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女尊:穿成家暴妻主的种田生活在哪看,李满满秋苗小说完整版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女尊:穿成家暴妻主的种田生活,由作者兔肉包子呐所写,主角是李满满秋苗,内容相当精彩值得一看,主要讲述了:简介:[1v1/女尊/小虐后全是糖/萌宝/荒年]秋苗一直遭受妻主的暴打辱骂,怀孕七个月,照样挑水劈柴下地。一场意外,妻主死了……李棠颖手术失败来到古代,睁眼醒来就是塌掉的破烂牛棚。这个家也太穷了吧!没田没粮,顿顿吃野菜。没被没床,裹着草睡。角落里竟然还有一个浑身是伤的大肚子少年,在瑟瑟发抖?后来,萌娃遍地跑,鸡鸭牛羊满院叫,当初那个又黑又瘦的丑猴儿,被她养成了娇美人……【动不动脸红的哭包孕夫X体贴入微的穿越直女】ps1:无系统!无金手指!无极品贪婪亲戚!女强不圣母,男主不小白。ps2:喜欢日常番慢热养老休闲美食萌宝种田的崽崽们一定不要错过,没有勾心斗角,有的只是普通人的家长里短,家庭和睦,恩爱有加。ps3:本文主线是种田,男女主的感情也是自然发展。喜欢全篇狗粮文的可能会觉得无聊,女主创业为主,当然和男主的恩爱是必不可少的。

女尊:穿成家暴妻主的种田生活在哪看,李满满秋苗小说完整版阅读

第8章 又见张寡夫

张寡夫是来挖山芋的,顺便给猪割些草。

昨天他娘给他牵来了两头小猪崽圈养在院子里,三个月的猪娃已经能吃些嫩草了。

也是赶了巧,他走到山脚下,就远远看见李满满走在前面。

他跟在后面连跑带追地叫了两声,她都没有回应,反而一头钻进了山里,张寡夫无奈又生气,一篮子草也割到了现在。

他就这么直直地站在路中间,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李满满。先是充满了惊喜,然后又恼怒地扭过了身。

“我在这里等你这么长时间,你才出来?”

李满满见张寡夫对她使性子,心里有些抵触。

她已经不是当初的李满满了,不是张寡夫撒撒娇,闹闹脾气,就会迎上去哄他。

“回去吧,”

李满满皱着眉,看了一眼头顶。

“这天都黑了,赶快走吧。”

张寡夫跟在李满满身后行走。慢慢地,离她越来越近,忽然张口说话了。

“以前,你都舍不得我拿些重东西,干活,怎么现在不帮我了?”

“自己的事情自己干,你又不是没长手。”

李满满干脆地说完,停下来,转过头郑重地对愣住的张寡夫说:“我不是以前的那个人了。”

“现在,我只想着秋苗能安安全全生下孩子,把日子过得好起来。”

听完这句话张寡夫怔在原地很久,等回过神来,发现李满满已经走出好远,快看不见她的背影了。

而周围暮色沉沉,黑压压一片,随时会有人从两旁的高草里面跳出来。他心神一慌,抱紧腰间的篮子,赶紧叫着李满满的名字追了上去。

“等等我,”

“李满满。”

快走到牛棚的时候,张寡夫将篮子里的芋头拿出来最大的两个塞进了李满满怀里。她原本不想要,可张寡夫一推再推,她只好收下了。

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村里丈母娘家里接秋苗。

李满满将采来的野桃子拿了六个,抓了一大把野菜,其余的都放进了牛棚里隐蔽的地方。

下午进山一趟,回来早就饿了。她在山里还吃了三个野桃子,啃了一个生的野山芋,李满满忍受着饥饿走进了静悄悄的村里。

这个时候村里人家有的已经吃完晚饭熄灯睡觉了,就是为了省些蜡烛。

有的人家正吃着晚饭,远远地看见一簇簇微弱的光隐藏在黑暗里,农家院子也在黑夜中隐去了高大的轮廓。

相比白天的热闹,晚上格外幽静凉爽,处处能听见路边草丛里的虫鸣,还有田地里的青蛙叫声。

李满满敲了三遍刘槐花家的门,里面才传来秋苗爹的高声询问:“谁啊?”

“是我,爹,李满满。”

秋苗爹很快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摸着黑,打开了门栓:“怎么回来这么晚?”

“秋苗都睡下了。”

“爹晚饭给他做的什么吃的?”

李满满笑着问。

“还能做啥吃的,今年粮食也打不下。就煮点了糙米汤,就上白菜,白萝卜。”

秋苗爹一边说,一边往里面走。李满满跟在他矮小的背后,进了主屋。

一根快要燃尽的蜡烛站在窗户前静静跳跃,周身流满了蜡油,将屋子勉强照亮。

一张不大的木头床上躺着秋苗和他娘,他娘在另一头蒙在被子呼呼大睡。他在床中间,睡得正熟。

秋苗家里也很贫穷,到他快嫁人了,家里也没能多盖起一间房子,一家三口挤在这一间里,连灶台也建在一起。

“爹,这是我今天在山里摘的野果和野菜,还捡了一窝鸟蛋。”

李满满一边说,一边走到灶台跟前,将怀里的东西放到锅边的木盆里。

她先抓出一把绿油油的野菜,里面还混着新鲜的野韭菜,又是掏出桃子,将两颗圆圆的鸟蛋小心地放进了一个碗里,最后把张寡夫送的两个大山芋一起放下。

“哎,你和秋苗都没什么吃的,就不要给我们拿了。”

秋苗爹有些激动,这还是李满满第一次给他们家拿东西。

“这也不是啥好东西,秋苗也由爹照顾一天了。我明天去河里看看,看能不能给咱抓几条鱼……”

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吵醒了秋苗,他伸手揉了揉惺忪的眼睛,从床上坐起来就看见李满满推拒他爹塞给他的两颗鸟蛋,最后还是秋苗爹妥协了。

“妻主,你回来了,”

秋苗高兴道,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和自己的家人和睦相处。

想到之前她打了自己娘,他吓得魂飞魄散,差点气得晕过去。又想起之前她骂他时,连他娘爹一起狠毒地骂……

以往的经历和当前的画面相比,秋苗心里翻起了一道道巨浪,他看着和他爹说话的李满满,越发觉得现在的她更好。

“回家吧。”

李满满对秋苗说,他听话地应了一声,慢慢挪动身体下床。

李满满看他拖着大肚子行动不便,一手抓住他胳膊,一手扶住他的腰,让人慢慢下来。

秋苗爹看到这一幕,也没再说什么,将两个人送到了院外。

“妻主,你今天去了哪?”

秋苗跟在李满满身边,她的手还搁在他酸疼的腰间,一直扶着他。

两个人离得很近,每走一步,衣服就相互摩擦一下,发出簌簌的布料声。

他的脸悄悄热了起来,耳朵像扔进沸水里,煮得发烫。

“不小心走到了火岭。”

“好远……那里有野猪,很危险……妻主,你下次不要去了,之前村里王二就被野猪撞伤了。”

秋苗说到后面,紧张地拽住了李满满的袖子。

李满满听到这个,笑了下。

难怪她今天去发现那里野生动物的踪迹很多,还想着是否能打猎一头猪或者野山羊给秋苗补补身体。

看来,是她比较幸运啊。

村里静悄悄的,偶尔传来几声狗叫和小孩的哇哇哭声。

清凉的风吹走了白天的燥热,丝丝缕缕地钻入了人的衣服里温柔轻抚。

夜色比刚才又黑了些,像是蒙上了一层黑纱,什么都看不清。

远处的山,和附近的房屋树木都朦胧万分,只能借着微弱的天光,往牛棚方向赶。

土路还是不平,前段时间刚下过雨,道路两侧冲出了水渠,凹凸不平。秋苗踩到了土包,差点摔倒,李满满及时扶住了他。

两个人一下子离得更近了,李满满一手搀扶着秋苗的后腰让他走得稳当些,却发现摸到一把硌手的骨头。

他真的很瘦。

瘦到第一眼给她感觉就是非洲难民的样子,明明瘦到皮包骨头,却挺着一个突兀的大肚子。

“妻主……”

秋苗紧张地叫了一声,他现在心在胸膛里咚咚狂跳。还有一种不切实际的感觉,脚下像踏在虚空里。

以前的李满满绝对不会对他这么温柔的,也不会这么好说话,更不会文雅的谈吐……他感觉自己掉入了一个美梦里。

这时的天空,星星冒出了头,几颗点缀在北方的天空里,深蓝的夜空也迷人起来。

“你冷吗?”

李满满侧过脸问,她以为秋苗感觉到冷了。

孕夫和常人的体质不同,更容易感觉到冷,也不能受凉,否则对胎儿和大人都有影响。

“没……没有……”

秋苗话音刚落,原本环住他腰的手,圈紧了他的肩膀。

这个动作,像是将他拥在怀里一样。

他的肩膀贴到了属于女人的胸部,柔软的触感,让他耳朵彻底烫熟了。

明明是妻夫,为何他这么心跳加速,秋苗想不明白。

现在的李满满身上也没有汗臭味了。

以前的她很懒,懒得沐浴,也懒得洁净自己,指甲手上都是黑泥污垢。

自从她醒来后,变得十分爱干净。几乎每天都要擦身,隔个两三日,就去河里游一趟水,惹得村里在河边洗衣的男子捂脸大骂。

这种干净的淡淡芳草味道,很令人舒心。秋苗抬起头,悄悄看了李满满一眼。

黑暗中,她的眉眼看不清晰,但他知道,她变了,变得比之前更加令他的心跳动不安。

踏入牛棚后,李满满先进去点燃了蜡烛,才拉着秋苗小心进来。虽然,还是两个人躺在茅草铺上各睡一边,但秋苗觉得她完全不一样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