇嫩细腻。就连睡着了的模样也深深吸引了他,这小眉毛小鼻子,怎么看都好看。

还有两年就能扯证了,两年后他的事业也差不多稳了。

“我管你什么三观,理念。熟了就给你端走!”现在再大的欲望都忍了!

调好空调,熄灯,他出去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