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冷夜凌江宁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带孕肚假死后,总裁肠子悔青了完结版在线阅读

2022最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带孕肚假死后,总裁肠子悔青了,主角是冷夜凌江宁,作者是敲罗打节,主要讲述了:简介:她本是江家千金,一场意外失去记忆,被他捡了回去金屋藏娇。江宁一直以为冷夜凌是爱她的,直到他的白月光回来,她的一腔热爱变成了笑话。她潇洒转身,五年后的一纸婚约,又将两人捆绑在一起。江宁哀嚎,老天爷怕不是给她和冷夜凌牵的是钢丝线吧?不行不行,坚决退婚。某夜,他将她抵在墙角:“退婚?先说说这个孩子哪里来的。”她心虚:“…偷的!”

冷夜凌江宁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带孕肚假死后,总裁肠子悔青了完结版在线阅读

第7章 身份曝光

冷家老宅。

天已经彻底黑了。

江宁打车到了冷家门口,此时她还不知道,因为她在机场的一个疏忽,行踪已经被暴露了。

江宁表明自己的身份,管家立即去通报。

没过一会儿,管家过来领着她上楼见冷博轩。

冷博轩担心自己丑陋的样子吓着江宁,在她进门前,戴上了口罩,又用毯子遮住受伤的腿。

江宁进入书房,看到坐在轮椅上的冷博轩,微微一愣。

见江宁愣着,冷博轩以为是自己吓着她了,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吓着你了,江大小姐,快请坐。”

口罩并不能完全遮住冷博轩毁容的脸,更别说他的脖子上还有烧伤的痕迹,看着有点触目惊心。

冷博轩已经进行过多次的植皮手术,却还是不能恢复。

江宁抱歉道:“是我失礼了。”

冷博轩笑笑说:“没事,我这样子,确实有点吓人,江大小姐这么晚来,是找小凌的吧,陈伯,赶紧打电话,把小凌叫回来。”

陈伯笑着说:“好,我这就去。”

陈伯立即下楼去打电话,江宁都来不及阻止。

冷博轩又说:“江大小姐,我这弟弟,并不是如外界传闻所言,是个对感情不忠的人,江大小姐多与小凌接触,就知道他的为人……”

冷博轩想为冷夜凌多美言几句,尽早撮合两人。

在江宁进门的那一瞬,冷博轩就觉得,这是最适合冷夜凌的伴侣。

“冷大少。”江宁轻声打断:“抱歉,我是为了两家婚姻而来,不过不是成婚,而是退婚。”

江宁在来的路上,也想过一些委婉的措词,不过这种事,就算委婉,也会得罪人,不如快刀斩乱麻了。

冷博轩一愣,问:“江小姐,为什么?我今天让小凌去酒店找江大小姐赔礼道歉,是不是这小子又惹江小姐了,等他回来,我会好好说他,如果他以后还敢欺负你,不用手下留情,尽管揍,医院费我出。”

江宁表情都僵了:“……”

这真是亲哥无疑了啊。

江宁轻咳一声:“不、不是这个意思,冷大少,你看我与冷二少也没见过,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恋爱自由,婚姻自由,把两个陌生人硬绑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这事是我江家理亏,我愿作补偿……”

她开始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说了不少大道理。

冷博轩看着她说:“江小姐,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感情也是可以培养的,你们相处试试。”

江宁苦笑,她浪费口舌啊。

冷博轩这条路若是走不通,那这婚,就真的不好退。

江宁只能使出杀手锏了:“我听闻,这冷二少心有所属,我这嫁过来,不就是横刀夺爱?冷二少风流倜傥,女人缘不错,身边也不乏红颜知己。”

“江小姐怎么知道小凌心里有人?”冷博轩十分讶异。

当年冷夜凌在别墅金屋藏娇,知道的就那么几个人,外界绝不会有人知道。

江宁心里咯噔一下,差点把这茬忘了,她与冷夜凌的关系,知道的人,掰手指头都能数过来。

“听说,听说……”江宁干笑两声:“其实……其实我心有所属。”

她鬼话连篇,都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冷博轩再不松口,那她真没辙了。

冷博轩听出了江宁的意思,他想了想,冷夜凌名声不好,确实有点委屈女方。

“江小姐,等小凌回来,我再跟他说说,问问他的意思,这事,我一人也做不了主。”

这是缓兵之计。

见冷博轩松口了,江宁也不好咄咄逼人。

江宁笑笑:“那好,希望冷大少传达我的意思,就算婚约解除了,两家人也不要伤了和气,和气生财,我还有事,就不打扰冷大少休息了。”

她不敢久待,说明白就走。

冷博轩冲外喊:“陈伯,替我送送江小姐。”

陈伯走进来:“江小姐,请。”

江宁冲冷博轩点了点头,随陈伯下楼。

冷家老宅她不是第一次来,对这里很熟悉,走到院子里,江宁忽然听到了一声惨叫。

陈伯大惊:“糟了。”

说着,陈伯赶紧朝声源处跑去。

江宁也跟着过去看热闹,就见到了一副辣眼睛,让人不忍直视的画面。

一头巨大的藏獒正将一位美女按在草坪上,美女、野兽……

藏獒也不撕咬,只发出狂怒声吓唬对方。

美女吓得惨叫连连。

江宁再仔细一看,被藏獒扑倒的正是林婉婉。

“林小姐。”陈伯赶紧过去:“嘟嘟,快住手。”

江宁吹了一声口哨,藏獒立马松开林婉婉,扭头看着江宁,似乎在确定什么,随后,直接朝江宁奔过去。

陈伯扶起狼狈不堪的林婉婉,见藏獒即将扑向江宁,吓得忘记了反应。

然而,就在以为藏獒要攻击江宁时,却见藏獒忽然停下来,往江宁脚边一倒,摊开肚皮,拿脑袋去蹭江宁的脚。

这明显就是……撒娇。

江宁蹲下身,伸手揉了揉藏獒的肚子:“嘟嘟,长这么肥了。”

这一幕,让陈伯与林婉婉都惊了。

这只藏獒平常除了冷夜凌能摸,都是不让人碰的,每次林婉婉来冷家老宅,都是躲着这只藏獒。

这只藏獒不攻击别人,但是见着林婉婉,就会发狂。

林婉婉推开陈伯,目光盯着江宁:“你怎么知道它叫嘟嘟?”

这只藏獒是江宁以前养的,她出事后,冷夜凌就把这只藏獒放在老宅养着。

“刚才我听陈伯这么叫的,它不是叫嘟嘟吗?”江宁脑子反应很快,她踢了藏獒一脚,示意藏獒走开点,拉开距离。

藏獒纹丝不动,甚至还拿爪子去刨江宁的裤脚,在地上打滚给江宁看。

江宁:“……”

这傻藏獒。

她以前教给它的撒娇卖萌的技能,一点没忘。

陈伯说:“是,是叫嘟嘟。”

江宁冲陈伯笑笑:“陈伯,那我先走了,你就不用送了。”

陈伯点头:“江小姐慢走。”

江宁给了藏獒一个眼神,藏獒坐起来,乖乖地不动,目送着江宁,哪怕它非常想跟着主人去,却还是乖乖在原地坐着。

它以为,主人是在跟它做游戏。

江宁走得飞快,林婉婉细想着江宁与藏獒的互动,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她问陈伯:“刚才那个女人怎么来家里了?”

看来,还真是冲冷夜凌来的,之前靠孩子欲擒故纵,现在都找上门了,还把这只藏獒都收买了。

陈伯说:“江小姐应该是来找冷先生谈冷、江两家婚事的吧。”

“冷、江两家婚事?”林婉婉脸色瞬变:“你刚才说她是谁?”

陈伯说:“榕城江家大小姐,江宁啊。”

“她就是江宁?”

1 2 3
继续阅读