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将门嫡女:重生后反派成我裙下臣小说慕晚吟容璟完整版阅读

季拾柒的小说将门嫡女:重生后反派成我裙下臣,主角是慕晚吟容璟,故事非常精彩,主要内容有:简介:【冷面多重身份王爷X娇娇聪慧小姐 1v1双洁】慕晚吟重生了,重生在十二岁这年。这个时候她还没喜欢上渣男,哥哥还没死,母亲还没失贞,跟着自己的小丫鬟也还没被辱。所以重来一次,她势必要反转局势。比庶妹,斗渣男,刃仇人。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可是这从来就看不起她的王爷竟然要娶她,就连终极大反派都为了她放弃了天下,千里姻缘一线牵,谁来告诉她到底该选谁!!?

将门嫡女:重生后反派成我裙下臣小说慕晚吟容璟完整版阅读

第6章 世上人如玉

日头刚刚破了云层,范荷协同慕思柔两人一同来到老夫人的宅院内,刚进门便听到有笑声传了出来。

定睛一看,才见慕晚吟同林氏两人坐在院落内的那棵大树下,此时也不知道说了一些什么,两人皆是笑开了怀。

范荷不悦地皱起眉,拉着慕思柔上前时,面上又摆上了温柔的笑意,“老夫人。”

“祖母。”

林氏见两人到来,这才停住了笑声,只不过嘴角的笑意不曾落下,“你们来了,方才晚儿同我讲了个笑话,我听着甚是好笑,你们要不要听听?”

“什么事情能逗得老夫人这般开怀,不知晚儿今日怎么来得这般早,老夫人也是,应该多休息,你这身子骨儿啊可比不上年轻的姑娘丫头。”

范荷语气中虽说含着嗔怪,不过林氏身边的嬷嬷倒是听出了话里的含义,怎的倒像是说这大丫头不懂事,打扰了老夫人的休息。

“不碍事。”闻言,林氏面上的笑意已经淡下去了几分,她握着慕晚吟的手,眼神都不曾落在两人身上。

“叔母有所不知,祖母这几日许是有些心事,每日天还未亮就醒,祖母也不会同晚儿这个小辈说,晚儿便只好早些时候来,陪祖母聊聊天。”慕晚吟看着范荷,脸颊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荧光。

嬷嬷闻言,对这个大丫头倒是喜爱了几分,大丫头以前不大懂事,这段时日倒是知道了来陪陪老夫人,却也没听她说过二房半句不好听的,反倒说了好些坊间的话本故事,逗得老夫人脸上的笑容都多了许多。

“还是晚儿知道疼祖母。”林氏握了握慕晚吟娇嫩的小手,斜睨了一眼范荷,没有说话。

“晚儿真是有心了,是儿媳不好,这段时日疏忽了老夫人。”范荷说罢,示意了一下慕思柔,慕思柔这才呈上手中的匣子。

匣子是檀木制,做工一般,上头刻着的花纹也不怎么起眼,“祖母,柔儿这段时日特意去普陀寺内求了一串佛珠,这佛珠开过光,定是能保得祖母心神安宁。”

预料中林氏的夸赞没有传来,“柔丫头有心了,嬷嬷,快些接过来吧。”

这神情,像是一点都不意外,就连一旁的嬷嬷也不大看得上这匣子内的佛珠。

“还真是巧了,妹妹可同姐姐想到一块儿去了。”慕晚吟笑着说道,瞧了眼匣子内的佛珠。

这佛珠她前段时日见过,那会子二房便想送,不过那时被她抢了话头,竟是忘到了今日,普陀寺开光倒是不知真假,但那珠子却定然比不上自己送的。

“姐姐这是什么意思?”慕思柔眼底闪过一丝不悦,面上的神色却并无两样,像是想到了什么想要确认。

“大小姐前几日便捎人拿了一串凤眼菩提过来,老夫人瞧着欢喜,戴上了便再也没摘下。”身边的嬷嬷忍不住说道,也不知这二房到底是有多不上心,这样子的佛珠也送了过来。

这时范荷母女才看到老夫人手腕上那串佛珠,菩提颗颗饱满,无瑕疵,更为珍贵的,便是菩提大小大多一致,菩提眼微凸,眼角结合整齐,一看便是价值不菲。

“晚儿有心了。”饶是范荷这般会掩藏,此刻也忍不住绷住了脸,若是说当真是恰好,她是万万不会信的,慕晚吟怎会知道她们二房想要送佛珠?

且送佛珠这件事,佩兰又为何不来告知自己?

难道?

女人多疑,不过须臾,范荷心中已经有了怀疑。

回到宅院后,范荷立刻命人去查了查此事,果真如自己所料,佩兰那丫头竟然敢背叛自己,她眯了眯眼,不知好歹的丫头。

……

繁杂的街道上,一辆马车正不急不缓地行着,车身并不奢华,不过一看便是姑娘家的马车,玲珑繁华的珠串挂满了一整个门帘。

“小姐,你去那劳什子八宝斋做什么?”紫苏望着静靠在一边闭目养神的小姐,她总觉得这段时日小姐仿若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但究竟是哪处不一样她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慕晚吟睁开眼,眼中的狠决以及冷意还未褪去,本就看着慕晚吟的紫苏一愣,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这才发现方才莫不是自己花了眼了,自家的小姐最是纯正良善,这般神色怎会出现在她脸上。

“听说八宝斋的话本子说的很是有趣,这几日无趣得很,去听听。”慕晚吟说完,从翻飞的马车帘子向外看去,驾车的马夫坐在外头,慢吞吞驱着车。

马夫一直注意着马车内的动静,此刻的话自然是落入了他的耳内。

慕晚吟敛下眼中的神色,马车停后,她下车,八宝斋内确实是有说书人,不过来此地听书的人却是不多的,许是这位说书人的故事不大起眼吧。

紫苏看了说书人面前寥寥的几位听众,立刻意识到哪是什么话本子有趣,怕是小姐来此地有什么要事需得做,方才这么说,是有意提防那马夫了。

慕晚吟环顾了四周,见到熟悉的人影后,这才放下心来,想来是没记错了的。

这时嘴角的笑意复又勾了起来,前世此人在自己潦倒无奈之时施以援手,只是后来却没了踪迹,生死不知。

她特意在一楼大堂坐下,与那人不过隔了几张桌子。

点了些八宝斋内有名的糕点,慕晚吟只是静静坐着,时而在说书人讲得有趣时笑一笑,倒真像是单纯来此地听书的,只是眼神却时刻注意着不远处那抹身影。

他身穿白色交领锦袍,长发简单地束了起来,眉目之间带着柔色,连嘴唇都显得异样温柔,远远望去,只叫人想起一句话来:世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前世他就是在此地丢了玉佩,楼誉静命人将东西找回,他才在楼誉静身中剧毒时报了这个恩情。

温少卿不急不缓地喝着茶水,这八宝斋的茶水倒也不是真的那般好喝,只是来此地的达官贵人较少,他便是图个安静,不去那些雅间,也不过是他想要些烟火气儿。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