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满树繁花在哪可以免费看,梵七烟玄年、杨亦小说无广告阅读

热门现代言情小说千千万,第一颗扣错的纽扣的满树繁花最好看,该小说主角是梵七烟玄年、杨亦,主要讲述了:简介:杨亦乐从小跟外婆相依为命。没有来得及跟外婆分享考上双一流高校的喜悦,外婆却因病重去世。酷暑难耐的暑假也没有照暖她冰冷的心。她变成了没有人要,没有人疼爱的野孩子了!那个陪她一起长大的男人从第一眼就爱上她的男人——梵七烟。用自己的零花钱养大了她,自己却穷困潦倒……原以为她会一直依赖自己,直到结婚,生子,到老。然而当年轻有作为的玄年出现,打破了一切的美好。他有那么多头衔,从小医学天才,大学教授,生物公司的总裁。梵七烟惶恐不安。最后还是回家继承他的家族企业,与玄年斗到底!在这场娇妻争夺战里,谁最后赢得了她的芳心?***。 ***梵七烟:我养大的女人,我疼,我哄,我爱!谁也抢不走。玄年:我不是想碰她!我是想要她!都在地狱,谁比谁高尚?你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斗得过我吗?杨亦乐:真的吗?你真的会养这个孩子吗?好的,我再也不跟别的男人跑了。我每天在院子里,等你来,等你带孩子来看我了。我应该会很开心。

满树繁花在哪可以免费看,梵七烟玄年、杨亦小说无广告阅读

第6章 刻意刁难

好紧张,整个人像包裹了蜡烛油,不自在。

但好在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状况。杨亦乐坐好,松了一口气,正式上课了。

讲台上,玄年熟练的打开多媒体。开口讲课件,声音有点低哑,带着着说不出魅惑。像极专训的播音员,从胸腔发音。

每个字从他的薄唇中吐出,都仿佛像是下着大雪的腊月倚窗而坐,独自品尝一杯热气腾腾的新茶。袅袅的轻烟,温热的液体体贴的从口中划入喉咙,整个人都暖和起来。

他授课过程中一般将板书和ppt结合起来,例如讲解引言背景之类的内容时用ppt,形式丰富,加快讲解速度。

在讲解重要知识点、理论时还是会用板书。他会将自己实际实验成果写出来,字形正倚交错,大大小小,开开合合,线条粗细变化明显,跌宕有致。

最末一行写歪了,歪得简直要倾倒,但这样的倾斜并不生硬,反倒更见自由。

“那么在实际操作过程当中,我们是很难。”他很流利的讲解知识点,提出问题,假设问题,分析问题,实验,每一步条理清晰,接收学生中途提问,耐心的解答。

就像听天书一样,那些专有名词,还是英文,仿佛在她头上飞飞飞,盘旋,就是不到大脑里去。

杨亦乐瞄了一眼手机,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

还好,没那么煎熬,她的定力还是可以的。

也许是听进去了一些关键词,似乎有那一点点浅层了解。专业术语,分化细节她还是听不懂。她烦躁的抄笔记,磨耐心。

玄年什么时候走来,她也不知道。

“罗琦琦同学,请你来谈一谈人类在自然界中的位置,再谈自然与“人为”的问题”

他什么时候走过来的!杨亦乐吓一跳,起身。

她窘迫的支支吾吾,这她怎么能知道呢?吞吞吐吐,没回答上一个字。

“病原与环境基因组计划?我提了哪些案例?”

这是他刚刚讲解过的内容,杨亦乐翻了翻笔记。但是她浪费太多时间,学员不耐烦的发出小声抗议。

她慌乱的看看四周。

“你平常都不学习吗?哪怕说出一点沾边的知识点也行。已经大二了,看起来是一点也不懂。”他在戳破她顶课的谎言,等待她说实话。

玄年中午只是浏览了一下百号人员的预约资料,就记住了罗琦琦,A大大二学生。他有过目不忘的能力。

那张学生证,显示她叫杨亦乐。

“我的学生就是这个水平吗?真不可思议。”顶课是要受到扣分,课程永久删档的处罚。

“已经两个问题了,第三个问题再回答不上来,就出去吧。以后不用来上课了。”

他的目光落在她颤抖的双手上,连笔都拿不稳了。涨红的小脸,不知所措的眼神,他本想继续让她丢人现眼,可是话语卡在嗓子眼,发不出声。

怎么会心软了!玄年意识到了。

“下课留下来,现在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了。”

杨亦乐看他转身,离开,接着讲课。

如释重负。

她坐下来,久久不能平静。

她一直都是学霸,第一次尝到这种滋味,一问三不知,稀里糊涂……像极了差等生混日子。可是她并没有差等生那种无所谓爱咋地咋地的心态。

玄年自有一股冰冷之气,没有表情、说不尽生人勿近的气息。他意识到自己今日有些反常,怎么会腹黑到偏要去刁难她一下?

他在心底解释,顶课就是死罪,尤其是一点都不懂生物学的人。对牛弹琴,他闲到这种程度了?这是对他的藐视。

这下要害惨罗琦琦的!杨亦乐愁眉苦脸。怎么也要想办法补救。

尽管被玄年搞的心神不宁,丢尽脸面,但是她还是靠着强大的自律意识,进入听课模式,快速记录笔记。

虽然课程枯燥无味,知识点难理解,但是好在潜意识觉得自己高中生物学得非常好,自然而然地就有了动力。不至于白眼直翻,面瘫下去。

其他学员点点头,积极举手发言。

没有人把心思放在刚刚无趣的事情上,这就是素质高的一种表现吧。真正学习的人,只在乎自己有没有听懂,不会有多余的心思关注别人。

这才是学习的最佳氛围。

杨亦乐很佩服这些学员,真的没有一个人玩手机,偷闲。

她把重要的知识点记录下来,不明白的地方画了一个横线,打上问号,准备下课后自己去查阅资料。

不经意间,余光扫到了杨亦乐。看见她努力的样子,他似乎气消了一点。

可是,他在生什么气?!

一个无关的人,怎么可能引得他情绪波动。

两个小时的课程,过得非常的快。

下课了,学员意犹未尽。感谢玄教授,感慨他的学识。这并非金钱堆积就能出来,必须是惊人的天赋和努力。

玄年没有拖堂,没有课后辅导的习惯。

有疑问的学员只能询问导师,自己查阅资料,或约下次课。

杨亦乐被他的才情折服,虽然对他无好感。

这得看多少书,做多少实验,流多少血泪,崩多少心态才能达到这个水平!

“大家把课后习题,陆续发到我的邮箱就行了,我会认真批阅,向玄教授反馈情况。”助理A站在讲台上。

学员陆续散去。

杨亦乐翻开前面的笔记,重新整理一下,这会子记忆里还清晰。

以往,课程结束。玄年是第一个离去的,毕竟他很忙。今天,他没有离开,而是看着拐角的她。

“这位同学。你要赶快离开这里,我们要锁门的。”助理B提醒。

玄年摆手,示意不要说了。

她埋着头,咬着笔头,似乎遇到了难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没有听见助理说话。

他准备过去,却来了三个女生,打着问问题的旗号,柔弱的将头发捋到耳后,一副小兔子乖乖的样子,搞的保安不好意思上前劝退。

她们都是别有用心的,花了好大劲才进来的,可不单纯就听个课这么简单。

玄年破天荒,把她们的问题讲了一遍。助理都很吃惊。

“年教授,这时间也不早了。要不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吧?”

“是啊,玄教授,您讲课讲的真棒。我还有好多问题需要您帮忙解答……”

助理B赶紧过来,严肃的拒绝她们,并要求她们离开。

玄年绕开她们,走向杨亦乐。

正在补笔记的杨亦乐,奋笔疾书。突然笔记本从自己的跟前消失。她抬头一看,玄年拿走了她的笔记,看了看。

她的字迹行云流水,落笔如云烟。繁多的知识点被她理出来,标出序号,归纳总结的很好。看得出来,她努力了。

毕竟不是专门学这一科的。

“哎…”

玄年又拿走她手里的中性笔,她本能的叫了一声。

他落笔于纸张,行笔迅捷,用笔有力,发力沉重。

男人认真的模样是无比的吸引人。杨亦乐莫名的心跳加速,她赶紧撇开脸。

玄年收笔,把笔记还给她。

“你的疑问,我已经标写了。后面那一张纸有我专门提的问题。下节课,连同这次课后作业一起带来。”

下节课?!下节课?什么鬼!杨亦乐愣住了,天啊,不会吧!还要来呀!

“这里马上要锁门了,你快走吧。”

杨亦乐急急忙忙收起东西,来不及整理,乱七八糟的一片,装进书包里,赶紧离开。

是非之地,不宜久留……每一个信息都对她不友好!

清理了教室,玄年说:“调一下中午的监控给我看看。”

“监控?好的。”助理A打开电脑,进入监控系统。哒哒哒哒,点击。“好了,boss。”

“你去忙其他的吧。”

他弯下腰,裤腿微微上提,露出深色袜子。他拖进进度条,从十一点多X2倍速度开始观看。

他已经看到画面了。心有所触,合上电脑。

是她。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