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恶龙指着一个蛋,说是我生的免费阅读,木姜龙顾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杨茶的小说都很好看,这本古代言情小说恶龙指着一个蛋,说是我生的最近尤其火爆,主角是木姜龙顾,主要讲述了:简介:「爱吃女魔头X腹黑沙雕龙」「团圆阿花包子一家三虎」木姜看到以前这个怀里抱着龙崽崽的大帅龙有点懵,不是我说大哥,我一个刚穿来扫地的小门徒怎么会和你拍拖过,现在你连龙蛋都摆在我面前了呢?直到龙蛋破壳,木姜手摸下巴,哦豁,还真和她有点儿像。

恶龙指着一个蛋,说是我生的免费阅读,木姜龙顾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第十章 玩闹

出了她们的视线,木姜一把甩开龙顾的手,饶是他反应再快也没跟上她的节奏。

见他就直愣愣的站着,也不哄她两句,木姜更气了,一把抢过他右手平端着的叶子,恶狠狠地往嘴里塞起黄泡。

龙顾回过味来,看到的就是两腮被塞得鼓起的木姜,眼睛圆溜溜地看着他,见他笑了以后眼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红。

这是他始料未及的,连忙凑上前双手捧着她的肉脸,一不小心劲儿使大了,木姜眼瞪得更圆。

手胡乱摆动比划,想把他凑近的脸推开些,龙顾误以为她更气了,又往前凑了一些。

看着越凑越近的脸,木姜生不起别的心思,气氛也没有丝毫的旖旎,终于,龙顾手指一摩挲,一股泛着黄的清泉袭击了他的盛世美颜。

干完坏事,木姜立马趁龙顾僵硬时退开几步远,羞涩的擦擦嘴旁边的黄泡汁水,色厉内荏的辩着:“我推你了哦,谁让你挤我脸的,这,这事可赖不上我。”

顶着他的眼神,语气逐渐飘忽,中气也慢慢不足。

龙顾被气笑了,净好身朝着怂兮兮的木姜姿态闲适的走了两步,吓得她立马捂住脸,留嘴在外面嘚嘚嘚叫嚷。

“不可以吐口水,吐了会起癣,很难受的哦,到时候丑了可别怪我不提醒你……啊!”正说得得意,手腕被握住,小脸瞬间暴露在空气中。

“是吗?”龙顾抬手摸摸她光滑细腻的脸,“刚刚朝我吐那么多口水,阿木这脸,怕是保不住了。”

事关自己美貌,木姜气得捂住他的嘴,“呸呸呸,说什么呢,快,呸呸呸。”

龙顾垂眸看了一眼被两只小手捂的严严实实的嘴,意有所指的朝她挑挑眉。

木姜干笑着松开手,还不忘叮嘱他,“要呸呸呸。”

龙顾笑着点点头,单手揽住想要逃开的她,腰身一低,逼得木姜整个上身差点儿和地面平行。

这还不算完,她退无可退,龙顾又越凑越近,脑子一抽,她闭上了眼睛。

看着她颤动的睫毛,微微撅起的唇,龙顾眸色一深,感觉她有些颤抖,到底还是没亲下去。

“呸呸呸。”如她所愿,龙顾呸了几声。

木姜眼眸睁开里面全是不可思议,抬手摸摸脸上零星几个唾沫印子,原来刚刚的小雨不是错觉。

她直接被气笑了,身体直起的力度顶得笑得直不起腰的龙顾也站正。

“龙顾!”忍了又忍,越忍越气,还有些丢撵,干嘛要闭眼。情绪一杂糅,她爆发出了河东狮吼。

看着被气流带起的发丝,龙顾后发感觉到了危险,边笑边朝远处跑,气得本来就追不上的木姜直接捡起一根大棍子磨刀霍霍向猪羊。

追了半天没追上,最气人的是龙顾那厮跑一段就转过身看着她跑,还把蛋蛋拿出来一起看,等她要碰到他衣角又一个甩尾,大笑着跨步蹿出老远。

卯着劲儿追了半天,连人家尾气都没闻到,不,闻到了,这他喵长得跟个谪仙一样的人物,刚刚在她撑膝盖大喘气时凑过来放了一个漫长而响亮的屁!

她不追了,摆烂,脸上的唾沫星子都吹风干了,而且再追下去,那位大爷怕是要把自己笑过去了。

她看着挂在一棵小树上笑得像癫痫的龙顾陷入沉思,她以前喜欢的就是这玩意儿?

而且明明昨两天一切正常,帅,傲,霸气,宠妻,深情,怎么今天就变成了这模样,难不成是人格分裂?还是见她过得太惨走火入魔了?

终于感受到她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儿,龙顾轻咳一声清清嗓,把蛋蛋放回装蛋袋里,走向瘫靠在梨树上的木姜时又恢复了道貌岸然的模样。

挨着她坐下,龙顾看着远方,声音有些低,“你没有丝毫印象,我都是仿着你以前的模样来逗你,明明我很开心,可你好像不开心。”

木姜本来还憋着一口气,听完他的话,气突然就散了。

同时也在唾弃以前的自己,谁追汉子放屁崩人家,但又不得不承认,那确实是她的作风。

“对不起。”

龙顾笑着抬手揉揉她的发顶,“傻。”

一个字,差点儿逼出了她的眼泪,平静了一会儿,打破了沉默,“为什么我那样逗你你会开心?”

龙顾收回手,看着远方像是陷入了回忆,嘴角上扬,很久才回答,“你笑起来很温暖,而且眼里只有我。”

木姜期待了半天,就听他憋出来这两个字,一时说不出心里啥滋味。

龙顾变戏法一样拿出一个折得方正的手帕,放到她的鼻子边溜了一圈,立马引得她一个猛扑,“蛋黄酥!”

小心护着她的额头怕她撞到树上,谁料蛋黄酥一往下,怀里的人也换了个方向,噔的一声磕上了他的唇。

“嘶…”疼得倒吸一口冷气,舌头抵了抵牙齿,啧,有些松动啊。

没过多管自己,龙顾抬起她的下巴细细检查着她的额头,看到没破松了口气,手掌心引了些内力揉着有些红处。

木姜几次伸手要碰他被拦下,“乖点儿。”

“不乖…”木姜底气不足,眼睛里含着一泡泪,声音有些颤,“你的嘴里全是血。”

经她提醒,龙顾才感觉嘴里有些铁锈味,应该是牙磕破了唇。

刚好她的额头也处理得差不多,他收回手凑近木姜,引得她有些结巴,“干,干嘛?”

“我看不到,辛苦阿木了。”龙顾说得坦荡荡,弓得背酸,干脆往后一靠。

这么一来他俩的距离就被拉开,木姜本来就是趴他怀里,要帮他就要跪坐着才能擦到。

感觉到她的纠结,龙顾手环腰一提一紧,木姜就以腰为受力点稳稳平视龙顾,看着血越来越多,来不及矫情,颤颤巍巍伸手拿手帕擦拭着。

“阿木灵泉还在?”手帕沾上唇带来一阵清凉,充沛的灵气涌进,龙顾看着专注处理的木姜笑着问。

木姜愣了一下,呆呆地看着他,“你知道灵泉?”

龙顾笑意更深,把玩着她的柔荑,“空间里的菜园还是咱俩一起开垦的,蛋蛋也是在那木屋里怀上的。”

木姜:“!!!”

被她的反应取悦到,龙顾也不打扰她消化,怡然自得的牵着她小手,享受着温香软玉在怀。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